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作詩啊……

話說自從不再勾欄聽曲了,他都沒吟詩作對了呢。

額,好吧。

他承認,是剽竊。

但讀書人能說是“剽竊”嗎?

那是大自然的搬運工。

將一個世界的文化魁寶搬至另一個世界發揚光大,路漫漫兮,吾輩之重任也!

看到李諾有些遲疑,一絲落寞於紫鳶眉宇間浮現。

自己不過青樓女子,還想尋求真愛,真是癡心妄想。

她歎道:“也罷。公子既已成親,確實要和奴家走的遠一些,以免夫人吃醋。”

看著這張略顯憔悴的容顏,李諾倒也心生憐憫。

唉。

畢竟自己曾經失意的那段時間裡,是紫鳶陪著他一起看天上的星星月亮。

也罷…

既然紫鳶都要去長安了,而這一彆,恐怕今生都不再相見,剽竊一首詩贈予她,也算是善始善終吧。

送彆詩……

腦裡倒是有很多首。

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會不會太傷感了?

勸君更飲一杯,西出陽關無故人?

額,好像不太應景。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想什麼呢?這不是給紫鳶另一種遐想了麼!

思來想去,李諾覺得送彆詩都不太適合這個場景。

那就寫首讚美紫鳶美貌的詩吧。

嗯。

讚美一個女人的容貌,總歸沒錯吧?

就你了。

太白兄!

小弟表示萬分感謝!

當然,不是這裡的酒劍仙李太白,是那個夢幻王朝的詩仙李太白。

“紫鳶姑娘,今日一彆,我也沒什麼好送你的,但送你一首詩,還是沒問題的。”

“多謝公子……奴家洗耳恭聽。”

紫鳶滿臉期待。

李諾輕念道——

雲想衣裳花想容,

春風拂檻露華濃。

……

此時,夕陽西下,暈染雲霞,渝州河岸,桃花盛開,又有一縷春風送來湖波濕意,露珠潤色,花意更濃。

以雲喻衣,以花為容。

公子這是在稱讚她的美貌!

紫鳶驚喜極了。

李諾頓了頓,繼續吟——

若非群玉山頭見,

會向瑤台月下逢。

……

群玉山……瑤台……那是仙子所居之處……

紫鳶直接呆住了。

原來自己在公子心中是這麼美麼?

渝州河岸,人來人往。

這時,紫鳶眼中這些人都模糊不見,隻剩下眼前的李諾。

總歸……還是有緣無份啊。

“公子……”

一瞬間,紫鳶淚眼婆娑,哽咽低喃。

李諾有些尷尬。

他隻想著剽竊一首好詩,卻不知這樣的詩詞對女子的殺傷力有多大!

“多謝公子贈詩,奴家知足了……”

紫鳶戀戀不捨地凝望了李諾一眼,這才帶著侍女紅雁登船。

看著昏弱的黃昏下,佳人離去的背影,李諾的心情也是有些傷感起來。

在這個沒有手機沒有視頻的年代,分彆總是悲傷的。

和紫鳶分彆後,李諾不知不覺逛到了【人間緣】,門關著,娘子應該回安和坊了。

被紫鳶這麼一攪和,他覺得自己的心境有些不穩,其實這也和他初入四品大宗師有關。他根本沒時間沉靜下來好好鞏固修為境界。

現在回去,怕是會被娘子看出異樣。

有些事情,越解釋會越亂,

既然如此,便去酒坊看一看吧。

至於審問吳王府的人,他一點都不想摻和。倒是苦了秦北天,直接被陳知府抓了當壯丁,通宵夜審去。

……

安和坊。

倒是來了一群不速之客。

大門口,綺羅揚劍,滿臉寒霜。

“綺羅,你敢攔本公子?”

被擋在門外的青年男子稍稍露了下氣勢,便讓綺羅感覺如一葉孤舟漂泊在洶湧大海上。

不過綺羅並未退讓,她咬牙堅持道:“未得小姐命令,誰也不能進來!”

“你這死丫頭怎麼不知變通!你倒是進去通知教主啊。”

男子收了氣勢,有些無可奈何。

這笨手笨腳的丫頭,也就葉箐雨寵著。若是在他身邊服侍,怕是早被他打死了。

“哼,我乾嘛要幫你通報!小姐來之前不是都說了嗎,沒有她的允許,你們任何人都不準過來,你們是將小姐的話當做耳邊風嗎?”

綺羅毫不客氣道。

“我隻帶了兩位堂主,低調的很。你快去通報吧,不然堵在門口,你看街坊鄰居都看我們呢,這萬一引起府衙的注意,那就前功儘棄了。”

男子壓低聲音道。

“不怕!反正也有好多人來堵過門了,大家都習以為常了。”

綺羅不屑道。

崔立言堵過門,差點被她一劍殺了。

吳王世子來堵過門吧,而今吳王府要被抄家了。

現在,也不差這個傢夥堵門,哪怕是自己教中之人……

“綺羅,讓他們進來吧。”

良久,屋內傳來葉箐雨的聲音。

門口男子聽了歡喜極了,瞪了綺羅一眼,便帶著兩同伴進了屋子。

“你們不該來的。”

葉箐雨一襲白裙,佇立在院落中,宛若仙子。

“箐雨……我這不是擔心你嘛。”

男子訕訕笑道。

“叫我教主!”

葉箐雨淡漠地瞥了男子一眼。

男子心生寒意,委屈道,“教主,這次我與日、月兩位堂主一起過來,也是想助你一臂之力。”

兩位堂主也是恭敬道:“教主仙福永享,壽與天齊……”

問安完後,他們倒是很識趣地退了出去。

大院裡,便隻留下葉箐雨和這名男子。

葉箐雨玩味笑道:“【煉獄塔】我已經去過了,那妖我也救出來了,我已讓清月樓將此資訊傳達給聖教了。”

“竟然救出來了?”

男子大感震驚。 www.u

那是煉獄塔啊!

有那麼容易劫獄嗎?

葉箐雨:“怎麼,你懷疑我騙你?”

男子立刻搖頭:“當然不是……我隻是太高興了!那教主您時候回南疆?”

葉箐雨淡淡道:“我還有彆的事情要做。”

“對了,我聽百曉生說……你和渝州城的一個男子假成親?真是難為你了,為了任務,竟出此下策。”

男子憐惜道。

“不。成親是真的……”

葉箐雨如實道。

真的?

男子一臉茫然,然後有些竭斯底裡起來:“不!世間除了我,還有誰配的上你?那些都是凡夫俗子!你在騙我對不對?”

葉箐雨冰冷道:“澹台沅玉,請擺正你的身份!我是教主,我想嫁給誰,你以及你身後的幾位堂主護法,都沒資格過問!”

“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他!你嫁給一介凡夫俗子,教中所有幫眾都不會同意的!”

澹台沅宇被刺激的有些走火入魔。

葉箐雨眸中流露出一絲惋惜之色。

澹台沅玉是教中青龍護法的獨子。

聖教除了教主之外,下面就是四大護法,以青龍護法為首。

可以說,澹台沅玉的身份地位在聖教是極高的。

當然,他的修煉天賦也是舉世罕見,今才三十二歲,便跨入了四品境!

可以說,他是教中最優秀的青彥俊傑,他若不配娶葉箐雨,那還有誰配?

哪知,葉箐雨竟然嫁給了一個凡夫俗子,還假戲真做?

這如何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