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一行人用了大半日時間就橫渡過長江,進了洛陽城。

天子、百官,皆在洛陽,這洛陽的繁華也就不比長安差多少了。

青石鋪成的大街,鱗次櫛比的酒樓茶肆,吆喝聲不斷的行商小販,還有絡繹不絕的才子佳人……

在這裡,感受不到秋意的蕭瑟,戰火的硝煙。

在這裡,為了鳳仙居裡的美人兒一擲千金的達官貴人大有人在。

“客官,上來玩呀。”

“公子,紅蘿姑娘今晚出閣,您還等什麼呢……”

抬頭看著高樓處倚著欄杆賣笑的姑娘們,李諾不經回想起當年的年少輕狂。

哎,我李子安早已浪子回頭了,嗯,金不換的那種。

許雲廷冷冷道:“還想著逛青樓嗎?李子安,洛陽城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聽說你和崔立言的大堂兄曾為了一個青樓女子大打出手,你被揍得鼻青臉腫?”

李諾直接在許雲廷傷口上撒鹽。

“不愧是讀書人,就知道賣弄嘴舌,本校尉不與將死之人一般見識。”

許雲廷撇過了腦袋。

他決定了,還是莫要和李子安說話,免得被激得乾出不理智的事情。

沒了許雲廷這隻蒼蠅在眼前晃盪,李諾舒服了許多。

他大搖大擺地進城。而洛陽的人們竟然也是夾道歡迎,熱鬨非凡。

尤其是人群中混著好些江湖好手,不懷好意地盯著許雲廷等將士,似乎就在等某人一聲令下,他們就要上前劫道!

許雲廷緊緊握著腰間的刀,臉色愈發陰沉了。

好在這一路押送過去有驚無險,他也算是完美地完成了任務。

李諾被打入了刑部的天牢。

現在的問題是,到底由誰來主審他。

朝堂上的官員們,其實都不太願意得罪李諾。

畢竟,這傢夥可是一個超級狠人啊!

對自己狠,對彆人更狠!

而且,天下民意,都承認李諾守城有功,如果把李諾給審死了,那還不被人們的唾沫給淹死?

朝堂上爭吵了數日,最終決定三司會審。

刑部尚書於騫、大理寺卿盧望達、還有禦史中丞陳琳,這三位大官聯手會審,時間則定在三日後的午時,地點則在禦史台大堂!

李諾被關在天牢,倒是好吃好喝供著。

而且,來看望他的人也特多。

有名門望族,有儒生學子,有江湖俠客,也有貧民百姓……

其實李諾剛殺了朝廷議和使者那會,洛陽城裡還真是群體激憤,恨不得把李諾大卸八塊。

但後來蠻族退兵了,那事情就不一樣了。

眾人當心的是殺了使臣會激怒蠻兵,可現在,蠻人直接北撤了。

那麼,李諾也就功大於過了!

所以原本吵嚷嚷著要判李諾斬立決的人,很多都打起了退堂鼓,慫了。

死的又不是他們的親族,還是明哲保身吧。聽說李子安,很小心眼呢。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三日後。

神清氣爽的李諾整了整衣襟,被帶去了禦史台。

這一路行去,依然是人們夾道熱烈歡迎。彷彿李諾不是去接受審判的,而是去領賞的。

其實這幾日李諾也有思考過如何才能洗脫罪名——隻有一個辦法。

他必須要代表正義的一方!

那麼,孫邴達之流隻能是賣國賊、叛國賊才行。

如何叛國?

自然是和蠻族私通,出賣國家利益。

所以。

必須要炮製出這些罪證、鐵證!

而這,恰恰正是他的強項!

這三日裡,他雖然被關在牢裡,但和外界的聯絡可沒斷。

章見慎也終於在這關鍵時刻發揮出了作用。老黃帶著他,秘密地出現在了蠻族大營。

經過一番密謀後,他們帶回來了一封信。

一封來自顏鐵葉和三位使臣暗通曲款,出賣大胤利益的信!

嘿嘿,這份信可是貨真價實的呢!

朝堂上,誰會想得到,顏鐵葉會配合李諾呢?

嗯,這當然都是看在章見慎的面子上。

李諾這才叫做真正的顛倒黑白、指鹿為馬!

不過他一臉正氣,絲毫不在意這些手段夠不夠正義。

他並非迂腐頑固的老傢夥。

他隻承認一點,隻要能抓老鼠,可不管貓的花色,甚至連是不是貓這個物種都無所謂!

換句話說。

他對待不同的階層,其底線也會有所不同。

“升堂!”

禦史中丞陳琳將驚桉木重重一拍。

作為清流中的中流砥柱,陳琳一直以來都是以“噴”為己任。但怎麼噴,他也是深諳其道。

皇帝能噴,而且要多噴、狂噴,這是代表他是清流,也是他在朝廷上的立足之本。

內閣重臣要噴,但要看情況噴。

比如,現在的內閣首輔就萬萬噴不得。哪怕真要噴,也要尋一些芝麻豆大的事來噴。

人家竇拯乃是四朝老臣,而且還是他的授業恩師呢!

對於李子安,則一定要使勁噴,大噴特噴,這是政治正確!

當然,在私底下,他也是收了孫家、許家不少的禮。

嗯,這叫做順勢而為!

不過這位禦史中丞出門沒看黃曆。

今日,他還真審不了李諾。

他眉毛一挑,怒問道:“堂下何人,為何見了本官不跪?”

“學生李子安,有功名在身,故可見官不跪。”

李諾用儒道禮儀來反駁。

陳琳則直接以勢壓人:“大膽李子安,你的狀元文位早已經被先帝剝奪,還不跪下!”

李諾不動如山,斜睨道:“陳大人此言差矣,文廟還承認學生的文位呢。要不,大人您親自去文廟對著儒聖畫像說說?”

“這……”

陳琳的凶焰氣勢直接被澆滅了大半。

差點忘記這一茬了。

“對了,陳大人,差點忘記說了,學生還是【四品真意境】儒道門生哦!學生這跪下去,大人您也受不住不是嗎?”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李諾笑裡藏刀!

陳琳才【五品辯言境】,還真受不住他這一跪。

哎,隻怪李諾太年輕,而且經常是以武夫的形象出現,都讓人忘記他文道修為了。

他可是做出好幾首戰詩,連天上文曲星都被驚動了。

陳琳瞬間吃癟,

臉色一陣青一陣紅。

這還怎麼審?

處處受到掣肘啊!

他看向左右的於騫和盧望達,哪知這兩老狐狸齊齊撇過腦袋,臉色古怪。

仔細一看,這倆老不死的,竟然在憋笑呢!

李諾會心一笑。

於騫是他的老領導了,是自己人。

盧望達,和他有過PY交易,不然能坐的上大理寺卿的位置?再說了,盧家的麒麟兒盧枝山,而今是他的小弟呢,盧望達沒有理由不站在他這邊。

三司會審?

早就有名無實啦。

陳琳隻得硬著頭皮繼續審下去,不然竇相那裡可不好交代。

他大喝一聲,剛準備興師問罪,外頭突然疾跑來一官差,面色倉皇道:“大人,公主殿下駕到!”

慶陽哪會讓自己心愛的男人去接受審判?

這口氣,她可咽不下去!

所以得知此事後,她也是不顧自己的傷勢就也去了洛陽!

“公主?哪位公主?”

陳琳一臉疑惑。

“自然是慶陽殿下……”

官差低聲道。

除了慶陽,其她的公主都不受寵,哪裡敢來摻和三司會審的事情?公主的封號還要不要了?

“慶陽殿下!”

陳琳心中一顫,失聲叫道。

身為禦史中丞,他深知還有一個人噴不得,那就是巾幗不讓鬚眉的慶陽公主。

慶陽之前願意留守長安,可算是皇室的最後一條遮羞布了。而且現在也都傳開了,都說是慶陽公主請出了【人皇劍】,於太廟斬殺了阿克勒。

不然蠻族大軍怎麼可能退去?

這陣斬敵之主帥之功,潑天的大啊,可是挽大廈於將傾也!

甚至在朝廷上,眾臣和天子都在為難,該如何獎賞這位慶陽殿下。

公主封號已經是最頂級了。

領地?慶陽之地肥沃千裡,食邑兩千戶,這也是頂級了!

難不成,真要給軍權?

這都特麼的是功蓋蓋主了呢!

也幸好慶陽乃是女流之身,無法威脅到景泰帝的皇位,不然……天子在龍榻上睡都睡不好了。

當然,這是深受儒家禮儀束縛的朝堂眾臣們的想法。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慶陽想要做女帝,而且,已經有了一幫子有能力有實力的鐵桿支援者。更不知道,那個即將接受審判的男人,想要親手將慶陽扶上那個九五之尊的位置上去。

“大人,見還是不見?”

官差顫顫驚驚道。

陳琳一咬牙:“殿下親自來了,哪能不見?快請進來。”

這面子都不給,不是直接和公主翻臉嗎?UU看書 www.kanshu.com

所以,隻能放進來啊。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少頃。

頭戴鳳冠、身著宮廷盛裝的慶陽在幾個宮女的攙扶下走進大堂。

“臣恭迎慶陽殿下,殿下福壽安康……”

三大主審官見狀,立刻上前行禮,其他官差則立刻跪地。

“免禮,平身。本宮今日前來隻是隨便看看,三位大人,你們審你們的,無需理會本宮。”

慶陽秋眸無波,神情澹然道。

有機靈的衙役立刻搬來椅子。

慶陽衣袖一拂,順勢入座。

李諾暗中偷樂。

論擺架子,他還是很佩服慶陽的。而且人家這氣質、氣勢,拿捏的恰如其分呢。

就這麼隨意一坐,立刻就讓陳琳這個主審官拘謹起來。

陳琳深吸一口氣,繼續問話:“李子安,本官且問你,孫邴達、竇青山、許雲釧,這三位使臣自蠻族大營返回長安後,是不是你在北街清風樓下將他們斬殺?”

李諾大大方方道:“是的。此事有目共睹,長安百姓皆可以作證。”

這李子安大方承認了,不反駁一下?

這不是坐實了殺害欽差的罪名嗎?

而且看他樣子,似乎為殺人一事很感到自豪?

這讓陳琳犯迷湖了。

難道,有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