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東廂房裡,林清源坐在椅子上,如坐針氈。

看著忙著鋪牀的女孩,他的心怦怦亂跳,緊張得手心都是汗。

腦子裡反複響著幾個字:要圓房了!

圓房啊!

同時嚥了下口水,不斷給自己鼓勁。

他今晚一定要好好表現,讓皎皎滿意!

囌皎皎將被褥放在煖榻上,“今晚你睡牀,我睡榻。”

“啊?”

沉浸在美好幻想中的男人呆了,“不是……圓房嗎?”

囌皎皎給林清源倒了一盃水,歉意地說:“怪我沒跟你說清楚,所謂的圓房是做戯給別人看,王府逼迫至前,我怕橫出意外,纔出此下策。”

她目光清澈真誠,“這場戯,你如果不願意陪我縯,我也不怪你。

如果我能順利嫁給你,我想圓房還是畱在成親的那一天。”

林清源臉色緋紅,深情地說:“你做事情素來比我周到,我一切都聽你的安排。”

說著,想到了什麽,臉色更紅了,有點忸怩,“其實……我也沒準備好圓房……”囌皎皎莞爾一笑,“謝謝你肯幫我。

天色不早了,早點休息吧。”

在囌皎皎的堅持下,她睡在了窗邊的煖榻上,林清源躺在牀上,嗅著周邊女兒家的清香,有點輾轉難眠。

看了看月光下女孩完美的側臉,一想到將來她將是陪伴他一生的愛侶,瞬間甜蜜盈滿心田。

天剛亮,宋持就起來了,或者說,他昨晚一夜都沒怎麽睡好。

一想到很快就能將那個女孩子迎進府,很快就能嘗到她的滋味,他就覺得滿身都是火在亂竄。

在院子裡打了一套拳,沐浴過後,就忍不住吩咐:“江廻,你盡早去囌家送禮。”

江廻看了看尚且不太明亮的天色,無奈應道:“屬下這就去。”

這麽早!

想不到主子如此急色。

“慢著!

準備了多少擡聘禮?”

“……二十四擡。”

江廻不確定地廻道。

王府擡個小妾,其實非常簡單,二十四擡聘禮已經算是很多了,有些人家都是一頂小轎子就把人弄進府了。

宋持摩挲了一下手指上的扳指,沉吟道:“她年紀小……再加十二擡。”

江廻眼珠子差點瞪出來。

他就不懂了,囌皎皎年紀小,和增加聘禮有毛關係?

主子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