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呀,夫君,今日怎麼醒得這般早?你等我起來給你煮粥……”

李諾大手作怪,越來越過分,都伸到她前面了,葉箐雨哪還不醒,立馬轉過身,將李諾的手死死按住,不讓得逞。然後還用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盯著他看。

嗯。

很純,很天真。

看得李諾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咳咳,不用麻煩了,我得趕去衙門。昨夜被我擾了,你繼續睡會吧。”

李諾抽過手,拉了拉被子將葉箐雨蓋好,然後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口,這才起身穿好衣衫,轉身走出房間。又打了些井水洗漱一番,頓感神清氣爽。

大院裡。

綺羅這丫頭倒是起的很早,正在苦練劍法。

看見李諾大搖大擺地來了,也不知怎的,她突然心中來氣,竟將劍尖對準了他。

這是以下犯上!

放在一般家庭裡,直接按住打死,官府都不會過問一聲。

不過。

六品劍道對付旁人雖錯錯有餘,甚至在江湖《鳳雛榜》上還能占有一席之位,但對李諾來說,還是太嫩了一些。

李諾嘴角勾起自信的笑容,不閃不躲。待到劍尖離他不過三寸時,他的腦袋才微微一偏,輕而易舉便躲了過去。

他算是清晰感受到了【大宗師之境】的厲害之處!

五品宗師能見微知著。

而四品大宗師則將這一感知無限放大。

這是一種十分奇妙的感覺,

甚至,通過天地間的感應,風向、光照、氣勢……他能瞬間計算出綺羅接下來劍勢的運行軌跡。

果然。

綺羅一擊不中,惱羞成怒,變刺為削,劍勢下沉,想要削去李諾的肩膀。

李諾則是伸出兩指,很是裝逼地夾住了綺羅襲來的軟劍,令她動彈不得,除非棄劍。

綺羅瞬間憋紅了臉,可力氣和修為都被李諾穩穩壓製,自然是無法將劍抽回來。

“臭丫頭,一大早的火氣這麼大,還敢用劍指著姑爺,討打!”

李諾兩指一鬆,化指為彈,將劍彈開。

嗡……

音波向四周擴散去,竟振得大樹顫動,枝葉飛舞。

彆看隻是彈指,但這力道極大,綺羅臉色大變,後退了足足八步才化解了這股力量,甚至差點就握不住寶劍了。

李諾則是欺身上前,根本沒給綺羅任何反應的機會,便在她的腦門上伸指一彈。

砰!

嘣脆嘣脆的聲音。

讓綺羅疼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咣噹。

綺羅丟了劍,雙手捂著腦門,委屈巴巴道:“姑爺欺負人!明明是四品大宗師,卻裝著自己隻會一些三腳貓的功夫。”

“哈哈哈,我本打算裝豬吃虎,結果老虎沒吃成,倒是吃到了你這隻齜牙咧嘴的小花貓!”

調戲了侍女,李諾心情大好,大笑著離開。

綺羅撿起劍,撅起嘴暗暗發誓,一定勤練劍法,將來總有一天會讓姑爺俯首稱臣!

……

衙門。

陳雨彥一大早就在案頭奮筆疾書,也不知是起的早,還是昨夜壓根就是一宿沒睡。

點了卯。

李諾剛想去班房當值,結果陳雨彥一抬頭,瞥了他一眼,冷笑道:“忘記和你說了,昨日本官收到訊息,欽差大臣已經順流南下,不出五日必到渝州。”

“欽差?”

李諾訝異道。

陳雨彥擱筆,玩味道:“專門為了吳王世子被你毆打一案而來。你可知來的欽差都是些誰?”

李諾撇嘴道:“不就是大理寺或者刑部的堂官唄,還能有誰?”

吳王世子隻是被他揍了,又不是被他殺了,皇帝即便再重視,也不會派侍郎以上的官員來查案吧?

“哼!此案已上達天聽,你當是小打小鬨?陛下親準,著皇四子為欽差主使,天策府鎮南伯、測天監秦扶蘇、以及翰林院編修王謹丞為欽差副使,來審理此案!”

陳雨彥冷冷說道。

昨日接到這個訊息後,他也是震驚不已。

這欽差的人選,太講究了。

很顯然,這絕對就是各方勢力相互逐力後的結果。

四殿下,代表皇家,也表明陛下對此事的看重。

天策府,鎮南伯,這代表了勳爵一係。

測天監,看似中立,除了測算國運之外,並不參與朝堂政事,可秦扶蘇實乃天機道傳承者,可辨忠奸。尤其是對武夫這種隻知蠻力乾卻沒多少神通的人來說,非常好使,一辨一個準。這也讓軍部那些老匹夫們恨透了測天監。自己的小心思暴露在人家眼皮子底下,換誰都不樂意呀。

至於翰林院的王瑾丞,當然是文官體係推出來的,但又不是出自麓山一係,

這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如此,幾方勢力達至了一個微妙的平衡,各方都能勉強接受。

“嘖嘖,這陣容未免也太華麗了吧?”

李諾也是有些瞠目結舌,忍不住砸嘴道。

“怎麼,現在怕了?毆打小王爺的氣魄哪去了?”

陳雨彥譏諷道。

李子安這個刺頭確實很能惹事,若能令其吃些教訓,他心裡也會暢快一些。

哼哼。

正當他這個知府一點都不作為麼? www.kanshu.com

若說漕幫與這小子沒點關係,他這三年的渝州知府也真是白當了。

不過是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願打擊江湖門派而導致渝州城大亂而已。

“怕倒是不怕,不過陳大人,你可考慮好了?一旦被這些人捷足先登,那功勞可就不是你的了。”

李諾繼續蠱惑道。

陳雨彥沒好氣道:“等欽差來了再說。你這幾日都安分點,莫要和吳王府起衝突。”

“放心,絕對不會,也沒機會。”

李諾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小王爺哪還敢冒頭?

估計這迴應該是躲在家中瑟瑟發抖吧?

話說酒劍仙一劍天落那場面,控製的極為微妙,也就隻有酒坊裡的人才能看見。

這也避免了渝州城恐慌。

不過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

畢竟在場之人也不算少。此事也慢慢傳開了,不過越傳越離譜。

李諾來點卯前也是先去了一趟東城作坊,發現門口排了一條長龍。

一眼望去,都是江湖中人。

劍俠,刀客,彙聚一堂,彷彿開武林大會一樣。

很顯然,這些人也是想近距離觀摩二品大佬留下的劍意。

但沒征得主人的同意,他們可不敢私自闖入,便隻好在門口排起了隊伍。

這也讓酒坊管事驚恐不安。

生怕這群人一擁而上,將他活吞了。

李諾趕到後,倒是出了個主意——

收費觀摩。

一百兩一次,每次放進二十人,限時半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