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陳元花了一整天去練習修持《義衡經》所需的儀軌,包括唸誦的四韻八腔,和腳踏的玄公步。

他現在已經開了一個竅穴,身體早非凡人,神誌也更加強健,花了一天工夫,竟然把這些都練習得滾瓜亂熟。

陳元於是決定,當晚就開始儒門築基。

誰知道明日會不會被安排案子,到時候事情冗雜,更加沒有時間築基了。

更不用說,萬一遭遇妖魔,受了重傷,又或者神庭魔猿出了狀況,那可就為時晚矣。

陳元一邊在心中默演築基的儀軌,一邊等著時間慢慢過去。

到了子時,院中差人們都睡下了,道路上也不見了人影,陳元這才帶上安魂香,跳牆出去,往城外一座破廟奔去。

他不知道築基會有什麼現象,為防止驚動彆人,當然是找個沒人的地方纔好。

到了破廟,陳元四處檢視一番,免得有乞丐在裡面寄身。

這破廟隻有一間佛堂,幾間僧房,早已經朽壞不堪,並沒有乞丐的蹤跡。

陳元放心下來,他花了半刻鐘調整呼吸,平息思慮,隨後把安魂香插在供桌的香爐中點燃。

嫋嫋青煙瀰漫開來。

安魂香並不像其他的香那樣有煙火氣,反而涼涼的,甜甜的,陳元一嗅到,隻覺思慮頓時一片清明。

果然是好東西!

他心中對林源不由得更加感激起來。

人投我以桃,我報之以李,這是他與人交往的原則。

王中成要害他,所以他總有一天要除掉王中成,隻是現在羽翼未豐,隻好暫時按下不管。

同樣的,林源待他以誠,他以後有機會了自然也要報答。

等心中思慮漸漸平息,陳元開始踏起玄公步,同時配合著步法,以四韻八腔的方式唸誦起《義衡經》偈語。

隨著唸誦聲響起,他立即感受到天地間有種正大剛強的力量,正是之前林源在除妖司發出的那種力量。

浩然氣!

陳元心中雖喜,卻仍然保持古井不波的心態,繼續唸誦偈語。

他的聲音彷彿具有特殊的力量,可以振動浩然氣,慢慢的,浩然氣被引了過來。

陳元用精神引導浩然氣,開始淩空摹寫那百多字的《義衡經》偈語。

花了兩刻鐘工夫,一篇偈語摹寫完成,那百多個字發著金光,懸浮在他面前,隨即在他的精神引導之下,向他的心神中收斂過去。

隻要將這篇文章收斂進心神,那就算印刻成功了,也就完成了築基。

偈語隻是一閃,就沒入心神之中。

陳元還沒來得及驚喜,忽然感覺心中升起一股怒火,剛剛沒入心神中的偈語竟然被強行逼了出來。

緊接著他耳旁彷彿聽到一聲桀驁的咆哮,那百多字的偈語,被咆哮聲衝擊,竟然化作漫天金星,消散不見。

失敗了?

陳元先是一愣,隨即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

《義衡經》的力量根本壓不住魔猿。

儒門十六門修行功法中,有三門至尊功法,又稱為通天功法,可以直達一品法身,道之極境。

另有五門功法,雖然次一級,但也可以修成法身。

這《義衡經》隻能到法相境,層次又低一層。

而魔猿卻很明顯級彆要高的多。

陳元雖然不敢保證魔猿能有一品層次,但很明顯它至少也是法身層次魔物,所以他纔不能成功用《義衡經》築基。

陳元心中涼了半截。

那豈不是說他要修持法身境的儒門功法?

他上哪去找這種儒門高人,而且就算被他找到了,對方也不一定會傳授他功法。

儒門雖說急於發揚儒門之道,可對法身層次的功法,仍舊十分重視,不可能輕易傳人。

而且他也等不到那個時候了。

剛纔不僅築基沒成功,反而驚動了魔猿,讓魔猿又多復甦了一分,他現在時刻都感覺到心中怒火翻騰,低頭看一眼雙臂,金黃色毛髮好像就要鑽出來。

怎麼辦?

陳元心中念頭急轉。

高級彆的儒門經典沒法尋到,那就自立經典!

他忽然冒出這個想法,隨即兩眼一亮。

這個世界的高品級儒門經典他看不到,可前世許多頂尖儒家篇章他卻很熟悉。

從義理之精微上講,不敢說一定能比得上通天功法,至少比《義衡經》要強太多。

誰說那些經典篇章就不能做築基功法呢。

陳元越想越覺得有道理,這個世界的儒門法相,其實就是儒門之道的顯化,因此越是義理精微,其顯化的法相品級也就越高。

前世那些經典篇章既然如此高深,為什麼不能印刻到心神中作為根基呢。

於是陳元不再遲疑,他準備試驗這個想法。

反正他也沒有時間再去找其他的儒門高人求助了,魔猿看上去隨時都可能甦醒。

陳元重新踏起玄公步,嘴裡唸唸有詞,隻是這次他口中唸誦的卻不再是《義衡經》偈語,而是前世一篇石破天驚的文章:太極圖說!

無極而太極。”

首句一出,周圍的浩然之氣頓時沸騰起來,震盪,翻滾,直欲咆哮。

真有用!

陳元心中大喜,繼續書寫下去。

“太極動而生陽,動極而靜,靜而生陰,靜極複動。一動一靜,互為其根。分陰分陽,兩儀立焉。陽變陰合,而生水火木金土。五氣順布,四時行焉。五行一陰陽也,陰陽一太極也,太極本無極也。”

“五行之生也,各一其性。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二氣交感,化生萬物。萬物生生而變化無窮焉。”

這是立天道之根本,由本源的無極太極,到萬物之生生不窮,全都包含在其中。

陳元書寫到此處,浩然氣的震盪與翻滾已經擴散開來。

整個天地之間,www.kanshu.com到處都有浩然之氣,萬物都在此浩然之氣大海中,而此時這片大海卻彷彿被什麼東西攪動起來。

全天下的儒門修士立即警覺起來。

……

神京城北,崇聖山,太學。

太學是大周最高學府,儒門之聖庭。

凡太學學生,至少也有七層階梯以上的修為,太學教授全都是法相境以上。

這還罷了,最重要的是,儒門魁首也長駐太學之中。

此時太學師生全都被浩然氣的波動驚醒,聚集到儒門大宗師院落的前坪中。

在儒門,法身境可稱宗師,一品法身可稱大宗師。

當今的儒門魁首,就是位一品大宗師,這是儒門與仙門,佛門,乃至大周皇室抗衡的真正底氣所在。

前坪上的師生沒等多久,大宗師的院門被推開了,走出來兩位老儒,這兩人一個面容清臒,神情嚴肅,另外一個則體態豐圓,滿面和氣。

眾師生連忙圍上來打聽:“兩位宗師,大宗師可說什麼了?”

那面容和氣的搖搖頭,歎道:“大宗師也不知是何緣故,今天晚上大家就不要睡了,就在這裡守著吧,萬一有什麼狀況,也好及時應對。”

眾人連聲應喏。

卻聽和氣的宗師接著笑道:“大家也不要太緊張了,浩然之氣神秘莫測,偶爾有些波動很正常,不一定就會出什麼變故。”

他話音剛落,就聽遠方一聲悠揚的鐘聲傳來。

眾人神色愕然,全都轉頭向鐘聲傳來的方向看去。

那裡是祭天地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