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忽然出現這麼大一個鬼門,會有陰魂從陰司跑出來嗎?

這是陳元心中第一個出現的問題。

曹先生道:“陰魂倒是小事,閻君已經從各地城隍廟調人回去加強看守,事實上,就是陰司所有陰魂都跑出來,也都是小事,大不了再捉回去就好,最麻煩的是鬼門本身。”

“怎麼說?”

“鬼門一旦出現,不會縮小,隻會擴大。”

陳元悚然一驚。

這麼大一個洞,還不斷擴大的話,那以後可真是潑天大禍。

“陰司可有應對之策?”

曹先生道:“閻君已經把訊息傳遞到神京,嚴首輔已經請朝天觀真武法駕和大行寺淨琉璃羅漢降臨西川省,希望他們能遏製住鬼門擴張,之後才能談及如何鎮壓它。”

真是悲劇。

陳元暗自搖頭。

“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這麼個大洞?”

陳元問道。

曹先生道:“這是**,原本那裡隻會出現一個正常的鬼門,是有人作祟,故意將它撐開了。”

“閻君教?!”

陳元脫口道。

曹先生奇怪地看他一眼,說道:“不,是魔崖山。”

嗯?

魔崖山的妖魔?它們乾嘛要做這個,撐開鬼門對它們又沒什麼好處。

“確定嗎?”

曹先生點點頭,說道:“確定,打頭的是法海和尚,現在名為玄甲的那位,帶著十位大妖,破壞了陰司之前的佈置,把鬼門硬生生撐開,等陰司反應過來,鬼門擴張之勢已經不可遏製了。”

陳元無奈地搖搖頭,這種事想也想不明白,恐怕隻有最高層掌握各種訊息的那些人才能明白。

他也不再多問,按照老規矩給曹先生和剩下的十幾個陰使祛除完幽冥氣,看著元始法相又長了近一丈,陳元滿意地點點頭。

這個世界越來越詭異了,先是閻君教鬼鬼祟祟不知在乾些什麼,現在魔崖山又莫名其妙給大地捅個窟窿,還是會擴大的那種。

隻有境界的提升能讓他有些安全感了。

陳元和媚娘回到城裡,媚娘獨自回家,陳元則去了除妖司。

剛走進儀門,就見林英豪興奮地衝過來,笑道:“陳元,你厲害啊!”

陳元一愣:“怎麼說?”

“喏,”林英豪道:“最新的人榜。”

說著把手中榜單塞給陳元。

陳元嗤笑道:“人榜和我有什麼關係,難道我還能上榜不成。”

他沒什麼爭榮誇耀之心,低調發育還來不及呢,所以他從不看這些榜單。

“人榜自然和你無緣,”林英豪道:“但副榜可不一定。”

說著他把榜單翻到副頁給他看。

所謂副榜其實就是潛力榜,是監察司對最有可能進人榜的少年英傑的排列。

陳元疑惑地向副榜看去,赫然見到自己的名字竟然排在第一位。

什麼情況?

陳元驚了,他抓過榜單看了起來,隻見理由那一欄寫著:

以五竅境界介入丁鋒與池明明的巔峰對決,可保自身不死,極富戰鬥天賦,對勁力之掌握妙到毫顛,故列入副榜,排名第一。

娘希匹,原來是這件事,這麼說當時有監察司的番子在旁邊?

也對,監察司一大指責就是監管江湖事務,不過他們總不可能監管所有武道中人,於是隻能把精力放在最惹眼的那些人身上,而人榜上的人,自然是他們關注的要點,更不用說前十的那幾位。

陳元暗道晦氣。

這個什麼副榜第一可不是什麼好位置,這豈不是說他是人榜之下第一人?

再加上他隻有五竅修為,看上去很好欺負的樣子…

希望不會有人來找他決鬥。

……

臨海府,來福客棧。

“明明姐!明明姐!新人榜出來了!”

宋有彩歡天喜地跑進來,手裡拿著最新一期的人榜。

“快拿來我看看!”

沈瓊一把搶過去,韓複和張連也湊過來,隻有池明明無動於衷,人榜和她已經沒什麼關係了。

“第一還是丁鋒,第二還是法海那妖僧,第三還是王九,嘿,鐵打不動!”

韓複感歎道。

“咦?”張連驚訝道:“法謙和尚超過韓劍癡排第四了,他們打過了?”

這該是大事啊,他們怎麼沒聽說。

四人連忙檢視變動原因,這才發現兩人真的打過,隻是發生在群山中,所以知道的人不多,這一仗的結果,韓劍癡破了法謙的金剛不壞,但法謙折斷了韓劍癡的劍,最終還是算韓劍癡敗了。

四人都是一陣歎息。

他們都知道法謙連續幾個月追隨韓劍癡的事,這件事終於有結果了。

韓劍癡一直想超越丁鋒,結果不僅沒實現,自己反而被法謙打敗了,真是悲劇。

“韓大哥,你前進的四個名次,

排二十一了哎。”

沈瓊看向韓複。

韓複也很得意,笑道:“多虧了明明姐指點,要不然我也不會提升這麼快,可惜明明姐突破法相自動移出榜單了。”

“有什麼可惜的,”宋有彩不屑道:“過不了多久明明姐就能上地榜了,明明姐,這個陳元你認識嗎,這上面說的都是真的?”

其他三人聽她口氣驚訝,UU看書 www.kanshu.com全都心生好奇,於是湊過來看,隻見副榜第一位有個陳元,戰績是以五竅修為介入池明明和丁鋒之戰。

四個人全都目瞪口呆,彆說五竅,就算是現在八竅的韓複,也不敢在這兩人對戰的時候湊上去,這簡直是找死。

噗嗤!

池明明這才知道師父竟然被收進了人榜副榜,忍不住一聲笑出來。

師父這人藏得真夠深的,看他輕易打殺妖道的實力,進地榜都沒問題了,還擱這在人榜副榜上呆著呢。

她搖搖頭笑道:“嗯,我認識他,上面說得有些誇張了,當時我和丁鋒各自以對方為對手,他隻是旁邊一個添頭。”

那也很厲害了!

誰敢去你們倆旁邊做添頭?

四人一陣驚歎。

“有機會真要去拜訪這位陳元。”

韓複說道。

嗬,你們已經見過了。

池明明好笑地搖搖頭。

……

雲門山,朝天觀。

丁鋒眉頭緊鎖看著最新的人榜,原來那個敢插手他和池明明對決的除妖司小旗就是陳元。

他想到那天見到的小丫頭,心中生起一股怒意。

他竟然被一個小丫頭給騙了!

以這個陳元的身手,尋常妖魔如何會讓他受傷,更不用說時常受傷。

那個小丫頭為什麼騙他,莫非是要掩飾什麼?

丁鋒鳳眼微眯。

他很快平息了思慮。

現在最重要是調整狀態,隻等顯化了法相,他要親自去把這兩人捉出來,看看他們到底在隱藏什麼!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