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

嶽飛的建議被王玨采納之後,立即讓姚奇帶隊去了西北,幫助齊奮和李勇將西北軍給帶起來。

甚至為了保險起見,這一趟過去順帶著帶走了兩千支火銃。

要知道現在整個軍中才兩萬支,嶽飛直接就拿出了一成的火銃給西北軍配備,或者說是訓練所用。

可見他對於西北的重視,在西邊的訊息傳回來之前,隻能不斷的加強西北防線。

這一切都是在齊奮和李勇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的,當他們兩人見到姚奇帶著臨安軍的一眾教官前來,還處在懵比狀態。

“這是個啥情況?怎麼臨安軍的突然帶著這麼多東西跑咱們這來了?”

李勇有些摸不著頭腦,傻愣愣的問齊奮。

齊奮哪裡知道,直接無視了這貨的問題,朝姚奇等人抱拳問道:

“眾位這是……”

姚奇下馬,笑著走到二人面前說道:

“怎麼?你們西北軍就是如此待客的?要說明來意之後才讓我等進去不成?”

齊奮尷尬一笑,側身說道:

“請!”

來去也隻有百餘人,若是數千人,他還真不敢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放進軍營之中。

西北軍雖然沒有臨安軍那麼出色的戰績,強硬的戰力,但是好歹軍紀這一塊自問是不輸於任何人的。

看現在這情況,姚奇等人很明顯帶著善意而來,身後那浩浩蕩蕩的物資隊伍,若說不是送給西北軍的,他也不相信啊。

帶著這麼多物資跑到我軍中,你總不可能走得時候又帶著離開,特意來炫耀的吧?

臨安軍絕對沒有這麼閒,姚奇也乾不出這事。

齊奮老於世故,自然看得出來些門道。

而且姚奇所帶的人,之前與他打過交道的有不少,彼此尚算熟悉,這些人可都是臨安軍的中層。

什麼東西需要用到姚奇以及一乾臨安軍中層親自押送?

帶著一腦門的疑問,齊奮帶著姚奇等人來到了大帳之中。

入了軍帳之後,姚奇面帶微笑的看著身後之人說道:

“你們去幫助他們點清物資,我與齊、李二位將軍先談些事情。”

身後眾人領命,齊奮見狀,瞬間反應過來,讓自己的親兵帶著一乾臨安軍眾人前去交接。

隻餘下李勇和姚奇與他自己三人站在大帳門外。

“所有人退出三丈之外,不得讓任何人靠近!”

昨晚這一切,齊奮再次吩咐道。

守在大帳周圍的士卒立即退開,整個大帳方圓數丈之內除了他們三人之外,再無一人。

本來還面帶微笑的姚奇,見到周圍沒人之後臉色瞬間凝重了起來,朝著二人說道:

“進去說!”

二人見狀,面色也瞬間緊繃了起來,看樣子,是有大事發生了。

不然以姚奇的身份地位,以及臨安軍剛剛擴軍成功,在這種背景下,不可能讓其出現這種神色。

入賬之後,姚奇直接開門見山的將劉三打探到的訊息告訴了二人,並且猜測,將來臨安軍所在的燕雲十六州很有可能會跟蒙國形成拉鋸。

而西北這邊,很有可能纔是大戰勝負的關鍵手。

若西北軍敗,不用說,滿盤皆輸,燕雲十六州必然腹背受敵。

若西北軍勝,可以藉此機會吹響反攻的號角,反過來攻入北方,攜大勝之勢反捲鐵木真。

但是,面對將來可能出現的吐蕃大軍,西北軍如今的情況,要做到必勝還有不小的難度。

所以,姚奇這次過來,就是為了提高西北邊軍的實力,為將來那一戰做準備的。

到得此時,劉三的訊息雖然沒有經過確認,但是所有人都將它當成了真實準確的訊息。

因為在出發之前,嶽飛與琉球軍中的那些教官一起,對未來的戰爭做過推演。

鐵木真但凡想要獲勝,光靠蒙國自己的實力還有些薄弱,要做到必勝之局,就必須大出奇兵。

而這奇兵,很有可能就是西邊的吐蕃。

所以,他纔會將姚奇給派到西邊來,親自坐鎮這裡,幫助齊奮、李勇操練西北軍。

即便未來沒有吐蕃的出現,但是西北本就是戰略重地,加強防守也算是有備無患。

“這麼說,將來咱們這可能也會成為主戰場了?”

李勇聽了姚奇的訴說,不但沒有感到絲毫緊張,反而是興奮了起來。

他守在這裡可是鬱悶壞了,對於戰爭,他是十分渴望的。

作為一個領兵之人,能在如此大型的國戰之時出現在主戰場廝殺,還有什麼事是比這更讓人感到開心的?

躲在後方看守後勤?又或者在臨安當看門狗,不用面對生死,每月安心領著那高額的俸祿?

彆人也許希望如此,但李勇絕不是。

可以說,他能算得上是個戰爭狂人,上次的臨安軍去圍堵鐵木真的屁股,興慶府遭遇圍攻,他都沒趕上趟,為此事抱怨了許久。

現在聽到姚奇說不久的將來可以參與如此大規模的戰鬥,怎能不讓他為之興奮。

齊奮一臉無奈的看向姚奇道:

“他就這樣,隻要聽到有丈打,就會高興得睡不著覺。”

姚奇微微一笑,點頭道:

“聞戰則喜,本就是我輩軍人該有的品質,隻是這一戰事關重大,隻許勝不許敗。否則我大乾危矣。”

接下來,姚奇徹底接管了西北邊軍,齊奮和李勇則成為了他的副手。

西北邊軍十數萬人也徹底被調動了起來,各種臨安軍的操練手段被拿了出來。

這些人每日裡痛並快樂著的瘋狂*操練,什麼拉練,什麼緊急集合,什麼負重跑。

各種在他們看來是折磨人的手段儘數用出,可在齊奮和李勇的強壓之下,所有人敢怒不敢言。

至於軍中嘩變,炸營這種事,在西北軍中是不存在的。

軍紀這一塊,被兩位大佬拿捏的死死的。

當然,為了照顧軍中的情緒,最後被逼無奈之下,二人才解釋說,這些手段,全都是臨安軍的基本操練手段。

而且前來操練他們的那些生面孔,都是臨安軍中的教官與中層將領。

為的就是將西北邊軍訓練成為第二支臨安軍。

有了這番解釋,至此之後西北軍在操練之時再也沒有人抱怨過。

甚至勁頭比之前還要高漲了不少。

誰都知道臨安軍是什麼樣的存在,自己若是能與他們一樣,將來無論是餉銀還是建功立業的機會,都會大大的增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