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曾鳴回憶了一下早上交到他手裡的資料照片,眼前的這棟房子應該就是李固的家,父親早亡,家裡隻有母親和李固兩個人住,母親跟孃家親戚一起做服裝批發的生意,家裡經濟不算富裕但也稱不上困難。

房子是常見的農村水泥自建房,兩層,帶一個小院子,款式還算是比較新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總體感覺上卻給人一種與其應有狀態不相符的陳舊感,像是建築也會腐爛,它的生命力正在被房子裡的什麼東西一點點抽走,在角落裡孕育出無法孵化的蟲蛹。

更加古怪的是隨著曾鳴一步一步走向那座房子,天色肉眼可見的就暗了下來,當他走到院子門口的時候已經看不清地上的路了,房子的窗戶裡則透出了白熾燈暖黃色的光。

暖色調的光線,並不使人感到溫暖,而帶著一種奇特的黏膩氛圍,站在窗子外面,曾鳴感覺自己像是粘蠅板上的飛蟲,窗戶裡黃色的光線可以絆住自己的腿腳,捂死自己的口鼻。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試著用手推了推門,門是關著的。

這座房子雖然給人一種破敗的感覺,但實際上並不存在任何實際的缺口,甚至連窗戶都設置了鐵欄式的防盜網,包的嚴嚴實實,活像一個鐵籠子。

曾鳴繞著屋子走了一圈,正一籌莫展之際,突然看到窗戶的毛玻璃上映出了一個人影。

這座房子隻有李固和其母親兩個人住著,李固推測死亡的時間段裡他媽媽一直在家裡等他,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個影子自然就是李固的母親了。

曾鳴猶豫了一下,抬手敲響了房門。

果然是李固的母親開的門,這個大三十幾四十歲的女性身材瘦削,中長髮紮馬尾辮,穿著灰藍色的襯衫看起來非常的普通,她的臉色並不好,曾鳴覺得她應該是看得見自己的,但是她又好像是沒看見一樣,開了門,看了曾鳴一眼沒有任何反應,眼神直接就越過他四處檢視,然後有點失望的把門關上。

曾鳴在她四處檢查的時候一閃身已經進了屋子,李固的母親也沒有阻止的意思,好像對這麼個外來者毫不介意,關上門就去做自己的事情了,拿餐具端菜,完全把曾鳴當成是空氣一樣,但是走路卻會繞開他。

曾鳴也不太確定這是一個什麼設定,可能因為自己並不是李固記憶裡的人,所以其他人對自己沒什麼反應吧。

既然如此他就大膽起來,雙手插兜在房子裡四處轉悠。

這座房子的內部看起來比外面還要來的更加破舊,這倒可能是事實如此,在廣大的農村地區,把房子外觀做的很漂亮,內部卻捨不得花錢裝修是很常見的事情,曾鳴看著沒抹石灰的天花板如此猜測。

在他四處轉悠的同時,李固的母親還在準備晚飯,桌子上擺著兩份碗筷,李固的媽媽時不時就會打開窗戶往外看,顯然,李固今天太遲了還沒有回來。

曾鳴在心裡歎了一口氣,開始檢查裡面的房間。

雖然知道對方完全不在意他,而且這裡不是現實世界,對方實際上也隻是一段記憶,隨便亂翻彆人的房間還是讓人有點不好意思的。

房間裡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更沒有第二個人在,李固叫他來這裡找李固自己,這去哪裡找啊,曾鳴在心裡哀歎,你媽都找不到你我去哪裡找。

翻了一整圈一點收穫都沒有,唯一有一點點可疑的大概就是李固母親房間裡的那個保險箱了。

曾鳴看了一下,李固母親掛著一串鑰匙,其中有一把看起來更保險箱的型號就很匹配,拿過來看一下對方應該不會介意吧,她都這麼隨意的讓我進家門了。

這個操作屬實是沒有什麼難度,李固的母親一直對這個外來者的存在視若無睹,曾鳴看著她熱菜走過來走過去,曾鳴去工具箱裡翻出來把老虎鉗,揣著直接擱飯桌邊上一蹲,那邊收拾桌子他這邊就把人家鑰匙串給卸下來了。

本來一直到這裡都非常順利,誰想到鑰匙串一離身李固的母親突然就有了反應,好像這時候她纔看到這個屋子裡多了一個陌生人,一下尖叫起來。

曾鳴還蹲在邊上端詳剛拿到手的鑰匙呢,聽到叫喊聲一抬頭就看見李固的母親眼睛瞪得死大驚恐的看著自己,手裡裝著稀飯的厚瓷碗直接照著自己的天靈蓋就砸下來。

曾鳴也嚇了一跳,連滾帶爬的撤退,這一下倒是躲過去了沒被開瓢,但還是被糊了一腦袋的粥。

雖然慌亂,但他的躲避路線倒是沒錯,雖然姿態狼狽但曾鳴一下子就竄回了那個保險箱所在的房間裡。

迅速地翻身鎖上門,曾鳴找了條不知道是乾什麼的毛巾大致擦了一下臉上的粥,那邊李固的媽媽已經開始哐哐哐地砸門,伴隨著聽不懂方言的叫喊。

曾鳴趕緊就去開那個保險箱,心裡想著對方有反應是好事,這樣才感覺是觸發了主線劇情了,指不定這個箱子裡真有什麼重要線索,這樣想著他插鑰匙的手都激動地顫抖起來了。

那邊李固母親的敲門聲越來越暴躁,這邊曾鳴非常順利的就把保險箱打開了。

但是裡頭的內容卻讓他徹底一盆冷水從頭澆到尾,這箱子裡裝的全是……錢啊!

曾鳴愣住了,箱子裡頭就隻有一小遝現金和幾件金飾,是啊,保險箱裡可不就該裝這些嗎?可偏偏現在越是正常的東西對他來說就越是一點用處都沒有,曾鳴把腦袋往牆上一靠:糟了,我成強盜了。

砸門聲還在繼續,曾鳴一下子沒了計劃,靠著牆坐了一會兒,他就在心裡合計心說外面也就是個普通婦女,雖然自己現在的確是很難不背上強盜的罪名了,但這裡是在李固的記憶裡,就算被扭送局子問題也不大,自己現在衝出去也就是挨兩下,真逃出門去對方大概率追不上自己,剩下的怎麼辦等出去了再盤算。

大約因為想起來是在記憶力,曾鳴一下子勇氣就來了。

說乾就乾,他站起來,感覺腦子都還沒轉半圈手上已經嘭的把門就打開了,半弓著腰就打算往外衝,

抬頭看到李固母親卻被嚇了一跳。

這個原本看起來普通和藹的女子現在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難以描述的恐怖氣息,她的眼球突出眼角被撐得開裂流血,慘白的眼珠中間瞳孔卻隻剩下芝麻大小,看起來怪異又噁心,四肢也變得更加瘦削,凸出地青筋像是老樹上乾枯的藤蔓。

但是曾鳴根本沒來的即看清楚情況身體已經下意識的往外衝了,從對方身邊擦過的時候後領一下被精準的抓住了。

曾鳴心裡咯噔,這個這個力度根本不是李固母親這個體型的普通女效能夠做到的,對方的這一抓瞬間打斷了他向前衝的動作,連慣性的力度都被掐滅,這所需要的力氣幾乎跟把他這個成年男子拎在手上是一樣的。

他試著轉身掙紮,就看到李固母親那隻像枯樹一樣的手,還沒來得及做下一個動作整個人就被往前拋了出去,撞在廳裡還擺著飯的圓桌上,桌面翻到,鍋碗瓢盆稀裡嘩啦碎了一地。

曾鳴這下徹底反應過來了,壞了,這是個怪物啊。

他掙紮著往後退,腿受了傷沒法一下子站起來,胸口也很疼,希望不是摔斷了肋骨之類的,曾鳴本來考慮的是這下往外逃是沒指望了,隻能看看有沒有機會趁對方不注意再躲到哪個房間先避一避。

他這邊剛挪了兩步,突然就感覺自己屁股底下這塊地板不太對勁。

這塊地方原本壓在餐桌下面,鋪著地毯,這下桌子被掀翻了曾鳴坐在上面才感覺有些奇怪,毯子地下有點凹凸不平,被掀起的地毯邊緣下邊露出了跟地板不一樣的顏色,下面似乎藏著什麼東西。

難怪沒找到!

原來最重要的線索就在大廳正中間擺著,所謂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UU看書www.uukanshu.com剛剛纔搜房子的時候就覺得這地方沒啥值得一翻的,再加上人家在這裡收拾桌面你在人腳底下鑽來鑽去的也不太禮貌,於是完美地就把這裡漏過去了,現在回過頭來真是後悔莫及。

面對這麼重大的發現,曾鳴感覺自己力氣一下就上來了,爬起來一把把地毯掀了,下面果然是一個暗門,看起來挺結實的還帶著鎖。

這些她明白為什麼李固媽媽會對自己拿走鑰匙串有反應了,相比保險櫃根本無關緊要,重點是這暗門的鑰匙被他順手一併拿回來了。

本來他手上有鑰匙這事情是好辦的,就那麼幾把試一試自然就開了,但是那邊怪物一樣的女子已經轉過頭來了,時間根本就來不及,而且曾鳴掀地毯耽誤了幾秒,現在逃貌似也來不及了。

就在他萬念俱灰做好準備再挨一下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細碎的響動。

那響動聽起來有點像風吹動樹枝掉落的聲音也有點想有人踩在落葉上的聲音,聲音並不大,給人的感覺也不重要,但女人的注意力居然一下就被吸引住了,停下了撲過來的動作,轉頭向門口看去,接著居然徑直走過去打算開門檢視。

曾鳴雖然很吃驚,但手上的動作並沒有停住,他飛快地俯下身去開始試鑰匙,可能是今天出門看黃曆了,居然試了兩把就開了,暗門發出了吱呀一聲,似乎不堪重負。

曾鳴立即意識到不對,隻覺得身體往下一沉,隨即嘴裡爆出一句怒吼:“*,誰家地窖的暗門是往下開的啊?!”話音未落整個人已經砸進了地窖裡。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