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氣氛也越發地安靜。

直到九點二十五分,距離約定的九點半還剩下五分鐘的時候。

陸予彬擰起眉頭,緊盯著手腕上的表。

一名老股東忍不住唸叨:“還有五分鐘就到九點半了,那位誠哥怎麼還沒來。”

其他人也跟著附和:“是啊,該不會不來了吧。”

“他都給我們陸氏投了這麼多錢了,應該不會不來。”

“難道是想故意遲到,給我們立威嗎?”

“......”

聽著他們的議論,陸老爺子和陸予彬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這誠哥要真給他們立威,以後八成是想掌控陸氏,而且壓陸予彬一頭的那種。

可即便這樣,他們也隻能忍著了。

現在,他們除了規規矩矩地把股份轉讓給他,沒有彆的路可以選了。

咚咚。

倏地,一聲清脆的敲門聲響起。

正唸叨的幾個股東高層齊齊閉上了嘴,和陸老爺子陸予彬宋伊伊一塊看向了緊閉的門那邊。

他們安排了兩名高層專門在門口接待誠哥。

是那兩名高層敲的門嗎。

陸老爺子出聲問道:“是誠哥來了嗎?”

響起的是一道年輕男人的嗓音:“是的,我是誠哥的律師,誠哥已經到了,不知道我們現在方不方便進去?”

陸老爺子目光一變,一下就撐著柺杖站了起來。

陸予彬也驚得往前走了幾步。

其他人也都沒想到誠哥竟然已經到貴賓室門口了。

陸予彬的律師小聲說道:“老爺子,陸總,這律師就是誠哥的律師,上次簽那份協議,我就是和他簽的,我知道他的聲音。”

“那還等什麼,趕緊跟我接人去。”陸老爺子說著就拄著柺杖往前走去。

陸予彬緊跟著他。

宋伊伊和其他股東高層緊跟在他們身後。

一行人很快走到門前。

最前面的高層拉開了貴賓室的房門。

陸老爺子和陸予彬都擺出禮貌的微笑看了過去。

看過去的瞬間,他們臉上的笑一塊變得僵硬,緊接著就冷了下來。

因為站在他們正前方的不是彆人,是陸城。

他就站在律師和沐知知的中間,身姿挺拔,目光平靜淡漠。

陸予彬驚得出聲:“陸城?怎麼是你?”

說完陸予彬又衝陸城左手邊跟著的律師問道:“誠哥呢?他在——”

等一下!

誠哥…城哥?

陸予彬要說的話戛然而止,目光也變得驚恐起來。

陸城的左手邊,律師微笑出聲:“陸總,這位陸城先生就是城哥。”

這話一落,彷彿整個天地都變得寂靜。

陸老爺子瞪大了眼睛,險些沒站穩。

陸予彬緊盯著陸城,腳下卻往後退了兩步,嘴上也喃喃出聲:“不…不可能。”

宋伊伊和其他股東高層都是滿臉的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