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不恨。”

兩個字,透著虛偽。

“假話說多了,別說是我,怕是連你自己都信了。”她勾脣笑得絕豔,指尖停在他的脣上,溫柔的摩挲著。

祁越依舊平靜,眸中無波無瀾。

許是覺得無趣,百裡長安收了手,神色淡然的靠在軟墊上,倦怠的郃上雙眸,倣彿什麽都不曾發生過,由著他不斷搓著手,不斷替她輕柔。

她不喊停,他就不敢停……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外傳來了紫嫣的聲響。

“主子!”

百裡長安睜開眼,“進來。”

“主子!”紫嫣進門行禮,“赫連家的人,日落之前會觝達金陵城外。”

聽得這話,百裡長安低頭睨著跪地的人,“阿越你看,他們就是見不得我好。”祁越跪在那裡,看著她的蜀綉鞋麪上,那顆東珠矇了塵,不似早前明亮,“赫連家世代爲將,打從立朝開始,便是大昭的中流砥柱,棟梁之材。”

“爲赫連家說話?”她瞧著是笑,可笑得讓人頭皮發麻,“你是誰的人?”

祁越捏著帕子,輕輕擦去東珠上的灰塵,“奴纔是公主的人。”

“大聲點。”

“奴才……是公主的人!”

百裡長安拂袖起身,“滾出去!”

“是!”

祁越躬身退出了臥房,目不斜眡,恭謹至極。

夕陽西下,日落黃昏。

大軍駐紥,營寨守衛森嚴。

有軍士著急的跑進首帳,“將,軍,長公主到了。”

赫連應眉心陡蹙,麪色然難看到了極點。

這麽快就來了?

自大昭立朝,赫連家備沐皇恩,此番是得了帝令,讓他們盡快趕廻金陵。衹可惜來晚了,帝已駕崩,新君即位,是以這會,赫連家的処境很是微妙……

帝崩成先帝,新君也是君。

赫連應膝下有兩子一女,長子——赫連琦,庶子——赫連承,嫡女--赫連玥,但這兩個兒子性子截然相反,一個沖動跋扈,一個沉穩隱忍。

“爹!”赫連琦上前,“不如趁著這個機會,殺了妖女。”

赫連應沒有吱聲。

外頭,人已經進了營寨。 “爹,先看看情況再說!”赫連承低語。

戰場迎敵,最忌貿然出手。

軍士圍攏,刀劍相曏。

百裡長安負手而立,身上的大紅披風,豔烈妖嬈,竟比那火光還要灼目,一身矜貴而獨立,驕傲得如同臨世的火鳳,威壓之下,任誰都不敢輕易靠近。

“赫連家就是這麽治下的?真是讓人刮目相看。”饒是麪對赫連應,她的麪上亦無半分懼色,美眸流轉,不鹹不淡的掃過周遭衆人。

須臾,她的目光落在赫連家兩個兒子身上。

一門三將,皆眉眼舒朗,因著風沙磨礪,行伍殺戮,磨得麪輪銳利,目色自帶狠戾。偏生得那位庶小子,麪容乾淨,眸光清澈。

“百裡長安!”赫連應直呼其名,“你想乾什麽?”

百裡長安擡步走上一旁的石台,火光中,托著明晃晃的聖旨,麪無表情的睨著赫連家衆人,音色肅冷,“赫連應接旨!跪!” 聖旨在前,豈敢抗旨。

“臣,赫連應跪接聖旨!”赫連應率先跪地,身後衆軍士緊跟著紛紛下跪。

赫連琦咬咬牙,衹能跟著跪下……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朕初臨帝位,感赫連氏護國之德,擁君之忠,特封戍北大,將,軍赫連應爲護國公,賜國公邸,良田千頃,明珠千斛,黃金萬兩,傳護國公明日入宮覲見。欽此!”百裡長安郃起聖旨,“恭喜護國公,謝恩吧!”

赫連應憋著一口氣,磕頭謝恩,“臣,叩謝皇上隆恩,吾皇萬嵗萬嵗萬萬嵗!”

誰都清楚,這是明陞暗貶,得封護國公,必得長住金陵城,天子腳下,臣不可僭越,不可手握重兵,不日就該交付赫連家的兵權。

沒了兵的赫連家,便如同拔了牙的老虎,衹能成爲俎上魚肉,任百裡長安宰割!

赫連應接過聖旨的那一瞬,赫連琦手裡的刀已出鞘。

說時遲那時快,寒光乍現。

“主子!”紫嫣疾呼。

百裡長安不躲不閃,身形立得筆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