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西邊的訊息回來了,在所有人的期盼中,琉球軍將訊息帶了回來。

鐵木真確實派人去了西邊與吐蕃人接觸,而且受到了十分熱烈的歡迎。

吐蕃人在西邊確實是在四處攻伐,不斷壯大自己的隊伍,而且已經初見成效。

比之當初的喪家之犬模樣,如今的那群吐蕃老舊貴族完全換了一副模樣。

本來已經老邁的狼群忽然爆發出了無窮的潛力,將牙齒和爪子重新打磨了一番,再次變得鋒利了起來。

頹廢的奢靡之風猶在,但骨子裡的那股狠辣勁頭也被逼了出來。

據說吐蕃讚普如今勵精圖治,學著當初的蒙國四處搜刮各種匠人,而後給出極高的待遇,讓他們不斷的打造神兵利器。

但凡能造出有利於軍隊戰鬥的武器,金錢美人名利各種賞賜如流水般的丟出去。

在這種激勵之下,吐蕃的整體實力得到了迅速的提高,完全不能與當初相提並論。

若是那當初的吐蕃新貴與現在的吐蕃讚普他們再次交手,勝負還尤為可知。

嶽飛看著情報,長歎了一聲,對身旁的一眾同僚說道:

“諸君,努力吧!劉三的訊息,是真的!”

姚奇和齊奮、李勇看著情報,三人面面相覷,而後更加瘋狂的操練起了軍隊。

為那不久之後即將到來的戰鬥做準備。

臨安,王玨算是最後收到訊息的,同時一眾中樞大臣也都知曉了此事。

“西北的物資,決不能出現任何差錯,嶽飛已經派了姚奇前去用臨安軍的操練之法訓練西北軍,朕打算將西北軍的軍餉待遇也提一提,三司那裡有問題沒有?”

這是皇帝在向三司開口要錢糧,以此鼓勵西北邊軍奮力操練與戰鬥。

三司使面帶為難之色的說道:“若隻是幾萬人,國庫尚還能負擔,可是這十數萬人的隊伍,一下子要提高錢糧,恐怕……”

王玨聞言輕皺眉頭,即便是如今的乾朝比之前要富有得多,國庫的收入提高了數倍,但仍然有些捉襟見肘。

不說百萬大軍的糧餉,就是每年的災害、河堤修建、還有從大理購買軍械這些,都不是一筆小數目。

以往沒錢的時候,大家對於這些事不太上心,即便是有心,也無力,隻能咬牙硬撐。

現在有錢了,當然要可勁花,有錢不用,難道放在國庫裡發黴?

而且每一次用錢,過手的銀錢總會掉出來一點到自己褲兜裡,這種事情已是潛規則,大家見怪不怪。

“朕不管,從其他地方省出來,西北軍的待遇必須提高,這由你們三司去想辦法。”

“辦不好,朕拿你是問!”

到了這個時候,王玨開始使用威壓的手段了。

關鍵時刻,他不介意那幾個重臣殺雞儆猴,平常那些所謂的潛規則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過去了。

現在這種時刻,還玩小心眼,還想著自己的那些小利益,是嫌朕的刀不利麼

王玨的這一番表態,所有人頓時一驚。

看出來對於西北的局勢,這位陛下恐怕是不大放心,想要以這種方式激發起將士們的士氣。

也對,畢竟除了臨安軍外,乾朝就沒有能打,或者說立過什麼大功的軍隊。

現在雖然姚奇去了那裡,可是這中臨陣磨槍的手段能起到多大的效果,誰也不清楚。

他坐鎮臨安唯一能做的也就是給西北軍加加BUFF,鼓勵鼓勵士氣。

讓所有人都知道,隻要敢於戰鬥,敢於殺敵,朕不吝賞賜。

當兵為啥?不就是封妻廕子,博一個富貴麼。

現在皇帝都表態了,好好乾,這次提高你們的待遇,下次你們說不定就能與臨安軍一樣!

兵部與三司在王玨強硬的態度下立即開始動作,調動手中能調動的所有資源,開始往西北傾斜。

同時王玨的聖旨也送往了西北。

一是鼓勵三軍將士,告訴他們努力操練,朕已經讓三司和兵部在協調了,不久後你們的待遇便能得到提高。

二則是姚奇等人的調令,直接從臨安軍給調任到了西北軍,原地提高一級。

姚奇任西北軍的最高指揮,統籌西北戰事,有臨機處斷之權。

這一手出乎所有人的預料,但聖旨已下,又不得更改,姚奇等人隻好無奈的接受。

其實就個人利益而言,他們等於是平白升級,對於往後的發展大有好處。

尤其是姚奇,一直是屈居嶽飛之下,現在撇開三軍統帥一職,他與嶽飛可以說是同級彆的了。

而且他也終於能單獨率領一軍,獨當一面,對於個人來說也是一種提高。

但是就個人感情而言,這些東西其實姚奇和他帶來的這些人都不甚看重。

在臨安軍呆了那麼久,那裡的氛圍,那裡的袍澤,那裡的點點滴滴,纔是他們所喜歡與嚮往的。

什麼發展,什麼待遇提高,於他們而言,其實也就那樣。

錢財權力這些,在臨安軍中其實都不是特彆重視。

沒有上官剋扣,待遇又是全乾朝最高,足夠大家養活一家老小。

當嶽飛得知此事後,特意來信由衷的祝賀他們,大家都是兄弟,能平白升級並且單獨領軍,這種事是多少武將求之不得的。

這事也就是在如此緊張的環境之下纔有可能發生。

否則以乾朝重文抑武的主流思想,怎麼可能會沒事讓姚奇拔高職位,單獨領軍。

除非他是某位大佬的忠實馬仔,那還有可能讓朝中的官員發力爭取。

齊奮和李勇本來還是西北軍的大佬和二佬,現在姚奇搖身一變。

直接從一個外來戶變成了他們的頂頭上司,見到他們二人,姚奇多少有些尷尬。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這二人在得知這個訊息後有多高興。

姚奇變成自己老大,這意味著什麼?

這意味著,乾朝的第二隻臨安軍出現了!

沒的說,本來隻是來帶人操練的姚奇,現在要帶的可是自己的兵。

帶彆人的兵和帶自己的兵哪能是一個概念?

用心程度首先就不一樣。

至於什麼權利,他們是純粹的軍人,隻想打他幾場轟轟烈烈的大仗。

現在跟了姚奇,以臨安軍的作風,這種事難道還能少了?

所以,對於姚奇的任命,他們比任何人都要高興,比任何人都要讚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