.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青兒小臉一片鄭重,忽然道:“對了,那黃大人?”

她說的是青州省巡撫黃耽。

大週一十七省,隻有三五個省的巡撫可以說是雲光公主的人,青州省的黃耽算一個。

如今忽然要把西川省百姓遷移到青州省,黃耽的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朝廷上很多人眼盯著他的位子呢,萬一犯點錯,被人抓住不放,那可就糟糕了。

青兒談到黃耽,雲光公主臉色有多了幾分愁色。

雲光道:“嚴清請了朝天觀的院監李子厚去坐鎮青州省。”

青兒一驚。

李子厚在朝天觀地位僅次於那位,是法身境高人,他去青州省坐鎮,那青州事務,黃耽說的話還能算嗎?

“黃大人有什麼反應?”

“當然是上謝表。”

青兒氣道:“黃大人這是什麼意思,他怎麼不拒絕李子厚去青州?”

朝天觀到底不是朝廷,嚴清請李子厚去坐鎮也非朝廷的決策,不至於到了沒法阻止的地步,再說就算是朝廷決策又怎樣,他也不是沒對抗過,這次怎麼就妥協了呢。

青兒心中一沉:“公主,黃大人是不是…”

她想說黃大人是不是靠向首輔那邊了。

雲光打斷她的話,說道:“黃大人有他的難處,這麼多人遷往青州省,不知會鬨出多大亂子,青州省又緊靠十萬大山,魔崖山那幫妖魔最近行動詭譎,不得不防,他也是沒有辦法。”

“前兩天他的密信就已經發給我了,信中跟我訴了一大通苦。”

青兒心中黯然。

她明白,話雖這麼說,可黃大人和公主之間到底有些隔閡,這種隔閡一旦出現,就隻會越來越大,這麼些年,她見了不知多少。

公主身邊原本是多麼的人才濟濟,可幾年下來,已經是凋零殆儘,僅剩的這幾個,眼看著也要漸行漸遠,青兒不自覺就有些黯然,心中卻又為公主感到委屈,整個大周姬姓皇族,一個個都把頭縮進殼裡,卻讓公主一個人在外面硬撐著。

主仆二人正有些失落,忽聽得外面一陣雜遝的腳步聲,書生們似乎正往樓下跑去。

青兒心中好奇,湊到屏風旁邊往外看去,隻見書生們一窩蜂似的,正往樓梯旁湧過去。

書生中有一個形容俊朗,神采超逸的翩翩佳公子,見眾人都往樓下跑,心中也是納悶,急忙拉住旁邊一個書生道:“楚英兄,這是怎麼了,為何都往樓下去?”

劉華被人拉住,連忙回過頭來,見是本府的一個才子許豐,笑道:“坤衝兄,你也來了?”

劉華偶爾會附庸風雅的學人作詩,而許豐則是本府文采風流的才子,因此兩人有過接觸。

上次涉江宴,許豐嫌棄參加的人都是些道貌岸然的儒學之士,因此沒有參加,這次是公主府組織,連他也受不住誘惑,終於還是來了。

許豐笑道:“公主設宴,難得一遇,我當然要來,你這麼急急忙忙,這是要去做什麼?”

劉華道:“聽說中陽兄到了,我下去迎一下。”

許豐眼睛一亮,說道:“可是滾滾長江東逝水的陳中陽?”

他早就聽說了這首詞,因此這段時間一直遺憾當初沒能參加宴會,竟然失去與這等雅士結交的機會,聽說陳元來了,他心中喜悅,跟著就要往下走。

劉華見他也要下去迎接,笑道:“坤衝兄,我這位中陽兄弟可是儒學之士,左拙生早就把他和中陽的書信往來傳遍諸生,中陽於義理一道,可謂精深透徹,你不是最惡儒學之士,認為他們腥臭難聞嗎,怎麼還要去接他?”

許豐彷彿被澆了一盆涼水,整個人都呆住了。

這個世界的文人,大體分成三類,分彆是詞章之士,科舉之士,儒學之士。

其中儒學之士鄙視單純的詞章之士和單純的科舉之士。

詞章之士鄙視單純的儒學之士和單純的科舉之士。

科舉之前在鄙視鏈底端,隻能儘力靠向上面兩種。

就像劉華既附庸風雅,又和左維明走得很近。

許豐雅好詩詞,書畫也有造詣,平素最惡儒生,若非為了考試,以及家中長輩逼得緊迫,他恨不得燒儘儒書。

之前他就聽到那首滾滾長江東逝水,其詞風曠達,不像是拘拘小儒,因此他身為喜愛,恨不能和作者立即結為好友。

哪知隻等超逸之人竟然會是個儒生,真讓他心中淒然,難以自製。

兩人這一耽擱,陳元已經從樓下上來了,兩邊是親自下去把他迎上來的範陽和左維明。

周圍是簇擁過來向他打招呼的書生,都是上次宴會結下的“知己”。

陳元早忘了他們都是誰,隻好一一掃視過去,追因溯果,面帶笑容一一應對過去。

眾書生隻覺他氣質如春陽之暖,和風之暢,讓人心生歡喜, www.uukanshu.com一個個心中更加親敬起來。

青兒早聽說是陳元來了,因此一直在屏風邊上看著呢。

她想看看這個最近在文人中傳得沸沸揚揚,讓公主也很讚賞的人到底長一副什麼模樣。

很快她看到一個有幾分武士打扮的年輕男子,在範陽和左維明陪同下走了上來,她明白,這應該就是那個陳元。

青兒心中疑惑,隻覺得陳元相貌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可一時又想不起是什麼地方。

想了半晌,青兒心中一動,驚咦道:“是他!”

“怎麼,你見到熟人了?”

雲光公主好笑道。

“不是,”青兒急道:“是那個陳元!”

“陳元怎麼了?”

公主好奇道。

“我見過他!”青兒道:“公主你也見過!”

雲光公主更加奇怪了,普通人能走到她面前,讓她見一面可不容易,這個陳元她可沒召見過。

“快好好說,看你著急的樣子。”

雲光公主嗔笑道。

“就是那個‘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銳之,不可長保。’的除妖司差人,他就是陳元。”

若非公主說過,這句話大有義理,不可輕易放過,青兒經常在心中默唸,她還沒那麼容易記起陳元。

她現在對公主當真是敬服有加,當初公主就說這人是個隱遁的高人,現在這個陳元到了雲州府,果然就憑著一首詞揚名,公主的眼光真是沒得說。手機用戶看問道長生從斬妖開始請瀏覽https://,更優質的用戶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