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content->“就把藍軍的一個營給直接端了。”

“在他們離開的時候,還搜颳了不少物資。”

“對了,這條狗好像還帶走了一大包牛肉罐頭。”

“看得出來,他們的物資都是有選擇拿的。”

說著說著,他的聲音逐漸變小。

因為他可以明顯感覺到對面的氣氛不太對勁。

太過於安靜了。

他們好像突然被什麼東西震驚到了一樣。

至於是什麼。

糾察兵可實在是太清楚了。

因為就在不久之前,他也被震驚的呆愣了好久。

要不是親眼所見。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大樓裡的人都是有頭有臉的任務。

他們不但出場過各種大型活動,更是經曆過不少戰鬥現場。

但是真正的非常見過世面的一群人了。

大家能做到今天這個位置。

就說明瞭都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然而現在他們也在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到了無語。

但更多的是震驚後不敢置信。

本來一開始聽到說新兵連一百來號人滅了彆人一個營的兵。

就已經感覺很誇張了。

本來心裡有點質疑的。

但是又想著這隻新兵連本來就不同尋常。

也或許是趁著現在聯合經驗剛剛開始。

對方沒有太多的防備的時候進行了偷襲。

這樣算下來也是有可能的。

他們原本這樣自我安慰之後還是可以接受這個結果的。

感覺最起碼也是合乎邏輯的。

但是哪裡想到最終的結果並不是一整個新兵連呢。

居然僅僅隻是這個新兵連中的一支五人小隊。

就那麼五個人,居然就滅掉了彆人的一個營。

這實在是讓人有點太難接受了吧。

而且如果真的照這樣進行換算的話。

那豈不是說明藍軍的一個步兵團碰上這一個新兵連都會無一生還。

甚至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這也實在是太誇張了吧。

簡直讓人在短時間之內根本接受不了。

如果不是他們都已經上了年紀,而且看過太多大風大浪。

每個人都心思深沉。

並不會輕易將自己的想法展示在臉上。

但凡他們在年輕個十多歲。

隻怕現在已經撲到電台那兒了。

甚至有會不顧風度的。

要求那邊再重複這邊具體情況。

但是他們其實心裡也是明白的。

就算再難以置信。

對實際情況也就隻能是糾察員所說的那樣。

因為糾纏員的工作準則就是實事求是,及時彙報。

並不會出現這樣低級的錯誤。

而此時此刻坐在主位的那個老者卻不像他們那樣大驚失措。

他眼神裡都是笑意。

甚至一貫威嚴的臉上都帶來那麼幾絲輕鬆和愉悅。

他可太有興趣了。

元老就這樣坐在總導演的位置上。

一臉的笑意盈盈。

原本隻是對這支新兵連有點興趣。

這才百忙之中推了其他的事物來這裡擔任總導演。

想著再怎麼的也得到後半段才能看到他們的表現。

哪裡想到這才一開始就給他們送了這樣一個大禮。

直接將所有人都打了個措手不及。

瞬間就提起了他的興趣。

人們隻是想看一看這一支讓所有人都倍感意外的新兵連會有怎樣的表現。

才能讓他們這一路上都不斷的有人給他們開綠燈。

他自己的孫子,他還是瞭解的。

雖然說人是傲了一些。

但絕對不是那種仗勢欺人的人。

更不會以權謀私。

在本質上還是一個非常講原則的人。

所以這一路上的成績都是靠他們自己去獲得的。

而不是靠他們這些老傢夥的既往榮譽。

後站到今天這個位置。

他們的表現和實力還是非常讓人感興趣的。啊?

畢竟這可是開了一個史無前例的先例呀。

彆說其他人了。

就他自己活到了這個歲數。

都還從來沒有見過哪一個新兵連,會破格參加聯合軍演。

而且據說還是他們自己提出來的。

這就讓人比較好奇,他們到底是藝高人膽大。

還是完全不知天高地厚。

不過也得虧他們遇到的是吳剛那個老傢夥。

本來就是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表面上裝的人五人六的。

但其實那心思一直就沒變過。

完全是個看熱鬨不嫌事兒大的人。

所以兩邊才能一拍即合。

讓這隻還啥都不知道的新兵連就這樣參加了聯合軍演。

簡直是把其他人都驚了個不行。

不過看到他們一個個意外的樣子。

應該也是正好合了吳剛的心意吧。

那老小子現在還指不定怎麼樂著呢。

也得虧這支新兵連,沒有給他丟臉。

而且不但沒丟臉。

還狠狠的讓那些曾經看不上他們的軍官和士兵打了臉。

反正不管他們這些人心裡是怎麼想的。

元老現在是滿滿的興趣和滿意。

就在所有人還懵著的時候,他下發了命令。

“把我的命令釋出下去。”

“專門安排一支人,密切監測這一支部隊的情況。”

“他們有任何風吹草動都立刻上報。”

“無論事情的大小。”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