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雙方交手沒有幾合,鬼妖就落了下風,它實力比韓複還要高一籌,可空有境界,卻沒有禦敵的手段,應對起來左支右絀,險象環生。

鬼妖心中暗道晦氣,怎麼這個時候被人堵住,再過一陣子,判官大人就會給它傳授神通法門,它也不至於這麼被動。

想到判官,它心中納悶,剛纔明明已經感應到他到了附近,為何現在還不來接它。

又過了片刻,鬼妖徹底被壓製下來,韓複等人正要痛下殺手,徹底把它殺滅,卻聽一聲銅鑼響聲從山下傳來。

聽到響聲,四人氣息不由得一滯,嚇得他們連忙跳到旁邊,隨後往山下看去。

隻見山道下面有個人影正往上走,這人影動作緩慢,可速度卻很快,眨眼間就到了眾人進前,卻是個古怪的道人,臉上精瘦,顴骨高聳,上唇有兩撇小鬍子。

道人上了山頂,從懷中掏出一隻小袋子,張開袋口,鬼妖像是一縷青煙,被收進袋子裡。

道人往袋子裡看了看,歎息道:“差一點點就功德圓滿了。”

他抬頭看看韓複四人,說道:“貧道還差一條生魂,你們幾位誰來應劫?”

“應你孃的劫,你這妖道一個能頂彆人一百個,你把自己餵了鬼,不就應劫了。”

宋有彩脫口罵道。

韓複連忙把她拉到身後。

道人似乎並不生氣,反而有些悲憫,歎息道:“冥冥中自有劫數,世人不知劫數,紛紛攘攘,到頭來不過是白忙一場,我看幾位的劫數就在今天,就讓貧道做個布劫之人吧。”

說著他右手提起銅鑼,左手拿著小錘就要敲響。

卻聽一陣蜂鳴聲響起,森然劍氣劃破長空,倏忽而至,打在道人手中銅鑼上,把銅鑼擊得粉碎。

“妖道,你說說看,今天是不是你的劫數?”

道人臉色一變,往懸崖下看去。

隻見一個女人淩空虛步從山下走來,女人一身粗布衣服,彷彿尋常農婦家裝束,卻難掩自身秀色。

“明明姐!”

韓複四人激動叫道,滿臉的喜色。

池明明蹈空而行,很快來到崖邊。

“你算計我?!”

道人頓時明白過來,自己上了池明明的當,頓時沒了剛纔的淡定。

池明明笑道:“沒辦法,你警惕性太高,我隻好勞煩這幾位小友設計誘你出來。”

韓複四人自池明明出來,眼睛就沒從她身上移開,聞言立即回道:“不勞煩,不勞煩,能和明明姐一起做事,是我們榮幸!”

池明明之前是人榜前十的豪傑,如今更是突破到法相境,能和這等人物共事,那是求不來的福分。

池明明笑了笑,沒有在意,恭維她的人太多了,她早就習慣了。

“妖道,”池明明說道:“我追了你幾個月,今天既然碰面了,你就不用再想逃走,灣子村三十二條人命,下江村一十八條人命,再加上世外村的這十三條人命,也該算一算了。”

道人耷拉著眉毛,一副淒苦的模樣,歎息道:“我念你是望月湖傳人,本不想與你計較,所以容忍你至今,你為何要逼我呢?”

道人這副裝腔作勢的模樣,讓池明明一陣作嘔。

她懶得再說話,眉心光芒閃動,立即顯化出法相。

一位五丈高神女法相出現在半空。

神女一出現,立即伸手抓住道人,往遠處遁去。

韓複四人明白,池明明這是擔心戰鬥波及到他們。

他們在年輕人中也算是俊傑,可面對法相級彆的戰鬥,他們根本沒有自保能力。

四人很有自知之明,因此毫不逞強,轉身往山下走去,爭取離二人的戰鬥更遠些。

李張二老,以及世外村的村民早就呆住了,今晚的一切都遠超他們想象。

在今日之前,九竅的總旗就是他們所能想到的最高的高手,可這一晚上,他們先是見識了修為莫測的年輕俊傑,後來又是鬼妖,又是怪道,現在連法相都出來了。

一晚上的見聞,比他們一生都多,以至於他們竟然沒發正常思考了。

見韓複四人忙不迭地往下跑,他們立即回過身來,也跟著往下跑去。

剛走出沒多遠,一股氣浪洶湧而來,霎時間,山體震動,巨樹拔根而起,眾人全都撲倒在地。

等勉強抬起頭來,向二人戰鬥的方向看去,卻見道人也顯化了法相,

他左手持冊,右手持筆,筆在空中一劃,冊子中頓時飛出七八條漆黑的鐵鏈,纏到神女身上,隨後鐵鏈收緊,似乎要把祂拖進冊子中。

神女屹立空中,不為所動,周身寒氣大冒,彷彿連空氣也被凍結,胡亂飛舞的鐵鏈遭遇寒氣,www.kanshu.com頓時凝滯在空中。

神女手中長劍遊走,把鐵鏈擊碎。

道人隨機應對,見鐵鏈斷裂,他手中的筆又是一劃。

隻見鐵鏈落地彷彿濃墨暈開,迅速把周邊也染成一片漆黑。

群山之間,不論死物活物,但凡遭遇濃墨,皆被腐蝕殆儘,唯有神女法相,一身素衣,挺立其中,彷彿荷花出淤泥而不染。

韓複等人在一旁看得心旌神搖,明明姐比他們大不了幾歲,可雙方境界卻彷彿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真不愧是天下數得著的俊傑。

忽然間他們臉色大變。

那片濃墨落地生根,彷彿活了一樣,迅速往周圍蔓延過來,眼見就要到他們這邊來了。

他們可擋不住這東西。

“太爺你看!”

村民中有眼尖的忽然驚叫。

李張兩個老人迅速朝著那人指定的方向看去,卻見濃墨也正向世外村蔓延去,一旦被濃墨侵入,這就是滅村的大難!

池明明也發現了,她沒想到妖道竟然這麼殘暴,她當即手掐法訣,下一刻天雷降世。

轟隆!

一片電光在山穀間亮起,照得四周恍如白日,世外村的人本就連夜擔驚受怕,此刻忽然見到深山中亮起電光,其中隱約有高大的神靈現身,立即全身酥麻,連站都站不穩。

電光停息,濃墨被擊成碎片,可很快又連接成一片,往外擴散去。

“池明明,你怎麼選擇,”道人笑道:“是放我走,救下這些人,還是執意殺我,讓這些人為我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