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小姐,你就這麼放心姑爺去救那個什麼四皇子?”

看著自家小姐倚著門,望著北方,綺羅便詢問道。

她不明白,聖教的最終目的是推翻大胤朝,那為何還要去救四皇子?如果小姐阻攔姑爺,以姑爺對小姐的疼愛程度,一定會留下來的。

望著天際初的似血殘陽,葉箐雨俏臉上展露出一絲笑意:“夫君這一去便是龍翔九天,這天地間的風雲都會因他翻湧。”

如果說葉箐雨是站在山巔之上俯瞰江山,那綺羅充其量也就是在清風樓三樓的高度,入眼的景色也隻是渝州河。

有時候,人與人是無法共情的。

就像現在。

格局不一樣,眼界不一樣,綺羅根本聽不懂葉箐雨在說什麼。

“這渝州城怕是呆不了多久了。不過也無妨了,大妖青雀已出【煉獄】,我們的任務也算完成了,繼續呆在渝州也沒什麼用。綺羅,這幾日你準備準備,我們很快也要去長安了……”

葉箐雨輕喃道。

“小姐,你的意思是說姑爺這迴護送皇子去長安後,就不回渝州了?我們搬家去長安?”

綺羅掩嘴道,嬰兒肥的圓臉上都是疑惑。

“是啊,渝州再怎麼繁華,可終究遠離朝堂。長安,纔是夫君施展抱負之地。”

葉箐雨眸中流露著柔情。

其實,在李諾提出要護送四皇子去長安的那刻起,她就看到李諾的命運有了一些變化。

【天下共主】這個命格,金光閃爍,極其耀眼!

天下共主……

這是帝王之命啊!

夫君真的會一步一步成為天下共主?

其實天下間萬靈的命運時時刻刻都是在變化著的。

相師、禪師,望氣術……也許能從一個人的精氣神上推斷出近期的命運,比如近日容光滿面,那定是福星高照。但過了三五天,或遇到什麼意外事情而導致黴神附體也說不準。

命運,本就是一個難以捉摸的東西!

你也許能看到當前!

當還想抓住未來,甚至逆天改命,那付出的代價絕對無法承受……

不!

甚至絕大部分人,連當前都抓不住!

好在李諾大體上的命格都是頂級的,而且也都很穩定,再加上葉箐雨本身就是【天命師】,看到的遠遠比彆人多,所以她才放心李諾隻身一人去救四皇子。

……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頭上頂著一排金燦燦命格而自身卻絲毫不知的李諾去了一趟【煉獄】,將【五品巨力境】的馬妖放了出來。

其實這些手續原本都是要先向刑部報備請示的,而且非常複雜,不過事急從權,又有陳雨彥擔保,這才大大開了綠燈。

四皇子一行人是坐船遭遇了刺殺,可見殺手精通水道,李諾雖有【避水珠】護身,但也不喜在水裡戰鬥,這是人之天性。

所以,他便選擇了陸路。

腳踏實地,天然帶給他安全感。

雖然陸路崎嶇不平,耗時至少十倍,但有了馬妖代步,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可憐的馬妖,拉長著馬臉,馱著李諾飛奔。李諾太強勢了,尤其是“斬妖人”這個凶名,威懾力實在是太強,他不得不含淚屈服。

其實馬妖也很想說一句,它是妖族,不是那種給人騎的馬兒,雖然長得有點相似,但分明就是兩個不同的物種,哪能混為一談?

馬兒那是什麼?

那是畜生!

生來就是給人騎的!

那他呢?

他是堂堂妖修!

是和人族同一級彆的智慧生靈!

隻是這話憋到喉嚨又硬生生咽回去了。

人家是斬妖人啊。

不經意一瞥,那把繡春刀便讓他菊花一緊……

聽【煉獄】裡服刑的老哥哥們說,這位斬妖人最喜歡拿刀捅妖了。

咳咳……

安吉縣離渝州不足百裡,其中大約有五十裡是崎嶇蜿蜒的山路,一般腳力不花上個兩天兩夜休想爬過山頭。

李諾有馬妖助力,抵達安吉縣隻花了兩個時辰。在午夜子時前,他趕到了!

安吉縣是個下等縣,不足六百戶,小小的縣城在入夜後安靜得都能聽見蟲鳴。

李諾跳下馬背:“馬面,你這張馬臉很容易嚇到人,就在縣城外等我吧。”

嗯,取名一向是李諾的弱項。

不過他也有些懷念那隻被他斬殺了的青牛妖將了。

若還活著,正好湊成牛頭馬面,這帶出來也是有些拉風的。

“大人,您就不怕我逃了嗎?”

馬妖收回巨力神通,兩丈高的強壯身軀從回八尺。

他小心翼翼問道。

“跟著我吃香的,喝辣的,我還能保你不受煉獄之刑,可一旦逃了,就你現在大跌的實力,你覺得能逃到哪裡去?這一旦被抓回去,那就要受極刑了。

李諾拍了拍馬妖的肩膀,笑道。

馬妖渾身一個哆嗦。

是啊。

自己乾嘛要逃?

跟著斬妖人混不好嗎?

“大人放心去,小妖在此候著!”

馬妖立刻表忠心。

……

巍峨厚實的城牆,小小的安吉縣自然是沒有的。

能有一道土牆算是很好了。

李諾輕輕一躍便翻過了土牆,然後沒入了一條小巷子中。

四品大宗師感知力全開,小小的安吉縣隻要有異樣的地方,絕對逃不過他的眼睛。

大約一盞茶的功夫, uukanshu.com李諾便在一棵大榕樹前停下了步伐。

秦扶蘇,天機道【五品陣法師】,果然還是有些本事的!

很顯然。

這裡是一個幻陣。

不過既然遇見了幻陣,那麼想來也就能找到皇子一行人的落腳地了。

丹田一轉,氣機彙聚於雙眸,青牛淚立刻發揮了作用。

眼前幻陣不過十息便被勘破。

空曠的大院上,橫七豎八地躺著好些屍體。

身上有鰭,又是人形。

似人,非人。

確認是妖,具體是什麼妖,李諾就不得而知了。

正當他準備翻一翻一俱屍體查探狀況時,一道長槍於黑夜中襲刺出。

說槍出如龍有些太過,但也達到了毒蛇吐信的境界,稍有不慎便會一命嗚呼。

而與之同事,又是一劍從天而降,直斬李諾腦門!

這番夾擊,絲毫沒給李諾退路。

不給李諾留任何退路。

不過這招式,李諾太熟悉了。

儒道用的最多的靈術——唇槍舌劍!

威力嘛,若是同境界,也就道門劍宗可以禦劍對抗,但對現在的他來說不過爾爾。

而且這招式的運行軌跡,瞬間就被他大宗師級的洞察力給捕捉到了。

李諾隻是微微一側身,長槍便擦著他的衣襟劃過。而他手臂一擺,刀鞘飛出,將頭頂落下的利劍拍飛。

輕而易舉便化解了【唇槍舌劍】。

“王編修,殿下可還好?”

望著角落裡慢慢顯現的黑影,李諾笑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