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池明明頓時左右為難起來。

她沒想到這妖道竟然有這麼歹毒的神通,能綁架周圍幾片大山裡的所有活物來要挾她。

她和妖道實力差距不大,不可能立馬解決他,可要是再拖下去,旁邊的韓複等人,乃至遠處村裡的人,眼見就要被濃墨吞噬。

可如果這次放過他,他以後必定更加警覺,再想捉住他,幾乎是不可能了。

池明明正心頭惱火,忽然一盞燈火自半空中縹縹緲緲落下,停在池明明眼前。

她神情一怔,立即認出來,這不是師父的那盞寶燈嗎,怎麼會在這裡,難道師父就在附近?

沒等她找著陳元的身影,慶雲金燈忽然長到鼎爐般大小,懸停在池明明頭頂,發出萬丈光芒,把黑夜照成白天。

濃墨在寶燈神火之光的照耀下,如陰影一般被立即驅散。

池明明心中大喜,立即持劍向妖道刺去。

妖道慌了神。

慶雲金燈不僅驅散了他的劫怨池水,連他的法相都感到一陣灼熱,有不穩的跡象。

有這寶物在手,他哪裡是池明明的對手。

更何況這寶物的主人還潛藏在側,若兩人合力,他恐怕會當場殞命。

妖道不敢耽擱,收起筆與冊,興起一陣黑霧就向遠處遁去。

剛掠過一座高山,妖道眼前忽然出現一根金光閃閃的鐵棒,這鐵棒下拄著地,上撐著天,煌煌然一根擎天柱,照著他的法相砸過來。

妖道躲之不及,隻好舉手抵擋,不料鐵棒勢大力沉,隻輕輕一磕,妖道的法相頓時爆成一團元氣,把他小小一具肉身顯露出來。

金箍棒在妖道肉身上一擦,把個妖道碾成一灘血霧。

就隻一合,法相境的妖道就徹底了賬。

池明明正在後面追趕,見狀不由得心旌神搖。

她隻知道自己這位小師父深藏不露,可怎麼也想不到,他竟然這麼強,強得不可理喻,強得沒有道理!

見妖道已死,池明明收起法相,向金箍棒消失的方向飛去。

陳元神庭中,大聖法相怒睜火眼,一聲咆哮。

妖道死後殘存不散的元氣,如鯨吞一般,被他吸納進身體中,先是在氣海中蘊養,隨後往神庭奔湧而去,滋養著大聖法相。

法相一點點地增高。

陳元睜開眼睛,本能地在身前一抓,一道金光被捏在指間。

魂冊與魂筆?

這就是妖道的神通嗎?

可以釋放出勾魂鎖鏈,將生靈的精魂拖進魂冊祭煉成鬼妖,也可以驅使鬼妖吞噬精魂來不斷變強。

這門神通有點陰毒啊。

陳元嫌棄得皺起眉頭。

算了,技多不壓身,學了又沒有壞處。

想著陳元一口把金光吞掉。

“師父,你在吃啥呢?”

池明明飛了過來。

“好吃的,”陳元笑道:“可惜你來晚了。”

“剛纔那個就是你一直追蹤的妖道?”

池明明點點頭,說道:“沒錯,我追了他幾個月,一直沒能得手,結果被師父輕輕一棒就打殺了,真是了得!”

“對了,師父你怎麼也在這?”

說完她忽然醒悟,笑道:“是了,師父是除妖司的人,村子裡的怪事肯定是被師父接了。”

“師父是除妖司的人,一事不煩二主,我乾脆把訊息告訴師父,等師父回去,還請轉告百戶長和府裡的大人們,讓他們多多注意。”

陳元一怔:“訊息?與妖道有關?”

池明明點頭道:“沒錯,我跟蹤這傢夥幾個月,曾暗中見他與人勾結,其中有些是土匪山賊,也有的是流民中的領袖人物。”

“你是想說,”陳元道:“這夥妖道在糾集流民土匪,想要作亂成勢?”

池明明點點頭。

陳元思想片刻,覺得這種可能很大。

這兩年江東省不太平,為修真武道場,朝廷層層加稅,上面標準定的嚴苛,下面的執行更加酷烈,不堪忍受的百姓紛紛落草。

這兩年山賊土匪的規模不斷壯大,再加上海寇難平,屢屢進犯,屠城不知凡幾,又增加了流民的規模。

如果被閻君教利用了,倒真有可能形成不小的勢力。

陳元對造反沒什麼意見,隻是閻君教明顯不是什麼好東西。

這幫百姓,先被朝廷盤剝,又被邪教利用,實在是可憐到極點。

陳元感歎兩聲,答應替她把訊息傳到。

“妖道已經死了,你接下來打算乾什麼,要不要隨我回雲州府修行一陣子?”

陳元問道。

池明明搖搖頭:“妖道雖死,可閻君教的事卻未了,弟子還想繼續調查下去,總覺得他們在搞什麼陰謀。”

陳元疑惑道:“你為什麼這麼想查他們?”

“哪有為什麼,”池明明笑道:“修行武道不就是為行俠仗義嗎,看他們不像好人,就死磕到底咯。”

陳元一怔,沒想到是這個原因,這麼簡單,倒讓他有些意外。

隨即他啞然失笑,想當初他也是個夢想行俠仗義的少年,可是已經很多年沒人推崇這種人了,他一時間竟然沒反應過來。

陳元點了點頭,說道:“對了,還沒恭喜你突破呢。”

“啊!”池明明忽然反應過來,說道:“說到突破,弟子正要向師父請教,進入法相境以後,弟子感覺體悟漸漸沒法支撐法相的提升,咱們玉清玄門有沒有什麼立派的經典,UU看書 www.uukanshu.com師父可否借弟子參閱?”

陳元這纔想起來還有這回事。

他上次幫池明明突破的時候,就在籌劃這件事,隻是那以後一直有各種事情,讓他難得空閒,竟然一直耽擱下來。

陳元笑道:“立派經典自然有,隻是我現在沒帶在身上,什麼時候你得空去雲州府一趟,我抄一冊給你。”

“謝謝師父!”

池明明喜不自勝,嬌笑道。

“師父,那邊還有幾個朋友在等著弟子,都是弟子在調查的時候結識的,弟子先行告退,和他們交代一聲。”

得陳元同意,池明明轉身往韓複四人方向飛去。

韓複四人固然都視池明明為偶像,眾村民更是把她看作天神,一行人簇擁著她,浩浩蕩蕩下山來。

剛路過祠堂邊,就見陳元從房間走出來。

“怎麼這麼熱鬨,各位這是去乾什麼了?”

陳元笑嗬嗬說道。

“這位大人睡得好沉啊,”宋有彩笑道:“怕是天塌下來都擾不到你睡覺。”

“姑娘好眼力,本官彆無長處,就一副好睡眠。”

陳元笑道。

“哼,”宋有彩聳聳鼻子:“算你好運,就在你睡覺的時候,什麼問題都解決了,你白撿了個功勞,還不多謝謝我明明姐。”

說著把方纔發生的事講述一遍。

陳元驚訝道:“竟然發生了這麼多事,幸虧有明明姐在,本官謝過了。”

池明明似嗔似羞地看了他一眼,怪他和幾個小朋友一起胡鬨,最後紅著臉抱拳回了個禮。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