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哼!這是吳王府曆經數代的寶庫,你劈一個試試看?”

吳王有些氣怒。

自己平日裡的養氣功夫也是足的,可不知怎的,一遇見這個李諾,自己的心態就有些失衡。

難道這廝天生克他?

李諾微笑道:“那還請王爺將寶庫打開,也好讓我們這些鄉野之人見見世面,看看吳王府到底藏了什麼好寶貝。”

“李子安,你真覺得吾兒會藏在這裡面?”

吳王質問道。

李諾不懷好意道:“誰知道呢,也許小王爺就喜歡和吳王府侍女們玩捉迷藏呢!”

“好,本王可以打開寶庫,但若沒有找到吾兒,可就休怪本王不客氣!”

吳王咬牙切齒道。

尋寶鼠對著李諾的手掌蹭了蹭,示意那個人丹就在裡面。

不過即便是有十分把握,李諾也要給自己留後路,便道:“那算了。這本就不是我該摻和的事情,四殿下,吳王不配合,那我就先回去了,至於要不要找小王爺,你是欽差,你自己決定。對了,吳王剛不是說了嘛,我毆打小王爺的事情一筆勾銷了嘿嘿。”

重新將皮球丟給了四皇子。

四皇子除了接招還能乾嘛。

他硬著頭皮道:“哈哈,聽聞王叔數年前從西域購了一尊觀音菩薩像靈玉,不如讓本宮也見識一下?”

“既然殿下開口了,本王哪敢不從。來人,將寶庫打開。”

一名管家人物匆匆跑來,對著一個機關運轉特殊功訣,插入特製鑰匙,便見這坐假山後面露出了一個石門。

石門緩緩開啟,裡面果然彆有洞天。

“王爺,你還真是富可敵國,陛下內帑都沒你有錢啊。”

李諾跟著大夥兒進了石窟寶庫,看著裡面堆滿了箱子,隨便打開一看,都是細軟珠寶。

唉。

想他為了一萬兩銀子的重新整理錢愁眉苦展,最後纔想到將酒坊做大。

可看看人家吳王,這裡一千萬兩都不止。

你說這個小王爺是不是腦袋壞了,還是被豬油蒙了心?都有這個家產了,竟然還打他酒坊的主意?

還是說,平日裡吳王對小王爺的零花錢剋扣得有些過分,這才導致小王爺生了壞心思?

吳王當然沒回答李諾這番誅心之問,他對四皇子道:“殿下,這是我們吳王府上下六代所積累的財富。想當年,我祖上和太祖皇帝乃是一母同胞,跟著太祖南征北戰三十年,這才平定天下,太祖封江南渝州為我吳王封地。後來,太宗、仁宗、宣宗……他們對我吳王府也是不薄,每年賞賜大量金銀綢緞。如此,我們吳王府才積累了這般財富。”

“當然,若朝廷缺錢,隻要陛下開口,這些金銀,隻管取去。”

好嘛。

讓陛下開口。

那豈不是在說皇帝覬覦臣子的家產?

你讓朝廷上那些王公大臣怎麼看待皇帝?

又如何堵住悠悠之口?

人心散了,隊伍可就不好帶了。

天子若敢打王公大臣家產的主意,那這大胤皇朝絕對會一夜之間分崩離析。

真沒想到,這吳王也學奸詐了呐!

李諾心中暗暗鄙視。

“到了,就這。”

七拐八繞了一會,李諾停下腳步。

“李子安,你確定世子躲在這裡?”

鎮南伯質問道。

此地陰森森冷嗖嗖的,面前還擺著一口由金絲楠木打造成的棺木,看著就有些瘮人。

吳王眼中浮現起一絲傷悲,歎道:“近年來本王身體每況愈下,也不知何時就會去地下面見父王,便想著為自己先準備一副生前棺。”

“嘖嘖,金絲楠木啊,就這口棺材,十萬兩銀子都買不到吧。”李諾笑道,“打開吧,小王爺就躲在裡面呢,他倒也孝順,竟想著先為吳王探探路,感覺下躺在這口棺材裡舒不舒服……”

吳王勃然大怒:“李子安,你莫要欺人太甚!”

李諾無辜道:“啊?我說錯話了?難道小王爺平日裡不孝順嗎?”

四皇子強行繃著臉皮沒笑出來。

他心中感慨,可惜了。李子安若儒道根基還在,那這【唇槍舌劍】該有多利啊!

“哼!”

吳王撇過頭。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個李子安就是不懷好心,時時刻刻想著激怒他呢。

絕對不能上當。

倒是鎮南伯出來說話了:“李子安,虧你還是讀書人!生前棺打造好之後是不能開館的,

不然就是不詳,世子又怎會躲在裡面?”

四皇子也是為難了:“子安,你真確定小王爺會躲在棺材裡?”

“那就彆開了唄,大家從哪來就回哪去。反正我和吳王都和解了。對吧,吳王殿下?”

李諾又破罐子破摔了。

他纔不會大攬責任到自己頭上。 www.uukanshu.com

鎮南伯是武夫五品宗師境,他立刻將耳貼到棺壁上,仔細感知。

見微知著!

但是…

半晌之後,他卻絲毫感應不到裡面的氣息。

這足以說明,裡面壓根就沒有活物!

鎮南伯得意大笑:“哈哈,李子安,恐怕要讓你失望了,裡面沒有任何生命的氣息。”

李諾淡淡道:“你說沒有就沒有?我還說裡面有藏著一隻大妖呢!”

“看來不打開棺木,你是不會死心的了?”吳王面色難看道,“殿下,李子安欺人太甚……殿下若不為我做主,那本王隻好進京面聖了,哪怕被禦史參大不敬也在所不惜!”

藩王未得旨意不得進京,此乃鐵律。

“好了好了,吳王,今日查案,必要水落石出。若你真是被冤枉的,本宮定奏明陛下,陛下絕對不會虧待吳王府。來人,開棺!”

四皇子,終於拿出了一絲天下威儀。

“我來!”

鎮南伯自然是以四皇子馬首為瞻,立刻主動請纓。

而且,他是武夫,又是上過戰場的將軍,渾身血煞之氣繚繞,可不懼怕這等不詳征兆。

他伸臂一推,便將棺蓋移開。

而棺木裡,果然躺著小王爺李樘。

“兒啊兒啊,你怎麼躲在棺材裡面?害父王找的好苦……”吳王喜極而泣,不過面色又突然大變,驚恐道,“兒啊,你沒事吧?你可千萬彆嚇父王!”

鎮南伯大驚失色,立刻伸出二指探了探鼻息和脈搏……

小王爺早已沒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