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李諾抱著慶陽走到晉陽旁邊,晉陽小公主便立刻睜開了大大的眼睛。

“小殿下醒了正好,跟哥哥走吧。”

李諾笑嗬嗬道。

晉陽撅起小嘴:“我也要抱抱。”

李諾點頭道:“那你來我背上,我揹你!”

“好耶!”

晉陽開心地蹦跳上了李諾的背膀,問道:“皇姐怎麼了?”

慶陽自然是在裝睡,也隻能是在裝睡。

太羞恥了,她可沒臉見這個妹妹。

李諾一本正經道:“你皇姐受傷昏迷了。”

“哦,那些都是壞人嗎?好可怕。”

“沒事,他們都已經被我打敗了。好了,小殿下注意了,我們要進入湖泊了,千萬彆鬆手哦。”

李諾說著走入湖中。

心念一動。

【避水珠】飛了出來。

在他身上形成了一個一丈大小的氣圈,隔絕著湖水的侵襲。

李諾在湖底如履平地。

大概走了一個多時辰。

湖底也是慢慢有了亮光。

又過了片刻。

光越來越亮。

李諾加快了速度。

當他們重新浮上湖面後,終於重見天日。

爬上岸,李諾四下一看。

果然如他所料。

這裡正是之前的太平公主府!

當初李諾查人丹一桉查到太平公主府上,結果幕後黑手直接一把火將公主府給燒了,而這後花園裡的人工湖泊也是遭受到了填埋。線索就此中斷。

此事也已過去好幾個月了。

公主府雖也得到了重建,但已經無法和原來的比了。

而太平公主不也是改邪歸正,竟搬去了駙馬府,和鄭駙馬重新好好過日子了。

鄭欽文雖然頭上戴了二十七年的綠帽子,但太平公主好歹也是金枝玉葉,嫡親公主,現在放下身段與他和好,他也隻能坦然接受了。

鄭瀟澤這個兒子,雖不是親生的,但總歸還是姓鄭嘛!

倒是這公主府,也因此空置了下來。

“殿下,我立刻帶你回宮。”

太平公主府和皇宮也隻是隔了一條大街。

李諾很快就抱著公主回了宮。

以小楓葉和鄧太監為首的宮女太監們見狀,也是見怪不怪了。

當然,嘴裡還是要稍微嘮叨一句:李子安,大膽!

“彆愣著,快去拿【小還丹】來。還有,立刻打熱水,公主要沐浴。”

李諾將慶陽放在床榻上,然後吩咐小楓葉趕緊做事。

奴婢們立刻忙碌起來。

給慶陽服下【小還丹】,傷勢終於穩定,李諾也是鬆了口氣。

至於沐浴……

這個他倒也能親力親為,但他怕慶陽面子薄,所以就交給小楓葉了。

一直忙活到了天亮。

慶陽總算是保住了一條小命。

不過她還是很虛弱,至少也得修養一兩個月。

李諾擔心外面的戰事,見慶陽真的已經睡著了,便急忙離開了的慶陽宮。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內閣。

杜宴真是熬到頭髮都白了。

“子安,蠻族內部也不知出了什麼事情,突然就帶著殘餘部隊向北撤去了。”

杜宴見李諾安然歸來,立刻說道。

李諾點點頭。

他記得阿克勒是帶了二十萬大軍包圍的太廟,而其中十萬被【虎魄刀】轉化成了亡靈軍。

這自然讓剩餘的十萬大軍受到了驚嚇。畢竟誰也不想以這樣的方式結束生命。

所以,蠻族必然會內亂,尤其是在阿克勒死後!

依現在的局勢看來,應該是顏鐵葉穩住了局面,帶著殘餘蠻族將士北撤了。

蠻族經過如此一戰,隻怕三五十年是緩不過來了。

那麼北邊的敵人就隻剩下妖族了。

有恩師簡玉衍坐鎮殤陽關,定能萬無一失。

外族的問題暫時得到了緩和,現在他得應付洛陽那邊的“自己人”了。

杜宴將一份卷宗遞過去,道:“朝廷把你列為欽犯了。現在朝廷上上下下,都要你認罪,你打算怎麼做?”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換源app!真特麼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裡可以下載】

“不如杜大人將我綁了送去洛陽,如此,杜大人必定高升呢!”

李諾還有閒情雅緻說笑。

杜宴沒好氣瞪了一眼:“聽下面的侍衛說,你是抱著慶陽公主進的皇宮?”

李諾點點頭,大方承認。

杜宴的老臉上立刻綻露出一個笑容:“老夫倒有一計……你做慶陽的駙馬,如此,你便是皇親國戚了,這關起門來就是一家人的事了。陛下念在公主的情分上,應該不會過分為難你。至於朝廷其他人的筆伐口誅,老夫來應付。如何?”

李諾:“杜大人莫要出餿主意了。我是不會做公主的駙馬的。”

杜宴反駁道:“大丈夫能伸能屈,做駙馬怎麼了?很丟臉嗎?關上門來,你還鬥不過慶陽殿下嗎?”

李諾微笑道:“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是說,我不尚公主,但可以娶公主!”

尚與娶,一字之差,確是天差地彆。

尚公主,那就是成為公主的駙馬,其實就是入贅的意思。家裡大事小事,都是公主說了算,公主纔是一家之主。甚至過分點,駙馬每日還要給公主請安呢。

而娶公主,那就是和普通人的男婚女嫁一樣。

李諾雖然嘴裡經常嚷著吃軟飯,抱大腿,但那隻是圖一個樂子,他內心其實很大男子主義,當然不可能做公主的駙馬。

但他,可以做公主的夫君!

都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地步了,李諾自然也不會扭捏什麼,更不會提起褲衩就不認賬了。

該擔當的,他都會擔當起來。

葉箐雨那邊,他也會如實交代。

不管打也好,罵也好。總之,這兩個女人,他都不會放手。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不服?

那就“打”到服。

他最喜歡以武服人了。

他還不信了,以他武夫的強悍肉軀,還征服不了區區兩個女人?

杜宴無比吃驚道:“你這可是在踐踏皇室的面子!”

李諾傲然道:“還有,我不會拿女人當籌碼。

我願意娶公主,並非是我怕了皇帝。總之,我走一遭洛陽城便是,管它是龍潭還是虎穴。”

“你這一去,也許不會死,但一定會將牢底坐穿。”

杜宴提醒道。

“坐牢而已,我亦有何懼之?”

李諾聳聳肩。

牢房是什麼?

那是他的主場啊!

有煉獄塔在手,牢房就是他的後花園,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無人能攔。

……

果然。

這天剛亮,便有小黃門進了長安城,一路飛奔而來。

傳旨太監身後,還跟著一個千人軍隊,由龍驤衛振威校尉許雲廷親自帶隊。

他的弟弟被李諾殺了,所以這一次前來抓捕李諾,他便毛遂自薦的。

而一千龍驤軍,不多不少,數量剛剛好,正好能夠召喚出軍魂,以防李諾拘捕而暴起傷人。

李諾隻能乖乖跟他回洛陽接受審判。

在皇宮聽到小黃門的旨意,李諾這才鬆了口氣。

這纔對嘛!

這纔是正常的帝王手段。之前派老太監刺殺,那手段太卑劣了,根本上不了檯面。

許雲廷緊緊拽著手中的刀,雙眼陰狠地盯著李諾。

他倒是希望李諾能夠抗旨不尊,這樣他就有理由直接出手將他斬殺了。

可惜。

哪怕到了最後,李諾都沒有一句怨言,竟然全盤承認了他犯下罪。

而李諾被抓一事,也是立刻在長安城裡引起了軒然大波。

剛走出皇宮。

大街上便擠滿了人,他們看著太監一行人出來,怒不可遏道:“放了李大人!”

“李大人是我們的英雄,你們憑什麼抓他?”

“就是,蠻人來了,你們跑的比兔子還快,是李大人給我們守城,現在蠻人跑了,你們反而過來抓我們的英雄!”

“我們不答應!”

人群越來越激動,紛紛朝著裡面擠去。

“打死這些殘害忠良的貪官!!”

也不知是誰吼了一聲,很快就有臭雞蛋、爛葉子,甚至還有充滿腳氣的草鞋,紛紛朝著這些當兵的扔去。

維持秩序的龍驤衛汗流浹背。

民意滔天啊。

他們也扛不住。

許雲廷咬牙切齒,但他知道,他不能對這些老百姓出手,不然他絕對走不出長安!

等老百姓們發泄了一會,許雲廷這才站出來道:“諸位鄉親父老,李子安殘殺朝廷命官,所以纔要去洛陽受審。他是不是清白的,朝廷審過之後才知道,而且此事也已驚動陛下,UU看書 www.uukanshu.com我們正是奉了陛下的旨意前來捉拿,哦不,是帶李子安回洛陽問話。”

說著,許雲廷走到李諾面前,壓低聲音道:“李子安,不要挑起民憤,不然一旦起了衝突而流血,你就是千古罪人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李諾澹然一笑。

他當然不會攜裹民意。

這群可愛的老百姓能為他發聲,他已經很滿意了,可不能讓他們陷入危險之中。

於是李諾上前,對眾人拱手道:“諸位鄉親父老,你們放心,我守城有功,天子是不會拿我怎樣的。現在蠻族已經退兵了,長安的重建可也靠你們了,趕緊忙活去吧。”

“李大人,你真會沒事嗎?”

“沒事!”

“那些狗官雖然可恨,但你確實殺了他們,陛下能放過你嗎?”

“哈哈,你們也說了那些是出賣國家利益的狗官,我殺他們可是天經地義!難道你們忘記了,我李子安,可是手握先帝禦賜的【繡春刀】,可上斬貪官,下斬佞臣!”

李諾大笑。

“李大人說的對,說的好!”

“那大人快去快回,長安還需要你!”

“好了,都散了吧。”

李諾自然是說動了眾人。

許雲廷很是羨慕,不過他很快緩過神來,眼中露出狠辣之色。泥腿子可保護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