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咣噹!

嘎吱!

刺耳且劇烈的金屬摩擦聲傳出。

摩天輪的某個部件出現了大問題,沒一會便搖搖晃晃。

乘客尖叫。

箱門斷裂。

一部分人被飛摔出去。

李諾和鄰居小雨乘坐的乘箱離地面並不高,大概五米高。

這一次,李諾坦然面對,一手握緊扶欄,一手緊緊抓住了小雨的胳膊。

記憶中……

當時的他是被嚇呆了,結果眼睜睜看著小女孩摔了出去,墜倒在地。

這事便成了他的心魘,日日夜夜折磨著他。甚至那段時間,他還經常夢到小雨,質問她為何不救他。

這一次。

他要破除魔障。

“抓穩,彆放手!我們都能活下去!”

少年李諾眸中透出無以倫比的堅定。

小女孩臉上的驚恐也是慢慢被撫平,露出一個我信你的笑容。

也不知過了多久。

李諾都已感覺不到自己的肢體到底還在不在了,視線也是變得模糊起來。

他不知自己還能堅持多久。

耳邊,騷亂聲,驚恐聲,撕心裂肺的哭泣聲交織在一起,讓人極其壓抑煩躁。

模糊中……

李諾似乎看到小雨的容貌有了變化。

漸漸的。

她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轟!

場景崩塌。

神識迴歸。

李諾猛然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仍處在第七層,面前的黑色漩渦則是停止了轉動。

一扇大門,緩緩開啟。

李諾鬆了口氣。

看來通過了試驗,得到了小女孩的認可。

不過就在他剛準備踏入時,忽然察覺到身後似乎有人!

這讓他大驚失色!

他猛然轉身。

一個青袍女子於迷霧中緩緩顯現身影。

詭異的是任憑他如何努力,但都看不清女子的面容。

而奇怪的是,他對這女子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女子一步一步朝他走近。

離掌控器靈隻有一步之遙,李諾可不想煮熟的鴨子飛了,他直接動用最強底牌——劍符!

劍符上,出現了一條裂痕,表明已使用過一次,還可以再施展兩次。

然而這一次,似乎有些不對勁!

面對步步緊逼的女子,他握緊劍符,卻絲毫感應不到戰意……

劍符……

彷彿失去了生命一般,不聽他的使喚。

李諾的呼吸不由得急促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就失效了呢?

劣質產品?

不可能!

之前斬斷黑手那一劍之威可是曆曆在目。

等等!

難道是……

李諾瞳眸猛然一縮,突然有些明白了。

難怪眼前女子給他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青色道袍……長髮飄飄……

這不就是在桃花潭遇到的那位強吻了他的那位劍道女大佬嗎?

【劍符】,絕對就是這個女人親自製作的,唯有如此,在面對主人時纔會失效。

很顯然。

這個女人絕對就是三品境強者!

那她來這裡,是要殺人滅口?畢竟人家糗的一面可都是被他看在了眼裡。

李諾咧嘴冷吸一口氣,緊緊握住了刀柄。

看來隻得殊死一戰了。

女人每走出一步,地上便會浮現出一道雷雲。

眨眼間。

她便出現在了李諾面前。

近在咫尺。

可李諾依然看不清女人的面貌。

甚至,他頹然發現,自己壓根就沒有反抗的餘地。

在女子的氣勢威壓下,他的刀,提不起來……

修為差距太大了啊。

而那燥熱的雷雲之勢,震得他昏昏沉沉,意誌渙散。

迷迷糊糊中,他依稀感覺到,女子最後扶住了搖搖欲墜的他,然後他便徹底失去了知覺。

道門二品為合道境!

從三品天人合一跨入二品合道境,需要渡劫。

至於是哪種劫,那純屬看運氣。

道門扛把子袁天罡渡的是【煞火劫】。

酒劍仙李太白渡的是【罡風劫】。

而她渡的則是【天雷劫】。

所幸,她成功了。

但新的問題又出來了。

在二品合道境,需要斬卻塵世間的情愫,否則時不時就得遭受情劫,端是痛苦。

彆看酒劍仙瀟灑恣意,但他未斬情愫,其實內心痛苦的很,好在他修行功法特殊,需要用到酒,而酒可麻痹精神,這才緩解苦楚,說到底,他是在用強大的實力壓製著情劫,

想走出一條不一樣的道來。

自人族主宰中原以來,罕有女子踏足道門二品境。

而她又有些不一樣。

心中本若無情,又何來斬之一說?

所以。

她的道目前是殘缺的。

必先有情,纔可斬卻情愫,成無情之道。

於是,在渡過雷劫後,她其實隻是偽二品境。她左思右想,UU看書 www.kanshu.com最後做出決定,找上了李諾。

初吻都給了,那麼獻身……額,是雙修,也就沒那麼抗拒了。

道門頂級功法中,就有雙修的記載。

當然。

李諾的收穫無疑是豐厚的。

女子體內懷有雷靈之力,陰陽交合後,他自然也繼承了一部分,而且無須淬鍊,直接可以使用。

從武道五品宗師到四品大宗師,本就要選擇五行屬性淬鍊肉身。

現在倒好,直接就有現成的了。

五行為金木水火土,而風雷冰雪則是期間的變種演化,品級更高一些。

所以,李諾這回是血賺。

雷靈不停地滋潤著李諾的肉身。

也不知過了多久。

當他醒來後……

啊?

這就突破了?

怎麼回事?

靜下心來仔細一查探,臥槽!

丹田裡充滿了雷靈之力!

等等……

記憶中,似乎抱著一具滾熱的嬌軀。

臥槽!

終究還是逃不過那個女人的五指山嗎?

還是被逆推了嗎?

李諾一臉懵逼。

然後心生羞愧。

娘子,為夫儘力了,可還是被那女人得逞了……

“嘻嘻,我都看到了!”

小女孩的笑聲再次出現。

李諾一驚。

女孩身影顯現,這回倒是正常了,是古代的裝扮。

“你看到什麼了……”

李諾顫抖問道。

女孩撅嘴道:“我看到那個女人把你推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