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頓了頓,於尚書繼續道:“渝州知府陳雨彥也上了兩道摺子,言【煉獄塔】內部不穩,煞氣泄露,還跑了好些妖,其中便有三品大妖青雀!陛下,此事非同小可,還請陛下廢除此律。”

其實刑部也是苦不堪言。

羈押於各州府天牢裡的妖族,還未判刑就逃走的也不少。這無疑給刑部增加了人力成本。

然而此事的深意,也就寥寥幾個大學士知曉。

自太祖斬蛇起義,推翻大周,立大胤大統至今,已經六朝百年。

太祖、太宗、仁宗,直至宣宗時……宣宗雄才大略,想要天下九州儘歸大胤,妖、蠻、巫、人……各族融合,而當時人族和妖族正處於和平期,這才定下了中原妖族即便犯了事也不能隨意斬殺,要和大胤百姓一樣,享受“人權”這一律條。

這是為了讓外族知曉,大胤歡迎他們,願意與之融為一體,成“共生”之勢。

不過從宣宗退位至今已有六十五年,時代在變化!

非吾族類,其心必異!

妖族渡過虛弱期後便捲土重來,人、妖之戰,再次打響。

景順帝面無表情,但心生波瀾。

宣宗的誌向,他自然是清楚的。

他其實也有收服北域,吞沒大妖山脈的雄心壯誌,可惜,時不待他。

“此事容後再議,退朝!”

景順帝也隻能行拖字決。

“陛下!”

於尚書卻激動起來。

“退朝!”

皇帝震喝道。

“吾皇聖安!”

眾卿隻得退出金鑾殿。

龍椅上。

原本威嚴的天子突然頹廢下去,忍不住咳了咳,卻咳出血來。

邊上太監見了,急忙用布娟擦拭,驚慌道:“陛下,龍體要緊啊,小的去請太醫。”

天子有氣無力地擺擺手道:“不礙事,杜敬賢那邊都覈實了嗎?”

太監道:“內務府杜公公確實是為酒劍仙斬了一臂。”

天子略作沉思:“既然酒劍仙和李子安有交情,便賣他一個面子吧。李子安護送秦王有功,便去刑部當值,讓於愛卿頭疼去。”

太監諾諾道:“李子安倒也有些本事,隻是陛下要封他什麼官?”

天子笑道:“獄卒。”

“啊!這會不會太……”

太監一臉驚愕。

欺人太甚啊。

當然,他可不敢說出來。

他想不通,既然天子要給酒劍仙面子,那怎麼還當獄卒?

獄卒。

這可是最底層的小吏!

李子安有功,卻這麼被打臉,這不是為君之道啊。

當然,天子的心思,他也隻能在心中猜猜,可不敢表現出來。

“照朕說的去辦吧。”

“喏。”

太監退去。

讓李子安進刑部當獄卒,當然不是天子心血來潮,或者繼續折磨此子。

天子此舉,自然是有深意的。

隨後,天子去了後花園散心。

“父皇。”

沒多久,一面容清秀,風華正茂的宮裝女子走到皇帝面前,道了個福,“父皇,兒臣想向父皇求一道旨意。”

天子臉上難的露出開心神色:“慶陽啊,想要什麼?”

慶陽公主道:“女兒近日不是要舉辦一個文宴嘛,可是思來想去,都沒好的地方可挑。”

“醉心湖、皇家園林,清風亭……那麼多好地方都沒瞧上眼?”

天子笑道。

慶陽上前挽住天子的胳膊,撅嘴道:“那些地方之前都被人舉辦過了,可女兒想要一個獨一無二的文會嘛。”

“那你想要在哪裡舉辦文宴?”

天子溺愛道。

他兒子很多,成年的就有四個,不過女兒卻隻有兩個。一個還隻有六歲,另一個便是眼前這位,雙十年華、風華正茂,自然是非常疼愛。

慶陽露出了狐狸尾巴:“父皇,我想在驪山舉辦文宴!”

驪山……

好嘛!

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驪山可是景順帝與妃子們的避暑聖地。

“為何想要在驪山舉辦?你這不是胡鬨嗎!”

天子訓斥道。

慶陽解釋道:“長安附近,唯驪山最高,我想在驪山之巔考量考量那些青彥俊傑,看看他們是不是有真本事!”

“在山巔舉辦?倒也彆有一番雅緻……”

天子皺著的眉宇舒展開來。

驪山最出名的當然是清華池。

不過那隻是在山腰。

而驪山之巔,可沒那麼容易上去。

且不說山路崎嶇,半山之後,那籠罩的迷霧便如幻境一般,讓人迷失方位。

自己這個女兒的心性可不小啊!

“父皇,你就說依不依嘛!”

慶陽撒起嬌來。

“好,依你便是,不過話可說在前頭,若這次你還不能選定駙馬,那父皇隻好報到宗人府,讓那邊給你選人了,到時候,你可沒有反悔的餘地。”

天子嚴肅道。

“嘻嘻!若挑不到如意的,我可不嫁。”

公主有些小俏皮。

“到時候可由不得你了!”

天子訓斥道。

“到時候再說嘛,女兒先行告退。”

目的達成,慶陽開心地轉身離開,而原本天真的笑容也是快速消失,一絲威嚴自臉上凝露。

皇家的公主,又豈會真的天真爛漫?

隻是天子喜歡這樣,她才帶起假面具討天子歡心罷了。

天子被女兒這麼一打岔,心情倒也愉快了許多。

隻是,臉上的衰老還是能以肉眼可見之速在增長。

看來,是時候立儲穩定國本了。

隻是這老四……讓他有些為難了。

其實最開始時,UU看書 www.uukanshu.com他並沒有將老四也考慮進去。

一來,老四年輕,雖已開府,但卻沒有組建起勢力。二來,老四好像沒有爭儲的野心,耳根子軟。

倒是這個李子安,回了渝州竟然還這麼跳,將吳王府捲進了血丹案中。

如此一來,正好讓他有了考驗老四的藉口,便讓老四當欽差南下,看看到底有沒有手段。

畢竟,老大老二老三,手段是有的,但缺點也都很明顯,他不太喜歡。

當然,他也隻是考驗下老四。

哪知這次考驗,差點將老四的命都害沒了。

其實血丹案也好,巫蠱也罷,他不在意!

但龍驤衛竟然被滲透進來,這著實嚇了了他一跳!

要知道不管是那個皇子,即便是天策府上將,也都無法調動龍驤衛。

龍驤衛隻聽天子一人的。

而今卻被人滲透,若要害他,豈不是很簡單?

不過他仍有一點沒想明白。

為了老四,卻把這張底牌暴露出來,真有這個必要嗎?

老四的命,這麼值錢?

這個幕後主使,到底是誰?

連他的影衛都查不出來,這隱藏的也夠深的。

沒過多久,一名身著蟒袍的大太監突然從一團樹影中現身。

詭道三品!

不過想想也便釋然。

三品強者雖然稀少,但這裡可是皇宮。

是和西域靈山、北方武帝城並稱的龍潭虎穴之地!

沒幾個強者坐鎮,豈不是阿貓阿狗都能跳到紫禁城上看日出月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