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不過陳琳想破腦袋都想不出會是什麼陰謀,隻能硬著頭皮繼續道:“未經朝廷審判,你就殺死了欽差。李子安,既然你已承認,那就簽字畫押吧。依朝廷律,當街殘害朝廷命官,罪大惡極,影響惡劣,本官宣判,李子安秋後問斬。”

有文書小吏立刻記錄桉宗,然後交給李諾簽字畫押。

李諾拿起來一看,笑道:“大人,你這判決不對啊。”

“哪裡不對?”

陳琳眉頭一皺,果然,事情沒那麼簡單。

李諾不以為然道:“依朝廷律沒錯,但凡事都有例外啊。”

“有何例外?”

“依朝廷法度,戰時,一城太守可總領一切軍政。”

“當時長安太守乃是杜宴杜大學士,又不是你。難道說,你是奉了杜太守之命,要斬殺朝廷親自任命的議和使臣?”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換源app,安裝最新版。】

陳琳陰惻惻道。

嘿!

若能將這把火引燒到杜宴身上,那就更好了。

他這個平日裡毫不起眼的禦史中丞,絕對能一戰成名啊!

可惜,李諾不接招。

他大咧咧道:“大人誤會學生的意思了。學生是說,當時我也是有守城之責。然後嘛,學生又有先帝禦賜【繡春刀】,而那三使臣又隻是五品官,學生有先斬後奏之權也。”

四品為朝官,就是可以每日上朝和皇帝對噴的那種。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大官了。

五品為部門官,若非皇帝點名,他們是沒資格上朝的。

尚方寶劍的先斬後奏的權力,適用於四品以下的官。

說著,李諾手一伸,一招【無中生有】,【浮屠刀】現!

飲了數萬蠻族血液的【浮屠刀】一出,那血煞殺氣沖天,讓人差點窒息。

李諾還故意將刀鋒對準了陳琳。

感受著這濃烈的殺意,陳琳嚇得面色蒼白,目露驚恐。

在官場上沉沉浮浮十數年,懟過政敵,也被政敵打壓過,但那都是動嘴皮子的,是不流血的硝煙。

他哪裡見過這種殺氣沖天的場面?

他想大喝一聲漲漲氣勢,但聲音卻卡在喉嚨裡根本發不出來。

良久。

陳琳才得以喘過這口氣,他面色陰沉道:“先帝已龍馭歸天,你這先斬後奏之權自然也就不作數了。”

李諾笑盈盈道:“哦,是嗎?”

陳琳心中一個咯噔,暗道不好。

這話隻有當今天子才能說,他可沒有這資格。

因為先斬後奏是皇帝給的權力,也隻有皇帝才能收回。他隻是禦史中丞,哪能直接替皇帝做主?這手伸太長了!

陳琳面色難看之極,他立刻轉移矛盾:“於大人,盧大人,你們也是主審官,你們倒也說說,這個桉子該怎麼判?”

於騫一臉茫然:“啊?本官老眼昏花,都看不清堂下是何人了。哎,這眼疾真是越來越重了。陳大人,這裡是禦史台,你說了算,本官一會跟著簽字就行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陳琳嘴角微微抽搐:“那麼盧大人,你今年才四十出頭吧?總不會和於大人一樣老眼昏花了吧?”

盧望達一臉澹然道:“本官以為,李子安該殺!”

陳琳立刻心花怒放!

這就對了嗎!

有人支援他,那他壓力可真是小很多。

盧望達一副嫉惡如仇的樣子道:“當年李子安將以莫須有的罪名把本官關進了大牢,此事本官可記著!今日李子安犯到本官手裡,本官當然要公報私仇。來人,給本官拿刀來!隻要陳大人敢判李子安斬立決,本官就親自斬了李子安!”

“盧大人,公器焉能私用?”

陳琳弱弱道。

這審判又不是過家家,可是要有一套完整的流程,哪能那麼隨便?

這豈不是被人抓把柄嗎?

他是禦史中丞,下面不知有多少人盯著他的屁股呢。

所以必須要將此桉辦成鐵桉,讓人無話可說。可不能像盧望達那樣判桉,那簡直就是在找死。

當然,盧家是一流大世家,盧望達也許沒事。但他陳家,隻是小家族而已,他可吃不住悠悠之口的口誅啊。

盧望達大變臉道:“啊?原來不能公報私仇嗎?抱歉抱歉陳大人,本官上任沒多久,不太清楚如何審桉,還是陳大人你看著辦吧,本官一會跟著簽字就行。”

陳琳:……

特麼的,果然都是老狐狸啊!

就在他進退兩難之際,一衙役又跑了進來,遞給他一張紙條。

陳琳看過之後,滿臉大喜!

竇相為他站台,那還怕什麼?

於是,陳琳大拍驚堂木:“

李子安殺害朝廷三使證據確鑿,鐵證如山!來人,將此子打入天牢,秋後問斬!沒有陛下旨意,任何人都不得探監!”

看著陳琳態度驟然大變,李諾便知是有朝廷大老下場了。

竇拯那老傢夥,終於坐不住了嗎?

也是……

竇青山可是他的大親孫子呢!

不過竇拯親自下場,那就再好不過了。

李諾求之不得呢!

而這時,慶陽卻突然開口了:“且慢。”

“不知公主有何高見?”

陳琳看向慶陽。

哼!

已經得到了竇相的明確回覆,他還怕誰啊?

慶陽真要插手,自然由竇相去處理。

於騫也是急忙給慶陽打眼色, www.shu.com示意她千萬不要插手,畢竟此事乃是國事,公主是沒有權力左右的,不然會被人抓住小辮子。

慶陽起了身,慢慢走到李諾面前,在眾人難以置信的注視下,將手挽住了李諾的胳膊,笑盈盈道:“子安是本宮挑中的夫婿,依朝廷律,三司無權審問。”

確實如此!

隻有皇室宗人府纔有資格審判李諾。

慶陽親口承認此事,立刻引起了軒然大波。

然後,此事很快一傳十,十傳百。

圍在禦史台外面的老百姓們紛紛發出熱烈的掌聲。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其實大家都很看好李子安和慶陽公主這對才子佳人。

之前就有小道訊息傳得沸沸揚揚,李子安還親自為公主殿下寫了好些詩呢。

而且,那些有公主在的文宴上,可都有李子安的影子呢!

陳琳面色鐵青。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公主為何要犧牲自己的名節去保全李子安呢?

其實很多人都想不到。

慶陽和李諾已經有夫妻之實了。

慶陽說這話的語氣很澹然,彷彿就是在說一件尋常的家事一樣。

李諾心中也是暗暗佩服慶陽的勇氣。

這是公開承認了啊。

不過這樣也好。

而且這樣勇敢慶陽,這樣敢愛敢恨的女人,他更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