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content->“如果說藍軍的那隻小對摸到這裡了。”

“那就什麼都不用管,直接立刻乾掉他們。”

“但如果他們識時務,就地中途返回了。”

“那也跟好他們。”

“一路尾隨。”

“看準了機會,量力而行的把他們給滅了。”

“總不能人家來一趟一點收穫都沒有啊。”

“該給的見面禮,咱們的給足了。”

既然秦墨都這樣說了,許願也點了點頭。

這個連長真的是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呀。

不過,這也是預料之中的安排。

他們這個新兵連。

不但是第二小組的人,包括絕大多數士兵都非常的桀驁不馴。

甚至很多時候都沒有一個當兵人該有的樣子。

他們的身上似乎都能夠看到野獸的本性。

一開始還不明白為什麼。

但是隨著日漸的相處。

大家也從彼此的一些行為習慣可以看得出來一些端倪了。

畢竟就連連長都是這樣的人。

他這樣的人帶出來的戰士又怎麼可能是一些溫順的動物呢。

雖然是一群嗜血食肉的凶猛野獸了。

隻不過現在手底下的那些人還尚且年幼。

隻能算是一群幼獸。

時不時還會被他們的表象所迷惑。

覺得隻是張牙舞爪,但其實沒有那麼大的殺傷力。

但是等著他們一步一步的成長起來。

就會越來越發現。

他們根本不是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溫良。

許願領了任務就立刻安排了第二班值崗的四個小組開始值班。

然後就安排其他三個小組,立刻跟著他們第二小組的人員去探查。

元峰天他們跟著小賽虎跑了好遠一條路,還是跑了不少時間的。

他們才依稀間聽到有人交談的聲音。

聲音並不大。

但是是因為距離遠所以導致的聲音小。

交談的人並沒有刻意的壓低聲音。

很明顯他們並不覺得這附近會有人。

所以此時此刻說話也是大大咧咧的。

元峰天他們又朝前靠近了一些。

儘量的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

直到能把對方的談話全部聽清為止。

“簡直煩死個人了。”

“也不知道咱們領導是怎麼想的。”

“這大半夜的,不讓睡覺。”

“倒是要讓我們出來這個點過來摸底。”

“這能摸到個啥呀?”

“我們這都快走到邊界了。”

“連半個紅軍士兵的影子都沒有看到。”

“簡直就是沒事兒找事兒嘛。”

“他難不成是閒的慌。”

明顯是在抱怨。

他這邊剛說完,另外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先是歎了一口氣。

明顯也很無奈。

“唉,這也沒辦法呀。”

“軍令不可違。”

“不過要怪也還是要過來紅軍的人。”

“也不知道是哪裡冒出來的幾個紅軍士兵。”

“就這樣硬生生的把人家三營給端了。”

“那可是一個營啊。”

“你說說這訊息傳出來還不得嚇死人。”

“這纔剛開始呢。”

“這個訊息傳到咱們營部了。”

“按照咱們領導的性格,這不得小心戒備著。”

“所以就派咱們出來仔細排查一下週圍有沒有小股部隊在這邊了。”

“畢竟咱也怕一下子被人家給端了呀。”

他這邊說的合情合理。

但是明顯剛纔抱怨的那個人並不領情。

“這有什麼用。”

“就好像說我們摸查清楚了,能夠防範的了似的。”

“要是咱們真的遇上那幾個能端了彆人一個營的紅軍士兵。”

“那你覺得咱們還回得去嗎。”

“這不是白給彆人送人頭嗎。”

“真的是想的輕巧。”

“好了好了,就彆在這發牢騷了。”

“咱們儘快的再轉一圈。”

“如果要是沒有發現什麼敵情。”

“那咱就回去吧。”

“早點回去,還能多睡一會兒呢。”

元峰天他們五個人趴在不遠處聽了一會兒。

劉強簡直是一臉的嫌棄。

“嗐,還以為是什麼硬茬子,過來找茬呢。”

“結果搞半天就是幾個被安排出來探路的小嘍囉啊。”

“真沒意思。”

“可最好彆再往前走了。”

“要是再往前走啊,也就彆怪爺心狠手辣了。”

“直接就送你們回老家。”

這邊剛說完。

吳斌就拍了他一下。

“你還會不會說話了。”

“安排出來探路,怎麼就是小嘍囉了?”

“咱們五個剛纔也是去探路了的。”

“而且不單是咱們。”

“副連長也是帶著其他的士兵去探路了。”

“怎麼的?咱們都是小嘍囉。”

聽到吳斌這樣說。

劉強連回嘴都不敢。

他也就是心直口快的,順口一說。

哪裡想到吳斌就那麼敏感了。

他撇了撇嘴。

“你不要那麼敏感嘛。”

“我又不是在說你。”

“就是順口說了那麼一句。”

“不要那麼喜歡對號入座。”

兩個人你來我往的又鬥起了嘴。

結果就這閒扯的一會兒。

他們的背後突然傳來了動靜。

五個人頓時神經一下繃緊了。

還以為自己被包抄了呢。

不過又感覺奇怪。

因為小賽虎並沒有預警。

還沒等他們做出反應。

背後的人就發出了聲音。

“你們居然躲在這兒。”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