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陳元總算是聽明白了。

大體說來就是,儒門修行法門大多沒什麼威力,所以除了那七門用來殺伐的功法,其他的不用擔心被壞人得到。

而且如果能修煉成功,說明對方也不會是什麼壞人,所以更不用擔心。

聽林源說這門《義衡經》功法沒有威力,陳元心中有些失望,可很快就啞然失笑。

他又不是來尋求殺伐功法的,他是來想法子壓製魔猿的。

隻要能壓製魔猿,憑藉神庭玄光的效力,他的修煉速度絕對快得像飛,哪裡還需要彆的什麼殺伐功法。

於是陳元拱手道:“既如此,那麼就多謝先生了。”

林源擺手道:“說什麼謝不謝的,其實儒門向來都希望能有更多人修煉儒術。”

“儒術不同於仙門,仙門的根基在天地之力,而儒術的根基卻在人道之力,隻有更多的人修煉儒術,這天地間纔會多幾分浩然氣,而少一些邪祟陰險。”

陳元心中暗自思索。

聽林源這意思,似乎是說,如果有更多的人修煉儒術,天地間浩然氣就會更多,而以浩然氣為根基的儒門也就越強。

怪不得儒門這麼熱衷到處辦學。

當然這倒不是什麼可指責的點,畢竟不管他們的目的是什麼,至少客觀上確實讓更多人得以識字明理,也算是功莫大焉。

陳元瞧著林源似乎談興不錯,當即向他請教儒門修行的問題。

林源也正心中憋悶,想和人談講。

平陽縣雖然有不少讀書人,但其中求科舉的多,想修行的少,他往日裡也沒什麼人交流心得,如今得了個陳元,立即抓住機會滿足一下自己的談興。

林源說道:“儒門修行看上去容易,實則最難,天下書生雖多,可是有天賦修持儒門經典的卻少,這少部分人中,能靜下心來,平息心中雜念,一意誦經的更少。”

“所以中陽你回去後不要心急,如果修行不成功,也不要過於苛責自己。”

“假使你天賦足夠,開始修煉的第一步就是築基。”

聽林源要講到正式修煉內容了,陳元立即打起精神,要把他說的話全都牢牢記在腦子裡。

林源道:“儒門修行,與武道通竅境相應的就是築基,武道有九竅,儒門則有九階梯,升上九層階梯,則能顯化法相。”

“儒門不修元氣,不開竅穴,隻養浩然氣,運用浩然氣將儒門的經典印刻在自己的精神中。”

“每級階梯一篇,共九篇文章。”

“其中第一篇文章是基礎中的基礎,儒門共十六個法門,也就是有十六篇基礎文章可用,我手中隻有《義衡經》,你可以試試是否與你相應,若不相應,恐怕隻能去府裡再尋機會了。”

“印刻了第一篇文章,也就是打下了基礎。以後每日持誦這篇文章,然後多讀書明理,浩然氣自然增長,等浩然氣達到極限,你就可以印刻第二篇文章,以後也如此類推。”

……

林源事無钜細,把修行所需注意的事,都給陳元剖析出來,不知不覺間,竟然已經到深夜了。

陳元歉意道:“敬庵先生,叨擾多時了,實在抱歉,等以後有時間了再來聆聽教誨。”

說著站起身來,準備離去。

林源正要送他出門,忽然見到桌上的硯台,笑道:“這方硯台實在太貴重,我用不得這麼值錢的東西,咱們君子相交,也不用拘這些俗禮,中陽你還是帶回去吧。”

陳元搖頭道:“反正已經沒法退貨了,這方硯台要麼敬庵先生用,要麼我用,先生要是用不得,那我就更用不得了。”

“先生還是收下吧。”

林源還要推辭,忽聽得內室傳來兩聲咳嗽。

他愣了下,向陳元告聲罪,轉身進入內室,沒過一會兒又走了出來,手裡拿著一支香。

“我倒糊塗了,”林源笑道:“硯台我就收下了,這支香你拿著。”

林源把香塞進陳元手中,說道:“築基最怕的就是思慮紛擾,多少儒門修士就是敗在了這一關,這支安魂香有靜神的效果,對你大有益處,你拿回去吧。”

陳元心中訝然。

能對修煉有效果,在哪都是硬通貨,相比於那方硯台,這支香才真正能稱得上貴重,林源竟然就這麼給了他。

再想一想他剛纔事無钜細地給自己說明修煉的關節,陳元一下子意識到,眼前這位的確是真正的儒門高人。

他沒有推辭,拱手道:“那就多謝先生和娘子了!”

剛纔裡面的咳嗽,應該就是那位女子在喚林源進去,然後提醒他安魂香的事。

林源臉上露出笑容,說道:“朋友有通財之誼,你我師友之間,正該如此。”

隨後林源把陳元送出門。

陳元回到除妖司的時候已經是後半夜,大門自然是早就關閉了,所幸差人們住的院子院牆不高,輕輕一縱就能跳過去,而不會驚動他人。

陳元回到房中,也不脫衣服,草草地睡了過去。UU看書 www.kanshu.com

第二天他很早就起床了,隨便吃了些東西,立即把那本經過林源註解的《義衡經》打開閱讀起來。

把經書翻了一遍,陳元這才明白,《義衡經》本身,或者儒門任何經典本身都不是修行法門。

真正的修行法門,是曆代大儒從經書裡提煉出來的一段簡短的偈語。

要在精神中印刻的不是厚厚一整本《義衡經》,而是那短短百多字的偈語。

這讓陳元鬆了一大口氣。

要想印刻偈語,需要很多儀式,包括唸誦的語氣,節奏,韻律,聲調之高低,也包括踏步的配合,呼吸的頻率。

所有這些都配合起來,才能讓人調動起浩然氣,在精神中印刻下經文。

這一天陳元沒有安排案子,正好在家裡多番練習,隻有把這些都熟悉了,不出一點錯,才能開始築基,要不然,一旦在築基的過程中出了岔子,他輕則受傷,重則徹底損壞根基,可不是鬨著玩的。

林源本來的意思是讓陳元先領會《義衡經》

的意思,等過上一年兩年,領會的徹底透徹了,再在他的看護下開始築基。

可陳元哪裡等得了這麼久。

而且他也不可能在林源身邊築基,萬一過程中魔猿被髮現了,林源還不知道對他是什麼看法呢。

通過這兩天的觀察和思索,陳元越發感覺,魔猿與妖魔更相近,一個儒門高人和妖魔應該是水火不容的。

若被他知道了,陳元神庭中竟然有一隻近乎妖魔的東西,他指不定當場就除魔衛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