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山長,天地異象一旦完全生成,戰詩便可問世,此乃儒道之大幸事也,子安既有這本事,山長又為何要出手壓製?”

簡玉衍臉色有些不悅。

你是儒道二品你最大,但也不能這麼欺負人呐。強用手段壓製年輕人冒頭,這也太沒氣量了吧?

不對,不對…

與李岐相處也有好幾十年了,不該是這般心胸狹窄之輩呀?

果然,李岐板起臉嗬斥道:“糊塗!子安不知輕重也就罷了,可爾等身為四品大儒,怎也這般不知輕重?”

山長此舉果然是有深意,簡玉衍羞愧道:“還請山長明示。”

大胤朝,能同時教訓兩位四品境大儒的人屈指可數,哪怕是皇帝都沒這個資格。

但是李岐恰恰有。

身為麓山書院的掌門人,又是儒道領袖,而且離【一品亞聖】隻有一步之遙。可以說,天下任何儒生學子,見了他都要躬身拜謝。

李岐的眸光掠向石鶴:“你倆可曾想過,子安根基已毀,文氣散儘,作普通詩詞都會吃力,又怎能作出驚天下之戰詩?運氣使然?聖廟特殊照顧?”

“山長,會不會是子安的文氣尚未完全散儘,還留了一些?”

王陽明深以為然,他先前也很是懷疑,但李諾一詩出便引得天地異象,他便又有些摸不準了。

李岐沒回答王陽明的問題,他徑自走向李諾,伸手抓住李諾的肩骨,用力一捏。

哢嚓……

差點斷了!

李諾渾身一個哆嗦,委屈巴巴道:“山長,這是做甚?”

他還真怕山長將他給切片研究了,稍稍有些懊惱,早知道就不作詩了。

不過他也沒想到會引起這麼大的動靜啊!

李岐沒理會,繼續捏骨摸骨,直至將李諾全身骨頭都捏了個遍,這才哈哈大笑:“哈哈,果然如老夫所料,子安竟然真的文意入骨,可喜可賀啊!”

文意入骨?

隻聽過“劍意入骨”,那是道門劍宗最頂級的天賦神通,端是厲害。可以說,劍骨一成,那修行將扶搖直上九萬裡,成一飛沖天之勢!

道門領袖袁天罡,便是劍意入骨。

但想要習得此訣,極其艱難。

需要抗過斷骨錐心之痛,劍意入體,重鑄根骨。稍有差池,將萬劫不複。

可從未聽過儒道也有類似的“文意入骨”。

兩位大儒面面相覷,仔細回憶著所學的儒道經典,卻沒能找出個答案來。

李諾心中咯噔一下。

《古纂金書》的註明十分顯眼,自己確實是重塑儒道根基,文意入骨,本以為這個秘密隻有自己知曉,卻沒料到,山長大人竟也……

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陰溝裡翻了船這種事情,能避免還是要儘量避免的。

可千萬不能因為有了《金纂古書》就傲嬌起來,小覷了天下間的奇人異士!

近段時日自己太出挑了,該低調還是要低調些呐!

李諾心裡有了計較。

李岐淡笑解釋:“《聖人》一書中對‘文意入骨”有過粗略描述,但儒道傳承至今,隻有四人有過傲傲文骨,卻都在踏足三品境之前遭遇不測,故而爾等不知也是情有可原。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子安曠古奇才,必會遭人記恨。老夫出手將其壓製,便是不想讓子安太過耀眼璀璨,以免遭了奸人所害。”

簡玉衍眼目一瞪,氣勢凜冽:“哼,想要害子安性命,必先過老夫這一關!”

李岐搖頭道:“莫要忘記妖族、巫族神通,可是讓人防不勝防!三品之上,萬裡之外,想要取子安性命,雖難,但也有機會。”

妖族二品,血遁萬裡!

巫族三品,夢師!入夢殺人於無形!

這些神鬼難測的手段確實能殺死李諾。

當然,現在的李諾可不值得他們親自動手。

但若發現李諾已文意入骨,他們還真會以大欺小,做出這種事情來。

人類若再出一個儒道【一品亞聖】,那對其他種族來說絕對是一個災難!

“好了,子安,你先回去吧,以後也少來麓山,畢竟你不再是儒士了。”

李岐意味深長道。

李諾秒懂。

武夫的身份,對他而言還真一層保護膜……

因為天下江湖,武夫最強也才三品。而且這個三品,還是百年前的事情了。

自楊無敵之後,武林中從未有人鑄就【金剛不壞之身】。

而且,李諾與麓山“撇清”關係,就不會捲入到皇子爭儲這國本之爭中來,那也就不會被人故意針對了。

不過李諾有一點還是想不通透。

這首《秋詞》,隻是他搬運而來,怎麼就能引起天地異象了?

給紫鳶也寫過詩詞呀,怎麼就沒這效果?

難道是因為地點的關係?

在麓山,有儒聖氣息加持,所以就一詩沖天了?

嗯…

很有這個可能。

不過不管怎樣,以後吟詩作對可以高枕無憂了。

當然,如果詩詩都是【驚天下】級彆的,恐怕山長對他文骨的封印要不了多久就會被破。

“那諸位師長,學生先行告退。”

李諾鞠了躬,大步下山。

李岐則趁著兩位大儒的思緒還在飄渺不定時,迅速伸手將石幾上的詩文拽起,塞入袖中。

然後,UU看書 www.kanshu.com一臉正氣道:“老夫出手壓製子安才情,這便是護著他,所以這首詩由老夫保管,兩位應該沒有什麼異議吧?”

這波,被秀了一臉……

李岐啊李岐,你堂堂儒道第一人,怎能這般厚顏無恥?

比那杜晏還要無恥三分!

……

李諾走到山門處,崔立言又探頭探腦過來:“子安,見著師長了?”

“嗯。”

“汝準備去哪?”

“去一趟刑部,怎麼,你有事?”

“汝來長安,吾豈能不儘地主之誼?汝幾時有空?”

崔立言也不知打得什麼主意,竟要請客吃飯?

對於蹭飯,李諾一向不會客氣:“哎呀呀,怎麼不早說,我彆的沒有,就是時間多。”

“大善,擇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如何?”

“沒問題。”

“那就這兒定了。今晚金風樓,不見不散。對了,吾把北月那小子也叫上如何?”

崔立言大喜。

“北月飛槐?”

李諾挑了挑眉。

“汝可不知,汝揍了吳王世子引得陛下震怒,北月亦是為你走了不少關係,雖到最後也未幫上什麼,可人家這片心意,吾覺得汝也得感謝下人家。”

崔立言為北月飛槐說話。

李諾心中不由得一樂。

這個北月飛槐,為人雖然傲嬌了些,臭屁了些,但沒有染上狂妄囂張、飛揚跋扈的惡習,而且還願意給才合作過一次的他走動關係……

嗯。

這個公子哥能處,有事他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