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content->“無論遇到什麼事情,要先跟他彙報。”

“千萬不能輕舉妄動。”

“我們出來的主要工作是探路和標記的。”

“而且就在我們即將行動的時候。”

“副連長還用無線電聯絡過咱們。”

“當時我們可是選擇了隱瞞的。”

“這個事情可大可小。”

“但是如果連長想要追究。”

“想要懲罰我們的話。”

“那往大了說,可就是違抗軍令了。”

他這些話說的嚴肅。

明顯不是在開玩笑的。

雖然有那麼一些誇大的成分。

但是更多是為了警告。

不過劉強作為他們的重點警告對象。

其實此此刻並沒有把他們這些話聽進去。

不過他也明白,他們說的是不錯的。

他自己也不是個傻子。

這件事情在路上吹吹牛也就算了。

畢竟連長在他們心目中一直是一個情緒莫辨的。

他們也輕易拿不好連長的線在哪裡。

萬一一不小心踩了雷。

那就真的完蛋了。

所以在連長面前最好還是老實一點比較好。

他自己心裡有數。

吳斌他們的點撥也點到即止。

大家都不是三歲小孩了。

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隻是心裡面都有數。

多說無益。

就在距離臨時指揮部還有個幾百米的時候。

已經遠遠可以看到大門了。

他們連忙彼此檢查了一下各自身上的裝備。

每次確認了一遍,沒有什麼缺失和遺漏。

要避免讓其他人看出有破綻的。

畢竟揹著連長去做了一些事情。

現在還要瞞

著連長。

說白了,幾個小年輕心裡還是有些心虛的。

所以難免有些緊張。

隻一股腦的顧的上自己身上有沒有破綻了。

結果在這樣緊張的環境下,他們就獨獨忘記了賽虎身上還揹著那一大包牛肉罐頭呢。

沒有人低頭看一眼賽虎。

然後就這樣一起直愣愣的回到了營地。

秦墨現在就坐在營地裡呢。

進門空曠的場地旁邊放了一些椅子。

距離大門並不遠。

此時此刻秦墨就在那兒。

一眼就看到了他們五人一狗走進了營地。

不過絲毫沒有要起身盤問他們的打算。

就那樣老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

眼神看著他們。

但是沒有多說話。

不知道心裡在想些什麼。

他們在猶豫著要不要上去彙報。

就看到許願朝他們走了過來。

臉上的神色不太對。

表情感覺怪怪的。

有些似笑非笑的感覺。

他們心裡打著小鼓。

但是不知道對方心裡想的是什麼。

所以決定還是以不變應萬變。

許願過來倒也沒問什麼。

語氣甚至有一些調笑教。

“怎麼樣啊?第二小組的勇士們。”

“這一趟出去有沒有什麼發現?”

“這纔剛到新營地,你們就半點不安生。”

“我一個回頭,你們就不見了。”

“問了連長才知道,你們居然出去探路了。”

“也是有夠積極的。”

“那怎麼樣?有沒有什麼結果?”

吳斌率先站了出來。

他搖了搖頭,一臉的沮喪。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們這次運氣太差了。

“還是說我們的方向沒有找對。”

“反正我們這一次走了很長的時間。”

“但是一路上都沒有看到有什麼駐軍。”

“不過確實也是有看到一些部隊開拔的痕跡的。”

“但是並沒有看到營地。”

“我們追著走了很遠。”

“仍然是沒有什麼收穫。”

他說的情真意切。

彷彿真的這一路上完全是一無所獲一樣。

聽了他的回答。

許願笑了一下。

不過那笑意並沒有達到眼底。

然後語氣淡淡的。

“那你們運氣確實是有些差。”

“你們這出去的時間也不短了。”

“就在剛剛,我也帶著人出去轉了一圈。”

“用的時間吧,還沒有你們用的時間長了。”

“就那麼一會兒,我們拿這附近的地形都摸的差不多了。”

“而且還發現了藍軍的三個營地。”

“現在已經把這些營地都標註好了。”

說完自己的豐功偉績之後。

他的語調一轉。

顯得有那麼一些嫌棄的意味。

“你們出去轉這一圈,還真的是一無所獲呢。”

說完就冷冷的笑了一聲。

其他人還沒什麼反應呢。

劉強瞬間就炸了。

要是說他們真的完全沒有收穫也就罷了。

可明明他們超厲害的呀。

他們這一次的戰績可以算得上是史無前例了吧。

試問誰能夠僅僅五個人就端掉彆人一個營的兵力呢。

現在居然覺得他們有半點收穫。

甚至還有些看不上他們。

劉強瞬間就不服氣了。

脖子一梗,就往前一站。

眼神

裡都是火氣。

看到他那個樣子,周洋瞬間就知道要壞事兒了。

伸出手還沒來得及拉住他呢。

劉強已經開口了。

“副連長你可不要看不起人。”

“誰說我們一無所獲了。”

“你什麼都不知道呢,就不要瞧不起人了。”

“我們的收穫可不比你少。”

“你帶著人出去轉了一圈,也僅僅隻是發現了三個營地。”

“我們五個可是出去直接端了一個步兵團的營呢。”

“這個事情可不是簡單的。”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