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大周雲州府,平陽縣。

陳元搬了隻小凳子在院子裡,目不轉睛地盯著前面的砂鍋,免得被院子裡玩鬨的小孩子打翻。

他可沒錢再去配新藥了。

砂鍋裡煎著的是他的最後一副藥,雖然他感覺自己已經完全恢複如初,不用繼續服藥了,可是大夫千叮嚀萬囑咐,說八副藥都要吃完,一點不能少,否則會留下病根。

不得已,他隻好謹遵醫囑。

前世他本來不相信這種傳統治療手段,可自從到了這個世界,見識過種種神奇療效,他徹底轉變了自己的觀念,隻當自己以前孤陋寡聞。

因此他現在對大夫的話信服的很。

正是午錯時分,雜院中的小孩子被各自孃親叫到屋裡去吃飯,陳元心裡寬鬆了些,正要站起來走動走動,活活筋骨,卻聽吱嘎一聲,大門被人推開。

走進來的是一個四十歲上下,矮胖身材的衙役。

衙役見到院中的陳元,臉上露出難為情的神色,說道:“小元,煎藥呢,身子可大好了?”

陳元一見到他的臉色就明白了,冷笑道:“王哥,可是二老爺要發落我了?”

衙役王二苦笑道:“除妖司那邊又有人死了,縣丞大人說調你去除妖司。”

陳元心裡一沉,除妖司可不是個好地方,僅他過來的這一個月,除妖司就死了三個了,要知道那邊一共也才十三個人。

他點了點頭,說道:“勞煩你回稟二老爺,等我身體大好了,就去報道。”

不去是不行的,身為捕快,不聽縣丞調遣,隻會落人口實,換來更重的懲罰。

至於辭了這份差事,那更是做夢,隻要還在平陽縣生活,就必然生活在縣丞淫威之下,要是沒了捕快這身皮,他更是任人拿捏了。

為今之計,隻能儘量拖點時間,看看有沒有其他辦法了。

過了大半天,卻見王二還站在原地,陳元問道:“王哥,還有事?”

王二乾咳一聲,說道:“小元,二老爺讓你今天就去除妖司報道。”

說完可能他自己也覺得這種要求實在苛刻,王二匆匆告辭,離開了陳元家的這座雜院。

陳元不由得苦笑。

早知道當初就不逞英雄了,誰讓他一時沒能按耐住前世的脾性呢。

月前,陳元一覺醒來,不知怎麼的,就成了名叫大周的這個王朝的一名小捕快。

陳元的前身今年剛滿二十,長得倒也是一表人才,隻可惜父母早亡,沒什麼依靠,自己碰碰撞撞當了個捕快。

結果也不知怎麼回事,就被他頂了包。

陳元剛過來就被縣衙的二老爺,縣丞王中成派了個活。

王中成為人好色,偶然看上了酒樓裡賣唱的一個歌女,想要買人家回去做妾。

賣唱的父女不從,王中成就派陳元去把歌女強搶回家。

陳元不是個高尚的道德君子,雖然是強買民女,可王中成到底是有身份的人,家境也十分殷實,賣唱女在這種家庭裡生活,總比四處流浪要好得多。

所以,陳元原本也不用有太多的負罪感。

可偏偏王中成有個毛病,他絲毫沒有常性,凡買回去的妾室,玩弄一陣子之後就沒了興致,這時候他就會把女人賣到青樓。

在小小的平陽縣中,縣丞的身份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誰敢惹他。

他強買彆人家女兒,往往隻要隨意丟幾兩銀子,彆人也不敢拒絕。

可當他轉手賣女人的時候,青樓老鴇哪敢壓價,結果這一轉手,他不僅沒費什麼銀子,反而有賺。

那賣唱的父女知道他的秉性,寧死也不肯相從,陳元也不忍心把那女人推進火坑,就趁夜放他們逃了出去。

結果王中成大怒,當場就給了他一掌。

王中成是開了六竅的高手,雖然已經收了力道,可還是把陳元打成重傷,他一連吃了近一個月的藥,這才恢複如初。

這幾天他本來就在想,過後王中成估計還會懲罰他,隻是沒想到懲罰來的這麼快,這麼絕。

打發他去除妖司,這分明是想讓他死。

除妖司裡,除了一個隊長和兩個小隊長是開了竅的高手,其他的十個人都隻是略有些修為。

這十個人平均半年到一年就會換一茬,其中大多數是死了,隻有極少數的人能從裡面殺出血路,獲得提升。

即便如此,除妖司的人還是能不斷得到補充,原因就在於除妖司給出的報酬。

薪奉更高就不用說了,每個月二兩銀子,在這個世界可稱高薪。

更重要的是,一旦加入除妖司,就可以修煉朝廷提供的武道功法,這是普通人獲得提升為數不多的通道。

正因此,雖然除妖司危險重重,還是不斷有人想進去。

就為了抓住那渺茫的出人頭地機會。

陳元之所以老老實實,沒有反抗就答應調去除妖司,除了實在無力抵抗縣丞的權威,另外一個原因就在於這個武道功法。

如果可以在縣衙安安生生當差,他可能還有些猶豫,反正現在已經得罪了縣丞,倒不如乾脆去除妖司撞撞運氣。

捏著鼻子把藥湯喝完,陳元動身往除妖司衙門走去。

除妖司的差人慣常和妖魔打交道,難免會受到妖魔煞氣感染,經常會出現除妖司差人精神失常,甚至蛻化為妖魔的事。

因此,整個大乾各府縣除妖司,一律建在郊外。

陳元走了近半個時辰,這才走到除妖司衙門。

剛走到轅門外面,陳元就感覺周圍的空氣溫度瞬間下降,此時正是春夏之交,彆處都是一片和暖,隻有此處卻彷彿已經是深秋,全是消殺之氣。

漆黑的大門禁閉著,隻角落裡半掩著一道小門。

陳元走過去敲了兩下門,從裡面走出來一個頭髮花白,穿粗布衣衫的門房。

“什麼事?”

門房不客氣地問道。

“我是來報道的。”

門房上下打量他一溜,說道:“

你就是陳元?跟我來吧。”

說著帶他往裡面走去。

“老丈怎麼稱呼,我們這是要去哪?”

陳元問道。

門房頭也不回,說道:“我姓秦,你可以叫我老秦,或者叫秦大爺也成,我們先去見隊長,聽他訓話。”

除妖司衙門不大,隻有一間普通差人的值房,以及隊長和小隊長的兩間官署。

門房老秦帶陳元一路走到隊長林英豪的官署,老秦進去通報後,把陳元帶了進去。

林英豪隻是粗通文墨,官署設計不像文人那麼精緻,對門一張大書案,上面擺放著需要他呈遞的卷宗。

陳元走進來,躬身行了個禮。

林英豪從桌上拿起一塊號牌,遞給陳元,說道:“拿著牌子去庫房領東西吧,除妖司沒什麼規矩,隻‘老實當差,自求多福’八個字,你需要記住。”

陳元退出林英豪官署,老秦正在外面等他,說道:“接下來去見見肖平小隊長,往後你就跟著他了。”

於是兩人來到兩個小隊長的官署。

肖平是個三十多歲,身材高大的壯碩漢子。

見到陳元,他隻是冷漠地點了點頭,就讓老秦把他帶出去了。

接下來老秦又要帶他去庫房領取物品。

陳元心中納罕,這除妖司中的人未免太冷漠了。

“老秦,”陳元問道:“不用先去見見其他同僚嗎?”

老秦冷笑道:“你先活下來再說吧,除了三位隊長,其他的人,很多到死都沒讓彆人記住名字,有什麼好見的。”

“隊長說了,你要自求多福,除妖司中人,每次出任務都可能死人,誰也顧不上誰,誰也不用顧誰,不用花那麼多時間去交際。 www.kanshu.com”

陳元心中微冷。

雖然早知道除妖司的生存環境很艱難,可直到進來這裡,才真正切實感受到一種彷彿隨時被死亡抓住的陰冷感覺。

他不再多話,誠如老秦所言,在除妖司搞人際關係沒什麼用,自己乾自己的最好,趕緊拿到他那一份報酬纔是正經。

陳元緊跟著老秦,一路走到庫房。

把號牌交上去,庫房總管仔細檢視後,把普通除妖司差人的標準物品遞給他。

陳元翻看一遍,隻見裡面是兩套漆黑繡著雀鳥和公服,一把除妖司專用佩刀,刀身細長,用料考究,是不可多得的兵器。

此外就是陳元最感興趣的東西了,一本小冊子,上面寫著“金光訣”三個字,這就是朝廷給除妖司配的功法。

雖然看上去像是大路貨,實際上比天下絕大多數武道門派,世家,幫派的功法都要強。

因此很多武道門派和世家中的人,轉而投到除妖司中。

不過這些人就算修煉了金光訣,也不能傳授給自己家族和門派中人。

金光訣隻能除妖司中人修煉,一旦私自向外傳授,被髮現後,夷三族,非除妖司中人而又學了金光訣的,同樣夷三族。

見陳元把東西收好,老秦看看天色,說道:“今天天色不早了,你可以去那邊值房坐坐,也可以直接回家,明天早上巳時準時來應卯。”

陳元現在絲毫沒有興趣去值房和其他人廝混,他隻想趕緊回家修鍊金光訣。

早日修煉,把實力提升上來,他才能在除妖司生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