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四個人分了兩隊,韓複和沈瓊一隊,宋有彩和張連一隊,很快就出發了。

陳元也悄咪咪地跟在後面。

他現在也確定了,這幾個人也是來追查鬼妖的,而且看樣子他們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得到了更多訊息。

有他們幾個在前面打頭,陳元樂得跟在後面撿漏。

沈瓊膽子小,做不來翻牆越戶的事,實際上隻有韓複自己在做。

張連卻一貫聽宋有彩的話,兩個人撒了歡地往張老人家跑去。

張老人這時候還沒睡,正因為晚間的事憋悶地唉聲歎氣,卻見宋有彩兩人忽然闖了進來。

兩人不由分說,見面就打。

張老人武道境界與二人相同,可禦敵手段,殺伐經驗都差上一大截,又是以一敵二,哪裡能抗衡兩人,沒過幾招就被二人擒下。

宋有彩一把扒下張老人的上衣,露出皺巴巴,軟塌塌的皮肉,羞愧得他滿臉通紅。

她也不在意,笑嘻嘻地掏出丹砂,在老人眉心,喉頭和檀中各點了些,見沒有反應,呼喝一聲,帶著張連翻牆出去。

張老人氣得眼睛都紅了,穿上衣服就奔出去,他要去找李老人,這幫年輕人太過分了,士可殺不可辱,他活了八十幾歲,還沒受過這等屈辱呢,這次就算拚了這把老骨頭,也不能放過他們。

他來到李老人家,卻見這裡早就聚了一大群人,這才知道,遭此屈辱的不止他一個人。

這幾個年輕人,這一夜接連闖進彆人家中,不分男女,見面就扒人上衣,然後點丹砂,隨後就匆匆離去。

“大哥,不能放過他們,咱們跟他拚了,我就不信,咱們一個村子,幾百個人,還抵不過他們四個!”

張老人怒道。

“對,跟他們拚了。”

“跟他們拚了!”

“拚了!”

“拚了!”

“拚了!”

下面立即群情響應。

李老人咬牙道:“好,找他們去!”

於是帶領眾人滿村子去找幾人,一時間正個村子人聲鼎沸。

很快村民們在一戶人家堵住了宋有彩兩個,韓複早聽到這邊動靜,立即也趕了過來。

“小子,要殺要剮隨你便,何必折辱我們!就算你們是官府的人,也不能為所欲為吧!”

李老人怒道。

“哼,”宋有彩冷笑道:“我們不是官府的人,這麼做也不是折辱你們,反而是救你們,要依著我的性子,早打殺了你這個老狗。”

李老人聽她叫自己老狗,哪裡還聽得進其他的話,高叫道:“好好好,那你就快來打殺我吧,來來,大傢夥,操起傢夥,給我打死這幾個小畜生。”

眾村民早就群情激憤,聞言立即各自執著兵器,向幾人罩頭上打去。

終究實力差距太大,幾個人隨手應付,很快掃倒一片。

正不可開交,之間旁邊小路上跑過來一個半大丫頭,丫頭邊跑邊叫:“不好啦,不好啦,老姑奶奶跑掉啦!”

“住手!”

李老人叫道。

眾村民連忙停下手來。

“秀萍去哪了?”

李老人問道。

丫頭氣喘籲籲,說道:“剛纔老姑奶奶忽然發狂,跑出院子,往山上去了,我追了幾步,沒追上,就過來了!”

李老人和張老人全都大驚。

這麼大晚上的,秀萍一個瘋癲的老太太獨自上山,哪裡還有活路。

他們三個人是村中年紀最大的人了,從小一起長大,眼看著同輩儘凋零,因此更加珍惜,當下也顧不得韓複等人,連忙叫上人,打著火把,向山上尋人去了。

韓複幾人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那個瘋婆子他們都見過,雖然有些癲,可平時都很安靜,怎的忽然發狂了要上山?

韓複忽然一驚,問道:“沈瓊呢?”

“不知道啊,”宋有彩道:“不是一直跟著你嗎?”

“壞了!”

韓複一拍掌。

這一晚上,他負責探查,沈瓊則每每在屋外等著他,這邊發起騷亂的時候,他急著跑過來,竟然沒注意到沈瓊沒跟上。

如今已經過去一段時間,沈瓊怎麼也應該過來了,可她還沒現身,再聯想到瘋婆子上山的事,他立即意識到不對。

“快,咱們也上山,”韓複道:“瘋婆子可能就是咱們要找的人。”

宋有彩二人這時也想通了關節,不敢遲疑,連忙跟著一起往山上追去。

韓複等人修為高深,很快越過眾人,等趕到山巔,果然見到瘋婆子正挾持著沈瓊。

“你們幾個小鬼,果然是追著我來的!”

瘋婆子叫道:“我們有什麼怨仇,你們要這麼和我為難?”

韓複冷笑道:“

陰魂成妖,天地不容,既然知道有你這號人物,我們自然不能放過,我勸你趕緊把沈瓊放了,我們給你個乾脆的死法,要不然押送去城隍座下,受地獄之苦,可就悔之晚矣!”

“短命的小鬼,自己就在地獄邊上,還不知覺,卻勸彆人!”

瘋婆子一邊說著,渾身皮肉破爛脫落,顯出一個鐵青皮膚,猙獰面孔的鬼妖。

李張兩個老人連同村裡眾年輕人,此時剛趕到山巔,UU看書 www.kanshu.com正看到這番景象,心中又驚又懼,又怒又哀,眾多情緒彙集一心。

兩個老人這才明白四人來此的目的。

看著上面鬼妖的猙獰面容,他們心中悚然,一時間竟然不敢上前,這才明白,自己往日在村中作威作福,自以為高明,其實離真正的武道高手,相差何止千裡。

張連手持著短棍,宋有彩攥著一把金花,向鬼妖圍上去。

“彆動!”

鬼妖叫道:“你也不想我把她丟下去吧?”

鬼妖看向韓複,一手抓著沈瓊,把她懸在崖邊。

三人連忙停下腳步。

鬼妖在懸崖邊上徘徊了一陣子,忽然停下腳步,臉上露出欣喜之色,說道:“時機到了!”

說完張開大嘴,向沈瓊頸部咬去。

長長的獠牙刺在雪白的脖子上,卻難以前進分毫,緊接著從沈瓊身上爆發出一股凜然寒氣,讓鬼妖身體不由得一滯。

“真以為我們不會防著你嗎?”

韓複長笑道。

說著竟然從腰間抽出一柄軟劍向鬼妖刺去,一時間劍氣縱橫。

纏纏綿綿,如春三月的絲絲細雨,將沈瓊捲了回來,沒有絲毫傷痕,另一邊卻卷向鬼妖,在它身上產生了條條劍痕。

張連和宋有彩也趁機遞招,整個山巔到處都是呼嘯的氣勁,撕雲裂霧,摧枯拉朽。

李張二老,連同眾村民臉色慘白,急忙向下退去,一連退出幾十米這才能立穩了腳跟。

明明境界相同,可李張二老竟然絲毫不能在交戰的地方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