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第二天陳元剛走到衙門外面,就見一個身穿青色勁服的年輕男子在門口徘徊。

見到陳元,男子湊上來,問道:“這位兄弟可是除妖司的差人?”

陳元點點頭:“沒錯,你有事?”

男子問道:“你可認識陳元?”

陳元心中一動,答道:“當然認識,我們是同僚嘛,你找他有事?”

男子抱拳道:“勞煩你叫他出來,我要找他比武。”

陳元笑道:“奇了,你找誰不好,偏找他?”

“陳元是副榜第一的年輕高手,不找他找誰?”

“什麼副榜?”

陳元裝傻道。

“當然是人榜副榜,”男子道:“你不知道?”

陳元笑道:“人榜副榜當然知道,隻是這陳元也能入副榜?我們衙門隨便哪個不能單殺他?”

男子不屑道:“人家是高手,逗你們玩呢,真以為人家打不過你?”

陳元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竟是被他騙了,他既然這麼厲害,你怎麼還敢來找他比武?”

男子得意道:“實不相瞞,在下家傳斷魂刀,卻是有幾分厲害,陳元是個英雄,可在下也是好漢,正該比一比。”

陳元點頭稱是,說道:“我看兄弟你體格雄偉,不似陳元那等形容猥瑣,真乃大大的好漢,隻是很不巧。”

“怎麼?”

“陳元昨天吃花酒摔斷了腿,今天恐怕來不了了,讓兄弟你白跑一趟。”

男子皺眉道:“武道中人怎麼流連於花街柳巷!”

“嗨,誰說不是呢!”

男子唉聲歎氣離開了除妖司。

陳元急急忙忙跑進衙門。

不行,這麼一大早就有人來挑戰,誰知道等會還有沒有這種愣頭青。

就知道這個什麼副榜不是好東西,最好是出去避一避。

陳元來到值房,房間正中一個方桌,上面擺著十個竹筒。

遇到有案子分派下來,經辦人員就在竹筒裡投進一塊號碼牌,相應的小旗拿著號碼牌去案牘房領卷宗。

陳元先在自己的竹筒裡看了看,沒有牌子。

隨後他又去林英豪的竹筒裡去找,嘿,正好有一個。

陳元高興地拿著牌子去案牘房領了卷宗。

卷宗上寫著,大霧山區跑出來一頭妖虎,虎頭人身,皮毛還沒退乾淨。

妖虎跑出山林,在村子裡捉了幾個人打牙祭,後跑回大霧山中。

大霧山中的案子從來是雲州府負責,於是下面把案子發來了府裡。

陳元眉頭微皺,最近大霧山好像不太平啊,怎麼總有妖精往外跑?

陳元接下案子,走出除妖司趕回家裡。

“媚娘,上次紅山書院的那個老嬤嬤,你覺得她怎麼樣?”

陳元笑著問道。

陳媚娘仔細看了他一眼,說道:“你又要出去辦案了?”

“聰明。”

“唉…”

陳媚娘長長歎了口氣:“我進去收拾衣服,嬤嬤家應該可以留宿吧?”

“沒問題,”陳元忙道:“王桐先生不是小氣人。”

等陳媚娘收拾好衣服,陳元帶著她來到王桐先生家。

王桐夫婦之前也育有二子,可惜都因病亡故,因此老夫人越發喜歡小孩子,聽說要把媚娘先放在家裡兩天,喜歡得不得了。

陳元跟媚娘和王桐夫婦告辭後,向案發的大霧山麓趕去。

鹿山村村長是個頭髮花白的小老頭,人都叫他黎翁。

見到陳元,黎翁立即號啕大哭。

“大人啊,你怎麼纔來,村子裡又死人咯!”

陳元心中一沉,真不知是該慶幸,還是該哀悼。

慶幸的是,這說明妖虎還在附近,沒有遠遁而去,隻要這次捉住它,不用擔心它以後再出來為害。

哀悼的是,就這麼兩天工夫,妖虎竟然再次下山害人。

“妖虎什麼時候又進了村子?”

陳元問道。

“它沒進村。”

村長道。

“那是有村民進山了?”

“這個時候,哪有人敢進山哦!”

村長長歎道。

陳元疑惑道:“那它是怎麼害人的?”

黎翁道:“昨天傍晚,先前被害的王家小子回來了。”

陳元立即明白過來。

倀鬼!

虎類妖魔有機率覺醒拘役倀鬼的神通,可以將被自己殺死的人的精魂拘住,供自己驅使。

“王家老寡婦見自己兒子回來了,一路跟著就走進山裡去,從那以後就再也沒回來。”

陳元歎息道:“該找人攔一攔的。”

黎翁道:“咋個沒攔嘛,老寡婦硬是要去,又是抓又是咬,幾個大小夥子都擋不住她。”

“這女人也是可憐,三十幾歲就死了男人,

二十年來守著個兒子過活,結果落得這種下場。”

陳元道:“好了,彆感慨了,現在趕緊抓住妖虎纔是正經,死了的那些人還有親眷嗎,把他們都給我找來。”

黎翁趕緊指派村裡的年輕人把死者親眷找來,陳元睜開法眼,一一探查其因果,結果一無所獲。

他也不失望。

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雖然說隻要精魂不散,因果也不散,這些親眷與那些倀鬼之間應該有聯絡。

可事實上,UU看書 www.uukanshu.com倀鬼的核心處已經被妖虎占據,看上去沒有消散,其實已經不是之前那人的精魂,因果早就無所附著了。

沒有辦法,陳元隻好先在鹿山村住下來,等妖虎再次出手,到時候再一舉成擒。

雖說府裡來了位除妖的大人,可這一夜村子裡依舊沒有人敢睡覺。

這幾天接連死人,妖虎的威名早就深入大家心底,每個人都擔心自己這一睡,第二天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三更剛過,一個死者家裡忽然傳來敲門聲。

這一家正擠在一起熬夜,聽到敲門聲全都驚出一身冷汗,再也沒有絲毫睡意。

你推我趕,誰也不相讓,最後決定大家一起去應門。

走到大門口往外一看,可不正是兄妹幾個剛被虎害死的老爹。

幾個人心都要跳到嗓子眼裡,連忙把早就備好的鑼鼓敲響。

鐺鐺鐺!

喧嚷聲立即傳遍整個村子。

陳元聽到聲音,隻一晃身,立即穿過小半個村子,來到這戶人家,隻見一個頭髮稀疏,形容呆滯的老頭子正機械地敲門。

他示意院子裡的人把門打開,幾兄妹顫顫巍巍地打開門,立即見到老爹板著臉,毫無表情地看著他們。

往日裡老爹的嚴肅,再加上眼前的詭異氣氛,三人腿一軟,不由得跪下來。

老頭子也不理他們,轉過身就往山林裡走去。

陳元示意三人留在家裡,自己跟著老頭子往山裡走去。手機用戶看問道長生從斬妖開始請瀏覽https://,更優質的用戶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