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content->“一個個還裝的蠻像的。”

“真的沒有什麼露餡兒的地方。”

“但是怎麼就獨獨忘了小賽虎呢?”

“如果劉強不說。”

“那你們是準備怎麼解釋賽虎背上那麼多的牛肉罐頭呢?”

“你們可彆說是從咱們這兒帶走的啊。”

“年紀上也比你們大一些。”

“但也不是好忽悠的。”

“咱們新兵連可沒這條件。”

“我們帶過來的乾糧裡可沒這些玩意兒。”

聽到這裡,其他人才知道原來他們早就已經漏了餡兒。

幾個人相互對視了一眼,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這些年齡還小,而且又有些心虛。

所以難免緊張了一點。

而且小賽虎太開心了。

跑的離他們有些遠了。

再加上天已經黑了。

實在是有些看不清。

所以他們五個人就都把這件事情給忘了。

直到現在許願提醒了他們纔想起來,小賽虎身上還揹著不少牛肉罐頭呢。

五個人完全沒有任何一個人想起來了。

也虧的前面許願還聽著他們瞎扯。

現在想想簡直是尷尬的,都快把地上摳出三室一廳了。

教訓完了之後。

秦墨也就不再把心思花在他們幾個人身上了。

他拿出了地圖和旁邊幾個排長開始看了起來。

今天第一天作為休整。

到了明天可就要正式開始打仗了呢。

他們五個人也不走了。

一個個伸長了脖子湊過去也想要看一看。

這張地圖不是彆的。

就是標註地形,還有附近藍軍駐紮地的地圖。

算是許願帶

人出去的勞動成果吧。

看到他們五個,伸著頭在這兒看。

許願又有些沒好氣。

“你們好意思過來看。”

“這個事情本來是讓你們做的。”

“就是要在這附近標註藍針和駐紮部隊的位置。”

“結果你們倒好。”

“出去啥正事兒也沒乾。”

“大半天回來了,地圖上啥也沒有。”

“就帶了點牛肉罐頭回來。”

“還一個個都說不得。”

他們現在可完全沒有一開始的囂張氣焰了。

被許願一數落。

一個個都尷尬的撓了撓頭,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秦墨倒是沒有把心思分在這邊。

他拿出筆在地圖上標標畫畫。

製定出了幾條路線。

“咱們根據老許下午的時候探測出來的路線。”

“如果我們想要從這裡準備深入藍軍的話。”

“這些駐地都是我們必須要繞開的。”

“儘可能的不要和他們正面交火。”

“節約精力也減少損失。”

劉強聽不明白了。

下意識的就問出了聲。

“為什麼?”

“連長,咱們既然要深入藍軍的腹地。”

“本來也就是對手,那乾嘛還要躲著他們呢?”

“全部都解決了,不就行了嗎?”

他是真的想不明白。

在他的意識中,這樣的對手就是全部乾掉最好。

所以不管該不該,他問,他就是問出口了。

秦墨倒是沒有那麼明顯的上下級劃分。

既然他誠心發問了。

那秦墨自然也是願意回答的。

他笑了一下。

然後反問到。

“那你們上一次在進

行斬首行動訓練的時候,碰到其他小組也全部都淘汰了嗎?”

聽到秦墨這樣問。

劉強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當時時間太緊了。”

得到了回答。

秦墨點了點頭。

然後告訴了他為什麼。

“所謂兵貴神速。”

“許多事情拖得越久,變數越大。”

“我們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儘可能的深入腹地。”

“儘可能的去接近他們的權力中心。”

“而至於外圍駐紮的這些藍軍部隊。”

“他們根本就不是我們的目標。”

“並沒有必要去花費精力跟他們動手。”

“我們隻要盯緊我們的目標就夠了。”

“這一次的行動其實和上一次的訓練很相似。”

“上一次的行動是斬首行動訓練。”

“而這一次就是斬首行動實踐。”

“我們要作為一個小小的支隊。”

“然後深入敵軍的腹部。”

“用我們人少的優勢。”

“這個讓他們惶惶不可終日。”

“既找不到我們,又害怕我們。”

“要覺得他們的腹地不得安寧。”

“而我們的主要目標這是裝甲師,導彈旅這些足夠造成大規模破壞的機動部隊。”

“而最終的目的地。”

“這是指導黃龍,乾掉藍軍的指揮部。”

其他人聽得熱血澎湃。

但是元峰天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他覺得連長好像漏了些什麼。

他想了一會兒,還是開了口。

“連長,我記得我們的目標不是為了收拾劉楠嗎?”

“怎麼我聽你的這個行動計劃裡根本就沒

有這個環節呀?”

一開始彆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

但是現在聽到元峰天這樣一提醒。

他們突然都覺得有些奇怪了。

畢竟這一次他們參加聯合軍演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和特戰旅的賭戰。

那他們現在要去打那些裝甲師和特戰旅做什麼呢?

這二者有什麼關係嗎?

他們有些想不明白。

但秦墨笑了一下。

“特戰旅畢竟是特種部隊。”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