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公子,奴家知道的也不多,你還有什麼要問的……”

劉湘君低眉恭順,擺出一副柔弱的模樣說道。

李諾在房子踱了幾步,隨即猛然回頭,直直看向劉湘君:“我知道你意難平,我可以運作讓你離開教司坊……”

“果真?”

劉湘君滿臉詫異,不過在教司坊這麼多年,什麼樣的人沒見過,世間可沒有無緣無故的情意,她便說道,“不知公子要奴家做什麼……”

李諾想了想,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將話題引到了北月飛槐身上,笑道:“你對北月飛槐是真心實意的?”

劉湘君苦笑道:“公子,奴家蒲柳之身,罪臣之女,對北月公子真心又能如何?”

“說起來,你也是官宦人家的小姐。作不了北月兄的正妻,那如果當一個妾室,你可會覺得委屈?”

李諾問道。

“奴家淪落到這個地步,莫說當個妾室了,能在北月公子身邊做一個粗活丫頭都心滿意足了。”

劉湘君歎道。

她一介女流,又無修煉之資,待容顏逝去,最終的歸宿必然就是於亂葬崗一丟,連個墳墓都會是奢侈。

李諾笑道:“好,那就這麼說定了!”

“公子……您是想讓奴家監視北月公子嗎?如果是這樣話,還請公子收回方纔的話。北月公子有恩於奴家,是他收斂了我父母的骸骨,我又豈忘恩負義?”

劉湘君果斷拒絕。

雖然淪落紅塵,但自幼受過良好教導的她還是有著自己的底線的,否則,她早就抓住北月這個救命稻草使勁往上爬,爬出這個泥潭了,又何須等到現在?

李諾對劉湘君很滿意。

他道:“北月飛槐是我好友,我豈會做這種卑劣之事?劉姑娘,你也太小瞧我了吧?”

“那敢問公子意欲何為?從教坊司撈人並不容易,公子這般大發善心,奴家這心裡卻是有些不安,還請公子明言……”

劉湘君不卑不亢回道。

既然是一樁交易,那必須要有相應價值的籌碼。

李諾點頭道:“我對你隻有一個要求,你父親留給你的遺物,我必須拿走。”

劉湘君眸中閃過濃濃疑問:“公子,您怎會知道家父有東西留給奴家……”

李諾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尋味的弧度:“這個你就不用管了。總之,這便是我的條件。”

“好,我可以答應公子。”

劉湘君沒過多考慮便答應下來。

若自己這一生老死教司坊,那麼父親留給她的遺物也將用不到,還不如交給這位李公子,換取自己的一線生機。

“為了誠意,我會現把你從教司坊弄出來,屆時,你再將你父親遺物交於我。”

李諾自通道。

他不怕劉湘君會反悔。

因為劉湘君足夠聰明。

“一言為定!”

劉湘君眼裡也是燃起了對未來生活的期盼。

……

案件終於有了進展,李諾心情大好。

騎馬回了城西的新宅子,他這才思考起到底該用怎樣的方式將這個劉湘君從教司坊撈出來。

這個問題說難不難,但說易也不易。

和崔立言隻會一聲,一定能安排妥當。

但這勢必就要借用到崔家的勢力,而這正是李諾最抗拒的。他不想和崔家再有更深的瓜葛。

再去麻煩恩師簡玉衍?

不妥。

事事都要請簡玉衍幫忙,其當做提款機,這可過意不去。

那一把火燒了金風樓,再來一出金蟬脫殼?

行倒是可行,但動靜太大,後續處理去來也很麻煩,萬一有人順藤摸瓜,查到他頭上,那一世英名就毀於一旦了。

罷了。

問題的根在禮部,還是去找四皇子疏通一下關係吧。

自己對四皇子有救命之恩,這點小忙,他若不幫也說不過去。

不過這事兒也要等四皇子醒來才行。

唉,也不知他情況到底怎麼樣了,不如明日去秦王府上看看。

打定主意後,李諾便躺上床榻,閉上眼眸睡去。

隻是……

習慣了擁著娘子的嬌軀入睡,而今卻獨眠,又是新居,這一覺睡得還真是渾身不自在。

翌日清晨。

李諾洗漱一番後便在院中打了半個時辰的拳法,總算將筋骨活絡開來,不再腰痠背疼了。

心念一動,翻開《古纂金書》,查詢了下自身文氣。

不出意外,還在持續增長。

果然。

一首詩詞的影響力大不大,還是要看人的。

紫鳶隻是一個青樓女子,影響力也隻限於渝州城,

哪怕而今有了《紅顏榜》的人氣加持,但和慶陽公主還是沒法比的。

《清平調》被誤認為是獻給慶陽公主,而且還是出自他這個“前狀元郎”之手,這話題熱度還不直接直線飆升啊,妥妥的熱搜頭條!

尤其是還處在天下才子彙聚長安靜待公主擇婿文宴的這段時間裡。

李諾心裡美滋滋。

這也給他提供了另一種修行的法子。 www.uukanshu.com

當然,想要驗證此路通不通,最好的辦法就是再做詩。

那麼,參加公主的文宴,便是一個絕佳的試驗機會。

沒想到,兜來兜去,自己還是要和公子文宴扯上關係。

……

騎著馬妖先去了一趟刑部,交接獄卒的差事後,李諾直接選擇了曠工。

就是這麼囂張!

他緊接著便直奔秦王府。

隻是,他高估了自己的能耐。

他的這張臉,在秦王府不好使,吃了一個閉門羹。

秦王府的守門侍衛不認識他。

再加上四皇子還未甦醒,秦王府上上下下都籠罩著一股哀愁,哪還顧得上李諾這些前來拜訪之人?

閉門謝客。

閒雜人等莫來。

好在宮裡也是派禦醫來看過了,雖查不出病症,但脈象平穩,無性命無憂,不然府裡早就亂套了。

李諾歎了歎氣,拉著韁繩準備離開,卻見一頂轎子落在了秦王府門口,一個太監小碎步上前敲了敲門,侍衛見了,不敢有任何懈怠,急忙將轎子引進門內。

而就在擦肩而過時,轎子裡,鑽出了一張可愛的小臉蛋。

這麼巧,竟是昨日在集市上救下的那個小女孩。

她怎麼來秦王府?

還輕而易舉就進去了?

李諾有些疑惑,隨即猛然想起了什麼。

各方面都很符合,這小姑娘絕對是晉陽小公主!

“大俠你好呀!”

女孩似乎也認出了李諾,對他揮了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