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content->“那咱們就量力而行的直接端了他們。”

“就一切都見機行事。”

聽到這個命令。

而且還是秦墨親自下達的。

劉強整個人眼睛都亮了。

他激動的搓了搓手。

原本想著這個六七個人也隻夠他們打打牙祭罷了。

完全沒什麼意思。

一開始還提不起勁兒。

然而現在秦墨居然下達了這樣的命令。

這不就擺明瞭他們可以去找點有意思的事情做一下了麼。

他有點開心的拍了拍那個士兵的肩膀。

“好好好。”

“謝謝你們把訊息帶過來。”

“命令我們已經知道了。”

“你們的任務也已經完成了。”

“現在可以回去了。”

一邊說他一邊推著那個人的肩膀把他往後面轉。

顯然想讓他們直接回去。

生怕彆人跟他搶功勞似的。

那個士兵被他推的都有些懵了。

一時之間愣是沒反應過來。

隨著慣性往前走了幾步。

“沒事,你們大膽的回去。”

“這接下來的事情我們會搞定的。”

劉強還想說些什麼呢。

突然,搭在那個士兵肩膀上的手被元峰天拍了一下。

痛的他把手立刻收了回來。

一回頭就看到元峰天瞪著他。

明顯是不讓他繼續往下說了。

“強子跟你們開玩笑的呢。”

元峰天壓根沒搭理他。

而是轉頭繼續跟那個士兵搭話。

“他完全就是在瞎扯。”

“現在連長既然已經下達命令了。”

“那咱們也就不急了。”

“現在這裡再等一會兒吧。”

“咱們就看這些人的運氣了。”

“隻要他們不摸到咱們營地。”

“那咱們就讓他們再多留一段時間。”

“跟著他們一起回到他們的營地裡去。”

“我倒是蠻想去他們營地看看的。”

他的這個想法和其他人簡直是不謀而合。

大家其實都想去撒個歡兒。

這就六七個人,真的是完全不夠看的。

甚至於就這樣的普通士兵。

彆說是第二個小組的人了。

就算是他們這些其他小組的也是可以輕輕鬆鬆把他們解決了。

所以也沒有給他們帶來太多激動的感覺。

還是希望他們不要摸到營地裡去。

所以其他小組的人都跟著點了點頭。

對元峰天的決定沒有異議。

動作整齊劃一的跟著第二小組的人蹲了下來。

他們的動作非常的輕。

基本上也就是風吹過樹葉的感覺。

實在很難讓這些普通的藍軍士兵們發現不對勁。

所以這些藍軍士兵們現在仍然不知道盯著他們的眼睛已經從五雙變成了二十雙。

其他小組的士兵們都蹲在原地小心的觀察著。

其實他們現在已經把劉強的話忘得差不多了。

完全沒有放在心上。

畢竟劉強一直是出了名的有嘴無心。

根本沒有什麼情商可言。

一張嘴一天叭叭的,不知道能說出多少話來。

而且還都不是些什麼好話。

如果真的要跟他計較的話。

還沒計較出什麼結果來呢,人就先被他給氣死了。

所以新兵訓練營裡的的士兵們都已經習慣了劉強的一貫作風。

對於他的話,一般隻當做耳邊風罷了。

所以在蹲下觀察之後,也沒有人再跟劉強搭話了。

至於劉強被元峰天警告的瞪了一眼之後,就乖乖的閉上了嘴。

不在到彆人面前討嫌去了。

此時此刻遠處的那幾名藍軍的士兵還在附近轉悠呢。

就像剛纔他們商量的,又轉悠了一圈。

仍然是一無所獲。

彆說人了,連動物的影子都沒有看到。

而這個時候,正是人想睡覺的時候。

四周又是黑成一片的。

實在不是什麼好探查的時機。

讓人實在沒什麼興趣,在林子裡再待下去了。

“哎呀,班長,咱們就彆再轉悠了。”

“這個地方我們都轉了多少遍了。”

“彆說人了,就連鬼影子都沒有看到一個。”

“這裡要是真的有什麼對方的敵兵。”

“那我們應該早就發現了呀。”

“咱們在這裡瞎轉悠,就是在浪費時間。”

正說著呢,林子裡面突然颳起了一陣風。

初春的風總是涼的往人骨頭縫子裡鑽。

特彆是現在還是晚上。

那是真的冷啊。

這些巡查的士兵們搓了搓自己爬起雞皮疙瘩的胳膊。

“是啊,班長,咱們還是回去吧。”

“在這裡巡查半天了,也沒什麼收穫。”

“而且現在雖然說已經進入春季了吧,但是大晚上的還是挺冷的。”

“這個風剛纔給我冷的一哆嗦。”

“咱們也沒有穿多少衣服。”

“彆到時候對方的敵兵沒有找到,咱先把自個兒弄生病了。”

“這纔是得不償失呢。”

那個小班長剛纔也是被冷的一個哆嗦。

他當然知道這個風有多涼了。

而且帶著這些士兵們一遍又一遍的在林子裡打轉。

也確實沒有什麼收穫。

再這樣下去,萬一真把人弄出好歹來。

那確實是不太劃算了。

所以他點了點頭。

最後也隻能妥協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