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之後左維明和範陽果然沒再來找他談結社的事,不知道是不是王桐和他們說過什麼。

陳元樂得如此,每天就專心處理除妖司的事。

他在除妖司又多了個職任。

每過一段時間,下面州縣除妖司各隊長會把自己的修為,以及區域內妖魔情況上報,府除妖司則會對此加以評估,為各隊長定一個品級,以備到時候可以將其提拔上來。

這項事務由百戶長和三位總旗負責,陳元雖然隻是個小旗,可是很得百戶長看好,提前給了他總旗的待遇,因此每次評估也把他叫來。

林英豪知道這事,專門請他喝了一頓花酒,讓他多多關照於老頭。

於老頭因為之前的過錯,在府裡的評價一直很低,陳元看他修為和這幾年對桉子的處理都很不錯,於是順水推舟,給了一個乙等。

甲乙丙丁四等,隻要能得丙等,就算是合格了。

林英豪得知後喜不自勝,忙不迭地寫信給於老頭報喜。

陳元還專門調了鄭小六的卷宗來看。

小六在任上桉子辦得不錯,可惜修為還沒到四竅,讓陳元有些失望,若不然早把他提上來,彼此也能有個照應。

除了這些雜事,陳元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修煉上。

進入法相境,修煉的各方面都要摸索。

首先是元始法相的修煉。

在這個世界,儒門,仙門和佛門的修煉都要以相應的經典為根基,藉助經典,領悟大道,以大道滋養法相,使法相生長。

陳元現在可以藉助傳道和淨化陰司的功德,使自身的元始法相增長,可事實上,在道的領悟上,他是有欠缺的,短時間看不出問題,久了卻會顯出來。

他現在就欠缺經典,欠缺對道的領悟。

他築基境印刻的九篇文章,涉及儒道各種經典,必須以這些經典為養料,纔可以滋養他的法相。

這是個極大的工程。

這些時間,他一有工夫就回憶這些經典。

因為前世所學專業問題,他對這些經典很熟悉,可熟悉不等於能背下來。

事實上,他隻能背下其中一些經典篇章,其他的,他隻是能通其大意。

於是他先把能背下的那些都抄寫下來,至於其他的,他都是或背,或蒙,或胡謅,總之是根據對大意的理解,用自己的話語給寫出來。

這樣效果雖然弱很多,但也足夠用了。

於是他每天誦讀經典,領會經典深意,借經典的義理來滋養法相。

有義理滋養,法相的增長纔不會出問題,若不然,盲目增高法相,隻會讓境界不穩。

自己誦讀經典之外,他終於也把池明明需要的經典整理出來了。

池明明的神女法相出自《莊子》,他就把莊子逍遙遊篇備好,等她下次來時教給她,到時候就可以看看他的猜想對不對了。

如果池明明以後的每一點提升都能給他提供功德,讓他法相增高,那他的修行速度又可以增加很多。

除元始天尊法相,齊天大聖法相也沒有修煉法門。

魔猿本身是有修煉法門的,但魔猿不等於齊天大聖。

最後他以魔猿的法門為基礎,結合赤金槍的修煉,再以自己印象中齊天大聖的氣概為骨架,利用元始天尊法相的因果能力加以推算,終於推算出一門功法,適合齊天大聖法相。

他給這個功法命名為“**玄功”,算是紀念前世的一些東西。

兩個法相的修煉解決了,其他的也就好辦了。

五雷攢聚還在醞釀中,他估計短期內應該沒法成功,八成要近一年工夫,分身法倒是已經提升到七竅實力,這差不多是他現在境界所能達到的極限,於是他開始增加分身的數量。

地煞凝陰術早就進入金身階段,每時每刻,法門自動運行,地氣對身體加以凝練,他感覺自己的肉身每一部分都要活過來,彷佛隨便一塊肢體分出去都可以變成一個獨立的生命。

出去執行了幾次任務後,齊天大聖法相已經增長到十三丈大小,已經接近第三重天,這其中多半是世外村妖道的功勞,幾次執行任務斬殺的妖魔提供的精元倒是其次。

以他現在的境界,尋常的妖魔能提供給他的助力已經很小了。

這天又到了十日之期,恰好衙門裡也沒事,陳元帶著媚娘到了城皇廟。

走到進入城皇廟的影壁前,陳元不由得一愣。

這塊影壁上面,往日都繪著城皇審冤魂的圖畫,圖畫上有城皇,有三司之長,以及座下幾十個陰使。

可今天看去,上面隻有城管和十幾個陰使,三司之長都不在,陰使也少了很多。

怎麼回事,都出去勾魂了?

不應該啊,一般的勾魂哪裡需要三司之長出馬。

陳元正心中疑惑,

一位陰使從影壁中跳出來,卻不是往日的慶無賞。

陰使先向他恭敬請安,隨後帶他和媚娘進了城皇廟。

果然,城皇廟內一片冷清,隻有曹先生和零星幾個陰使聽使喚。

“曹先生,其他人呢?”

陳元問道。

按規矩,每到十日之期,即便手中有活,陰使們也都會先把活放下,等陳元來幫他們祛除幽冥氣。

曹先生無奈道:“不瞞先生,陰司出了些狀況,不得不把他們先召回去應對。www.shu.com”

陳元渾身一震。

陰司出問題了,這可是大新聞。

“陰司發生什麼事了,嚴重嗎?”

陳元問道。

曹先生回道:“西川省出現了一個新鬼門。”

“鬼門?”陳元疑惑道:“這是什麼?”

曹先生道:“所謂鬼門就是陰司與陽世的通道,各地城皇廟就是鬼門,我們勾取的陰魂就是經由城皇廟下的鬼門被送往陰司。”

陳元點了點頭,問道:“這麼說似乎問題不大?”

整個大周百多個府都有城皇廟,也就是至少有百多個鬼門,多出來一個有什麼大不了的。

曹先生苦笑道:“陳先生有所不知,如果是正常的鬼門,自然沒什麼要緊,可這一個卻與眾不同。”

見陳元疑惑地看著他,等他解惑,曹先生繼續道:“一般的鬼門頂多三五丈方圓,就像這座大殿一樣。”

他指了指眼前的大殿。

“可那座鬼門…”

“怎麼樣?”

“有十幾裡方圓!”

我去!

陳元倒吸一口涼氣,十幾裡方圓的鬼門,能把雲州府填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