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第二天起床出門,陳元見到幾個村民,身穿孝服在村子和祠堂之間來回跑動。

這幾個村民,看錶情如喪考妣,眼神中卻有幾分笑意,讓陳元看著奇怪。

他拉住一個詢問情況,卻得知李張兩個老人昨夜突發惡疾暴卒。

陳元所有所思地向韓複等的住處看了一眼,心中明瞭。

在旁邊站了一會兒,池明明帶著韓複四人也走出房間。

池明明連夜趕出一份卷宗,是關於此事始末的,好方便陳元回去交差,見陳元站在外面,立即把卷宗交給他。

“哎呀呀,”陳元笑道:“真是麻煩池女俠了。”

“哪裡哪裡,”池明明道:“除妖司的大人們纔是勞苦功高,我們小打小鬨,算不得什麼。”

師徒兩個互相吹捧半天,看得旁邊韓複四人面面相覷,不知明明姐出了什麼問題,怎麼和一個小官吏這麼客氣。

雙方很快分道揚鑣,池明明繼續帶著四個拖油瓶去調查閻君教,用她的話說,韓複四個雖然修為不高,可很多場合,還偏偏要他們出馬纔好辦事。

陳元也沒多停留,騎上馬回雲州府去了。

在路上他把池明明寫的卷宗看了一遍,這才知道這個世外村隱世之前,其六個族長本也是朝廷官吏。

隱世後為在山林中生存,把各自所學朝廷秘傳功法,傳給了族中之人。

後來六姓中姓沈的一家和其他的五家發生了矛盾,想要搬出世外村,其他五家擔心姓沈的一家把自己等人私傳功法的事泄露出去,於是痛下殺手,將姓沈的一家趕儘殺絕。

人之將死,難免心中不安,到老年後,李張二人也常想到這事,偶爾兩人相會,不免談及,竟然被來此查探的池明明得知,於是安排韓複四人進村,以沈家後人的身份調查鬼妖。

看完卷宗,陳元心中暗暗歎息,

所謂擔心將私傳功法之事泄露,恐怕並不是真正的意圖,擔心村子中的人生出逃離之心,動搖他二人的絕對權威,這應該纔是真相。

回到雲州府,陳元先是去衙門把案子銷了,這才返回家去。

走到門口,他正要敲門,卻忽然生了玩心,輕輕一躍,跳進院中,往房中看去,卻見媚娘端正地坐在書桌前,一絲不苟地在宣紙上描摹著。

“稀奇!稀奇!真稀奇!”陳元笑道:“今天怎麼這麼聽話了,居然在老老實實做功課?”

媚娘見陳元突然出現在眼前,立即現出驚喜之色,可馬上擺正了面容,仍舊認認真真寫字,說道:“可不是麼,我也老大不小了,若是還不聽話,又有人要說我脾氣差,好使小性子了。”

陳元側著身子,湊到她眼前,看她一副想笑卻又強忍著不笑出來的樣子,搖頭道:“你彆冤枉人,我可沒這麼說過。”

“你是沒說,”媚娘道:“彆人可就不知道了,昨天那個左維明來找你,明明要走了,還特意囑咐我,讓我好好看書,不要任性。”

“可不是嗎,我是什麼人呢,不過個被人收養的孤女,能有一口飽飯,一席安寢之地就該知足感恩了,哪裡還有資格任性呢。”

說著說著,竟然觸動心事,眼中淚珠就要滴落下來。

陳元苦笑著搖搖頭,這個左拙生,肯定還記著前些日子被媚娘踢了一腳。

他握住媚娘雙手,把她拉到自己身前,伸手給她擦掉淚滴,鄭重道:“哪有孩子不對自家大人使性子的呢,若你時時拘束著自己,豈不顯得我刻薄了你?讓他們亂嚼舌根去,彆人不知道,我卻最清楚,任性隻是表象,其實媚娘最體貼不過,不要想著自己是個孤女,叔叔家就是你的家,叔叔看你,就像自家孩子一樣。”

媚娘方纔還隻是靜靜垂淚,此時卻忽然撲到陳元懷中嚎啕起來。

“媚娘…真…不想任性,”媚娘抽抽搭搭說道:“可叔叔你常不在家,我一個人在屋裡裡,家裡真的好安靜…我心裡發慌,就忍不住想生氣,其實…我隻是想你能多陪陪我。”

這些話她早積攢在心裡了,此時一口氣說出來,頓時像搬去了一塊石頭。

“我知道,我知道。”

陳元看她哭得稀裡嘩啦,心裡也是無奈。

不管平時表現得多早熟,到底是個**歲的小姑娘,沒有學校可以去,沒有同伴一起玩,獨自個待在家裡,確實太委屈了些。

陳媚娘哭了一陣,忽然外面傳來敲門聲,嚇得她連忙站起來,擦掉眼淚,臉上有些害羞。

這麼大了還哭哭啼啼,真是不應該。

她急忙轉身跑出去,打開大門,見是左維明站在外面。

“又是你,”媚娘不悅道:“叔叔不在家。”

左維明笑道:“

還騙我,你眼睛都哭紅了,他沒回來,你哭給誰?”

“啊!”

媚娘連忙掏出手巾揉眼睛。

左維明哈哈大笑,說道:“好了,彆揉了,沒用的,快去告訴中陽,今天不為那事,讓他不用著慌,這次是王桐先生吩咐我來找他。”

“原來是拙生來了,”陳元出現在門口,UU看書 www.uukanshu.com笑道:“怎麼不進來?”

左維明見他一副裝聾作啞的樣子,氣道:“你啊!”

“王桐先生托我來請你。”

陳元奇道:“先生可是有事要囑咐我?”

該不是左維明請王桐先生來勸他,讓他組織結社吧,那可是難辦。

左維明道:“我也不知道,你去了自己問先生。”

不得已,陳元帶上媚娘,跟著左維明向紅山書院趕去。

還是上次的院子,老嫗正追著一窩十幾隻絨毛小黃鴨在院子裡亂跑。

“師母,陳元來了,先生要見他。”

老嫗打開院門把三人放進來,立即又把門關上,防止小黃鴨跑出去。

“老夫人,這是在做什麼?”

陳元奇道。

老嫗笑道:“這窩小東西一個個都懶得動彈,我趕著它們到處跑一跑。”

所以這是在給鴨子健身?

陳元心中吐槽。

“丫頭,這是怎麼了,”老嫗問道:“眼睛怎麼紅了,你叔叔欺負你了?”

媚娘笑著搖搖頭:“沒有。”

“彆怕,他要是欺負你,你就給我說,我替你教訓他。”

“真沒有,嬤嬤,你帶我去看小黃鴨好不好。”

媚娘知道陳元八成有事,於是拉著老嫗去看鴨子去了。

陳元和左維明來到書房,王桐正坐在茶幾旁喝茶,見二人進來,他眼睛一瞪,衝左維明道:“你出去,我有事要和陳元說。”

左維明和陳元都是一愣。

這是什麼狀況,怎麼連左維明也不能聽嗎。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