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整個大周,不論哪個時代,也不論什麼地方,但凡有虎豹傷人,總會有倀鬼的傳說。

這些被妖虎殘害的可憐人,死後精魂被妖虎占據,成為妖虎的幫凶。

他們或者利用親人的悲痛,或者利用過往行人的善心,又或者藉助美色誘惑,把人們引入虎口。

這些鬼魂還保留著生前的相貌,實際上卻早就不是那個人,而是一具供妖虎施展其神通的玩偶。

這具玩偶可以隨妖虎心意而瞬間破滅。

陳元之所以沒有利用因果去追蹤,也正是擔心妖虎察覺後立即把倀鬼毀掉,然後逃之夭夭。

他跟隨在倀鬼身後,往山中走去。

此時正是半夜,山中不複白天的綠樹紅花,藍天白雲,到處是黑漆漆一片,倀鬼過處,連蟋蟀都停止鳴叫,隻有老鴉逃走時嘶啞的怪叫。

山路坑窪不平,倀鬼就像是一縷煙一樣飄蕩蕩遊過,陳元緊跟在後面,往大山深處走去。

大概走了兩刻鐘,陳元心中生起懷疑。

一般說來,倀鬼和妖虎的距離不會太遠。

倀鬼畢竟是依靠誘惑來害人,距離越遠,時間越長,被誘惑的人就越有可能醒悟過來,因此倀鬼經常就在虎妖附近。

可陳元跟隨著倀鬼行了已經有兩刻鐘,走了近十裡路,倀鬼還沒有要停下的跡象,難道虎妖竟然在深山中不成?

心中既然起了疑惑,陳元不由得多想起來。

難道……

他不肯再繼續追下去了,萬一其中有詐,那後果可不好收場。

陳元乾脆一晃身追上倀鬼,一把捏住他後頸,睜開法眼就看過去。

先彆管妖虎會不會察覺,看看情況再說。

法眼順著因果剛看到一半,陳元手中倀鬼忽然煙霧一般散去,因果頓時斷開。

孃的,竟然被一頭畜牲給騙了!

陳元連忙轉身,駕風向村子奔去,隻用了片刻功夫,陳元就趕回了村子。

村子裡到處一片通明,敲鑼打鼓,人聲震天,隱隱還有女人的哭聲,所有村民都醒過來了,正聚在村前的場地上。

出事了!

陳元立即意識到不對。

趕到村前,黎翁正急得不住走來走去,他身邊一個女人正在地上哭得滾來滾去。

“怎麼回事?”

陳元問道。

黎翁連忙捉住他的手臂,說道:“大人啊,你剛走那畜牲就進來了,它抓走了劉家的小兒子喲!”

剛抓走,很好!

居然被一個孽畜矇騙了,陳元心中不爽快,於是直接睜開法眼,看向劉家娘子,隻見她身上覆雜的因果中,有一條極為強勁地顫動著。

他一把將因果抓過來,順著方向看過去。

山林中,虎妖在怪石間跳躍著,一隻手裡還提著個五六歲的小孩子。

虎妖的身子幾乎全部蛻變成人,隻是還頂著個虎頭,手腳上利刃般的虎爪也還沒有退去。

它一顆碩大的虎頭上竟然活靈活現地表現出一種得意的神色。

它早就知道村子裡來了個除妖司的差人,於是使了個法子把他騙走,然後將孩子捉來,人都道除妖司是妖魔的剋星,看來也不過如此,還不是被它耍得團團轉?

等它回到大霧山深處躲上一陣子,除妖司的人見捉不住它,隻能回府,到時候它不是又能出來耍威風了?

妖虎越想越覺得心中得意。

找到了!

陳元一眼就看到在山中跳躍的妖虎,還有它手中的孩子。

拿來吧!

陳元隔著因果線,伸手抓過去,一把抓住孩子的後背,隨後竟然硬生生把他扯了過來。

妖虎正在奔跑,忽然發現獵物從自己手中消失了。

它先是一愣,低頭在附近地上看了幾圈,確定獵物並不是脫手掉在地上。

虎妖心中驚駭。

這是什麼手段?

竟然不聲不響從它手中劫走獵物,這種手段它彆說見過,竟是聽都沒聽過,想都想象不到。

它一下子想到那位剛來的除妖司差人。

莫非是他?

妖虎心中驚恐,不敢再待下去,使足了力氣,發足往大霧山深處狂奔過去。

剛轉過一座山頭,它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一陣破空聲。

虎妖倉促回頭,卻見七八條漆黑的鐵鏈淩空向它纏過來。

鐵鏈速度極快,虎妖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捆得嚴嚴實實。

鐵鏈隻是一扯,虎妖的精魂立即被拉扯出來,身體卻向下墜去。

陳元一掌把虎妖身體打成齏粉,將精元收回來,結果隻是讓大聖法相增長了幾分而已,還不到半丈。

行吧,聊勝於無了。

陳元不知足地歎息道,要是什麼時候能再遇到個妖道就好了。

陳元看了眼彙聚在他手中的一道金光。

拘役倀鬼神通?

他搖搖頭把神通驅散,這門神通和魂冊魂筆重合,而且還不如魂冊魂筆霸道,完全是廢物神通。

處理完後事,陳元托起魂冊,心神探進去。

魂冊裡黑洞洞一片,隻是多了虎妖的精魂,被不知何處伸出來的鐵鏈捆住手腳。

這還是陳元第一次運用這門神通, www.kanshu.com也不知它效果具體怎樣,隻是心中默默運起神通,就見魂冊裡面生起種種苦難,有烈火灼燒,有寒冰凜冽,有斧鉞砍斫,把它剁成幾節,最後又拚接起來,如此種種不可勝數。

虎妖先是怒罵,隨後變成強烈的憤恨。

陳元見到虎妖身上沁出一滴滴漆黑的墨汁,沿著鐵鏈融入到魂冊中。

他心中一凜,立即明白了妖道使用的那種濃墨是哪裡來的了,這是從魂冊所拘押的精魂的怨念中產生。

又過了半晌,虎妖連怨恨都被榨乾,癡癡呆呆,隻要魂冊主人一個念頭,就能將它收服己用。

陳元皺著眉頭,把虎妖精魂打散。

這個神通實在太過殘酷,有傷天和,輕易還是不要使用。

看著魂冊中多出來的濃墨,陳元一時有些凝重。

這魂冊的功能讓他想起了陰司。

所不同的是,陰司所拘的都是本身就有執念,而且多是怨念,時刻都可能為害人間的陰魂,遇到那等本身沒有怨念,如當初的李莞那樣的陰魂,陰司不會輕易拘去,反而會儘量滿足其遺願,讓對方自然散去。

對於那些有怨唸的陰魂,陰司會把它帶去,通過地獄之罰,將其怨念煉出來,化為幽冥,陰魂則打散為元氣,重新放回陽世。

而魂冊卻不一樣,他是拘役活人的生魂,通過毒刑創造怨恨,將怨恨煉為這種名為劫怨池水的魔毒,然後役使其殘魂。

這神通實在是太邪門了。手機用戶看問道長生從斬妖開始請瀏覽https://,更優質的用戶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