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臭小子,還敢打趣老哥我了!”

秦北天哭笑不得道,“行了行了,你繼續招待賓客吧,我還得去彆的地方查探線索,晚間宴席就不來了。”

“秦兄若有需要幫忙的地方,隻管知會一聲,小弟我一定肝腦塗地。”

“行了,哪能麻煩你。新婚燕爾的,我都說了批你三日假期了。這三日你就好好陪弟妹吧,告辭。”

秦北天離去後,李諾顯得若有所思。

其實這事兒想要查到他的頭上幾乎不可能,除非他自爆身份。

但是有一點他確實考慮不周,那就是知府陳雨彥會不會真如秦北天說的那樣,一旦無法找出真凶,那就牽連無辜。

陳雨彥的儒道修為可是【五品辯言境】!

儒道很有意思。【九品根基】,【八品文心】,皆沒殺傷力。“百無一用是書生“、“手無縛雞之力”,說的便是這兩個境界。

但到了【七品唇槍舌劍】,那砍人就如切瓜一般簡單了。通俗來講,就是用嘴皮子也能殺人誅心了。

等到了【六品境】,便可修得一身浩然正氣,從此無懼世間邪魅。李諾兩刀就砍死白蛇妖,便是不懼她的媚術,取了個巧。

而一旦邁入【五品境】,就可口若懸河、指鹿為馬、謊話連篇,哪怕做出違背本心的事情,也無需擔心文心蒙塵。

聽說陳雨彥的那位續絃脾氣不是很好,為了給兄弟報仇,強行逼迫陳雨彥做出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也很有可能。

而且崔家,可不是什麼小門小戶!

說是門閥也不為過。

其實說起來,李諾與崔家還有一段剪不斷、理還亂的情分在。

他與崔家嫡係小姐崔婉婉有媒妁之言,隻等科考結束,便會成親。

哪知卻出了那麼一檔事,到手的狀元文位飛了,自己也廢了,這婚約自然是不了了之。

渝州河的崔氏雖隻是旁係,但也不可小覷。

李諾為今之計也隻能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若崔家不知好歹惹急了他,那就宰了他們,然後舉家逃離渝州,南下南疆,打出一片新天地便是。

南疆雖說也是大胤朝的一部分,但卻是姥姥不疼舅舅不愛,典型的後孃養的。

朝中被貶的官員有一半會流放至南疆,而且那些犯了事被通緝的江湖惡人也都彙聚於此,魚龍混雜,很難管理。再加上土地不夠肥沃,無多少糧食產出,故而朝堂對這塊地兒的興趣一直不大,隻要不是名義上的造反,那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言歸正傳。

夜幕降臨,月明星稀。

賓客們酒足飯飽後也都相繼離去。

“諾哥兒,你快進屋去陪新娘子吧,這裡我們自會收拾,你無需掛心。”

“那就多謝林兄了。”

李諾此時也是喝得昏昏沉沉。

“哈哈,與我還客氣甚?以後得空了多來醉仙樓便是,嘿嘿,最好再弄點新的菜肴出來。”

林胖子嘿嘿一笑。

他是醉仙樓的掌櫃,而醉仙樓的生意之所以能做到第一,甚至名氣都出了江南道,最大功臣便是李諾。

是李諾給出了很多菜肴配方。

這一點,很多人都不知道。

這次的宴席,全就是醉仙樓讚助的,沒要李諾一分錢。

李諾進了洞房。

而他的新娘子,此時就靜坐在床榻上,鳳冠霞帔,紅燭搖曳,美得讓人心醉。

“娘子,我來了。”

李諾跌跌撞撞迎了上去,眸光癡迷道,“讓你久等了,我要掀紅蓋頭了哦。”

旋即。

一張美到讓人窒息的臉龐出現在眼前,讓李諾怦然心動。

葉箐雨霞飛雙頰,呢喃道:“夫君,該喝交杯酒了。”

“對對對!”

李諾這才緩過神來,迅速斟上兩杯酒,將其中一杯遞到葉箐雨手上……

不過葉箐雨神色忽然一滯,眸光掠過窗台,神識落在了十裡之外的煉獄塔。

那裡……

有異動!

看來打煉獄塔主意的人不少啊。

不過也好,正好幫她先探探路。

李諾並未發覺葉箐雨的異樣,他柔情似水道:“娘子,飲過此酒,今後你我便白首偕老,雖不能讓你大富大貴,但絕不會讓你受委屈……”

“夫君,奴家願意與你攜手共度此生,還請憐惜奴家……”

蠟燭吹滅。

美人入懷。

共赴巫山。

……

李諾這邊洞房喜氣洋洋,而另一邊,卻是靈堂披麻戴孝。

“我不管,我唯一的兄弟被人害死了,還是死在了渝州城裡,哪怕掘地三尺,你也要把凶手找出來千刀萬剮!”

一中年美婦咬牙切齒,眸中閃過濃濃陰毒之色。

“你家兄弟平日裡得罪的人太多,我早說過,叫他做事莫要太過火,現在好了,被仇家殺了吧!”

知府陳雨彥陰沉著臉道。

“欺負幾個泥腿子也叫過火?反正我不管!找不到凶手,我就要那些得罪過他的人通通陪葬!”

“我已讓秦校尉帶人徹查了,他是刑案高手,定會查個水落石出,隻要凶手還在渝州城,保管將他揪出來。好了,我還有公事要辦,這幾日就住衙門了。”

陳雨彥匆匆離去。

門口,秦北天正候著。

陳雨彥見狀,立刻問道:“查得如何了?”

秦北天苦笑道:“大人,

從案發現場分析,凶手實力不弱於我,至少是【六品暗勁】高手,而且擅長雷係功訣。隻是這樣的人物……我們渝州城並沒有。”

陳雨彥壓著怒意道:“那便是外來客了?”

“屬下推斷,必定是路過渝州的江湖俠客。之前渝州河上發現的白蛇妖也是被雷刃殺死,種種跡象表面,應該是同一人所為。”

“俠以武犯禁!哼,來我渝州城興風作浪,這是不把本官放在眼裡!江湖勢力卻是要好好管一管了!城門那邊繼續嚴加看守,城內所有外來戶,一家一家盤查,本官就不信抓不到他!”

“屬下遵命。”

……

翌日。

一抹陽光斜射入房中,李諾緩緩睜開眼睛,將手往邊上一搭,卻發現床邊空蕩蕩。

若不是被套床簾都是大喜的紅色,他還真會以為自己做了一個春夢。

“夫君醒了?快來洗漱,我煮了一些粥。”

葉箐雨端著一過粥走進房間,嘴角勾起慵懶的笑意。

望著一顰一笑皆顯風情的新娘子,李諾一陣恍惚。

自己真的成親了?

還娶了這麼美麗賢惠的妻子?

他掀開被子,UU看書 www.uukanshu.com正要起身,便看到床單某處的一抹鮮紅。

幸福感,油然而生……

葉箐雨急忙上來抓住床單,嬌羞道:“不許看。”

李諾哈哈大笑,一把握住葉箐雨的雙手,將她反壓在身下:“娘子,你是上天賜給我的最好禮物。”

得妻如此,夫複何求?

“夫君快放開我,不然被綺羅看見,可要羞死人了……”

葉箐雨面紅耳赤,嬌羞地不敢看李諾。

“嘿嘿,那丫頭機靈著呢,纔不會來打擾咱們的好事。”李諾輕輕嗅著葉箐雨髮絲上的芬芳,柔情似水道。

這時,門口傳來咣噹一聲,綺羅急急收回眸光就往外間跑去,一邊跑,一邊嗬笑道:“小姐,姑爺,門我已關上,你們繼續,奴婢去買菜啦。”

……

李諾面色立刻頓住。

這丫頭,走就走唄,怎麼還出聲呢,真是不懂事!

葉箐雨掩嘴偷笑。

“還敢偷笑,討打!”李諾輕輕彈了彈葉箐雨的額頭,笑道,“對了,問你一個問題……你怎麼會看上我的?一般女子知道我的真實身份後,都會急於撇清關係,生怕我會連累到她們。”

怎麼看上你?

當然是老孃看到了你的人生命格,那是一片金燦,這若不趕緊拿下,豈不是便宜了彆的狐媚子?

當然。

葉箐雨肯定不能這麼回答,她羞答答道:“我這輩子又不求大富大貴……我就想找一個不嫌棄我天足的男子做夫君。而你,恰恰就在那個時候出現,這便是緣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