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content->不過他們也有一些憂慮的點。

在這幾個士兵離開一段時間之後。

確定不會在驚擾到對方。

周洋才一邊抬頭看著他們離開的方向,一邊開口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他們剛纔的聊天內容,你們聽到了嗎。”

“如果我沒有聽錯的話,他們應該說的是回去跟營部的長官交代。”

說到這裡,他皺了皺眉頭。

“你們說咱們不會今天晚上又要端掉一個營吧?”

“連著端兩個營。”

“這實在是有點刺激啊。”

他的憂慮其實更多的還是怕他們太過張揚了。

不過倒並不覺得這是一件多難的事情。

甚至於說隱隱約約還有一些興奮。

不過劉強倒有些躍躍欲試。

畢竟比起周洋,他家族跟軍區會更近一些。

所以對於這些軍官職級還是比較瞭解的。

在聽到了周洋的猜測之後,他搖了搖頭。

說話的語氣明顯有些激動。

“這應該不會了。”

“剛纔他們帶隊的傢夥也僅僅隻是一個班長而已。”

“一個班長的職級如果可以和營部的長官直接聯絡的話,那就證明他的位置還是非常關鍵的。”

“那我覺得這可能不僅僅隻是一個營而已了。”

“你們說這有沒有可能會是一個團呢?!”

他的聲音可以說是相當的激動了。

“如果這是一個團的話,我們今天隻要端掉了一個團。”

“那咱們就發了呀。”

“隻要能端掉這個團,那說什麼也能夠完成咱們被懲罰的人數了。”

他簡直恨不得磨拳擦掌的要衝上去了。

不過還沒等他激動幾秒鐘呢。

吳斌的那一記白眼就已經看上他了。

那看他的眼神完全跟看傻子一樣。

“我的天呐,你能不能有點常識啊?”

“你以為一個團是好事情嗎。”

“你要知道這就算是咱們走狗屎運真的遇上了一個團。”

“那這個團他周圍至少也是要有兩個營安紮著作為護衛的。”

“你自己想想,這有多少兵力了?”

“而且想要端掉一個團,這哪裡是你這樣說說這麼容易的。”

“你忘了連長說的訊息是什麼呢。”

“咱們連長可是說了要量力而行。”

“如果真的是一個步兵團的話,咱們最好還是直接退回來比較好。”

“總不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敢違抗軍令吧。”

說到這個,劉強直接就炸毛了。

“你可彆瞎說。”

“彆亂給我扣帽子。”

“我哪裡想違抗軍令了!”

“連長說了是量力而行。”

“但是我覺得我們的力是可行的呀。”

“他們就算是一個團。”

“你看我們還有那麼多人呢。”

“這無論如何咱們也是有勝利的把握的呀。”

看著他這幅天真的樣子。

元峰天搖了搖頭。

“這完全不是什麼把握不把握的問題。”

“這個事情並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咱們如果真的要滅掉一個團,那必須要有縝密而詳細的計劃。”

“絕對不是衝動行事的隨機活動。”

“你想想咱們就算是端掉了一個營。”

“當時也不是衝動的,跑下去吧。”

“咱們也是在那裡觀察了老半天了。”

“最少也是把彆人巡邏的規律以及明哨都摸的清清楚楚了才行動的吧。”

“但是即便是這樣,咱們都還差點吃了大虧。”

“你想想對方如果是一個團。”

“他們的警戒會比一個營來的低嗎?”

“而且這一次可不敢保證我們還有那麼好的運氣可以逃脫得了了。”

聽到這裡再結合一下實際情況。

劉強突然發現好像事實確實不是他想的那麼簡單。

但是還是感覺很失望。

原本在猜測對方可能是一個團的時候,他整個人都相當興奮的。

但眼下他明白了,就算對方真的是一個團。

那他也是完全什麼也做不了的。

所以之後就垂頭喪氣的跟在了所有人的身邊。

明顯不那麼有精神氣兒了。

他們這四個小組就這樣在後面跟了足足有**公裡的樣子。

走了好久,才終於在遠處的山溝裡面有所發現。

那裡果然是有人在駐紮。

仔細判斷了一下。

是一個營的兵力。

這太好了呀。

劉強瞬間鬆了一口氣。

最起碼這就意味著他們不用當場返回了。

而現在則是他們可以量力而行的。

將對方端掉了。

既然找到了目標所在。

他們就在遠處的草叢蹲了下來。

這時候,他們一直跟著的那幾個士兵還沒有走到營區前面。

雖然可以遠遠的看到了他們的營區。

但是想要到達還是有一定距離的。

他們就這樣判斷著這幾個人的前進方向,還有整個地勢。

等他們走到一個相對隱蔽的位置的時候。

元峰天突然揮了揮手。

一個手勢之下都不需要語言的溝通。

和這十九個人的默契就展現的淋漓儘致了。

隻見他這邊動作剛做完。

他身後的那十九名戰士就已經悄悄的摸索了上去。

然後用極快的速度抵達了那幾個藍軍士兵所在的位置。

然後直接拿出小明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製服了他們。

直到現在那六七個士兵,人還是蒙的。

一臉茫然的看著他們。

藍軍士兵實在是想不明白。

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被跟上的。

而這些人是原本就在這裡,還是跟著他們來的呢?

想不明白。

而對方也根本沒有給他們說話的機會。

“按照我們相關演習規則。”

“你們現在已經被淘汰了。”

“從現在開始,不允許再發出任何聲音。”

“如果你們違抗規則。”

“那我們將會把你們送到軍事法庭上。”

“接受相應的懲罰。”

聽到這一番話,他們纔有一種實際的感覺。

他們確實是還什麼都沒來得及做呢,就被對方淘汰了。

而此時此刻那一名被俘虜了的小班長。

正在費力的抬頭。

看到對方穿的是紅軍士兵的服裝。

但是身上卻沒有任何標識。

而且看衣服的規格,甚至還是新兵訓練的訓練服。

這一瞬間他突然明白過來對方的身份是什麼。

也是在這一瞬間,他徹底認命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