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爛漫溫馨總是短暫的,似曇花一現,又如流星劃落。這份讓慶陽迷戀的幸福感,轉眼間就被某人十分粗野的動作強行打斷了。

李諾!

簡單、粗暴地……撕開了慶陽胸口染血的衣襟!

“啊,你想作甚?這萬萬不行的……”

嬌羞輕易間爬滿了慶陽的俏臉,她如受到驚嚇的兔子一般驚呼了一聲,隨即貝齒又緊咬住紅唇,一隻手緊緊拽住李諾的衣角。

雖然,她心裡是願意的……但來自女人、來自公主的矜持與驕傲,不得不讓她這麼做。

這是屬於她最後的倔強了!

嗯……

她以為李子安想要在她臨死之前,與她顛鸞倒鳳,春風一度,以此來完成她想要做一個真正女人的夙願。

李諾哪裡知道都到了這麼險峻的地步了,這傻妞還滿腦子的胡思亂想?

現在,他可管不了什麼男女授受不親了。

現在,人命最大!

好在那件薄薄的肚兜掛在胸前,遮掩住了大部分的肌膚,總歸沒有真正的坦誠相對。李諾此時也無暇顧及慶陽嬌軀的白皙嬌嫩,他凝了凝神,一臉認真地俯了下去……

被【虎魄刀】的邪煞傷到可不是小事,一旦邪氣侵入體內,達到五臟六腑,那麼任何仙丹靈藥也難救了。

而這傷勢又極度排斥其他內勁,李諾根本無法運功強行幫慶陽將之邪毒逼出體外,故而他隻能用最笨最原始的辦法,用嘴去吸這邪毒。

這一刻,他眼裡隻有救人。

而這一刻,慶陽面若桃花,嬌豔欲滴,渾身發麻,彷彿有千萬隻螞蟻在她身上爬過。

她滿腦子都是李諾在親親她身體的場景……

作為女人的清白,儲存了二十三年的清白……正在被李子安奪去!

這可如何是好?

自己,要拒絕嗎?

一把把他推開?

還是就這樣半推半就?

這個男人啊,真是讓她又愛又恨……

想著想著,慶陽便緊張地閉上了眼眸。

罷了。

反正也要死了。

還計較那麼多作甚?

隻是……

都過了好一會兒了,這個李子安,怎麼還在重複親吻的動作?

懷著一絲好奇,慶陽又悄悄睜開了眼睛,偷偷打量起李諾。

她這才發現,李子安是在幫她吸傷口處沾染了邪毒的汙血!

慶陽微微懊惱。

自己在胡思亂想什麼呢!

人家是在救她!

而她卻想入非非了。

好羞恥……

但這個李子安,就是太可惡了!

都怪他!

“感覺好些了嗎?”

發現慶陽原本嬌軟的軀體突然變得僵硬,李諾將嘴角的汙血擦拭乾淨,詢問道。

緊接著,他又仔細檢視起慶陽胸前的傷口,發現這邪毒已被他清理了大半。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換源app,安裝最新版。】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當然,哪怕如此,慶陽還是有著生命的危險。因為有一部分邪毒已經侵入體內了,必須要護住心脈以防不測。

被一個男人這麼盯著檢查身子,慶陽害羞地又緊閉雙眸,不過那微微顫動的眼睫毛出賣了她。

她早已芳心大亂。

見狀。

李諾笑了笑。

這位有勇有謀有纔有貌的女中豪傑,害羞了呢!

哎。

不過可惜啊,美中不足的是,這是一位平胸公主。

雖不是完完全全的一馬平川,但那微微隆起的山丘,也隻是可有可無罷的風景罷了。

太平公主這個名號應該給她纔是。

李諾腹誹了一句。

然後……

繼續埋頭苦乾。

不過吸著吸著,他感覺不對味了。

嘴腫了,麻了,這些倒也無妨,但這神誌怎麼慢慢就昏沉沉了?而且呼吸也是急促起來。

這是……

不好!

他孃的,自己似乎也中招了!

他遠遠低估了【虎魄刀】的邪性!

很快,他內心深處的慾火被勾了出來,凶猛地上跳下竄,不住地侵蝕理智的地盤。

“凝!”

李諾運轉心法,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好邪門的力量……”

他目前還能忍受得住,但是公主隻怕是……逃不過這一劫了。

他此時感覺到慶陽的嬌軀變得滾熱滾熱,這邪毒隻怕很快就會侵蝕她的五臟六腑。

但他總不能眼睜睜看著慶陽就此煙消玉損吧?

哎,邪毒準確說來並不是毒,它是一種激發最原始七情六慾的氣,不然用【五毒珠】也能吸收掉。

可惜藥王穀的江冉兒不在,否則借用她的【神農尺】一用,慶陽就有救了。

“邪氣入體,必須要用純陽之力護住心脈才行,不然會受到無法逆轉的損傷,哪怕到時真能救回來,慶陽隻怕也是植物人了……”

李諾滿臉凝重。

可現在被困在地宮中,這純陽之力,又該到哪裡找?

等等……

自己好像就是純陽之體?

他依稀記得在【摘星樓】時,國師和他曾提到過這個問題。

姬夕瑤正是覬覦他的純陽之體,這才逆推了他,從而遏製住了她的心魔。

一想到這,李諾眼中便泛起一絲古怪。

難道真的隻有這個辦法了嗎?

死馬當活馬醫?

慶陽,會同意嗎……

而這時的慶陽也是被邪氣折磨地失去了最後一絲理智。輕嗅著李諾身上發出的對她有著致命吸引力的荷爾蒙,她的嬌軀已滾燙地如火爐一般,**也是被無限放大。

她猛然一抬頭,一手勾住了李諾的脖子,然後一把吻住了呆滯的李諾。

殿下,你……

李諾難以置信,童眸瞬間瞪大。

分明感覺到了一股溫暖濕熱正在挑動他敏感又脆弱的神經,又朝著渾身四溢蔓延。

轟!

壓抑著的情愫徹底被這一吻給激發出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慶陽熱忱地迴應了李諾,貪婪地吸著。

都到了這地步,李諾又不是坐懷不亂的柳下惠,而且公主的魅力,確實無人能擋得住啊。

這還猶猶豫豫不敢上,隻怕比那老太監還不如。

當斷則斷!

李諾一把撤掉了慶陽身上那件煩人的……肚兜!

而李諾和慶陽所作一切,都被不遠處的小晉陽看在了眼裡。

晉陽小殿下其實已經醒來,

不過看到李諾正在和她的皇姐親親,懂事的她便沒有出聲。

她雙手急忙捂住眼睛,但透過那大大的指縫,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呢!

嘻嘻。

李子安在和皇姐做羞羞的事呢!

彆以為她小就不知道,男女隻要親親,就是要生小孩了呢!

很快,皇姐就會給她生一個……嗯,生一個小侄女或者小侄兒玩咯。

小晉陽滿眼歡喜。

李諾抱著慶陽滾熱的嬌軀,身上的純陽之氣通過陰陽交合也是渡送到了她的體內,開始祛除體內四散逃逸的邪毒。

慶陽的心脈,算是被護住了!

李諾全神貫注地在“救治”慶陽,還真沒注意到古靈精怪的晉陽小殿下看了一個時辰的春宮戲。

一個時辰後。

饒是擁有三品武夫肉身的李諾也是感覺到了筋疲力竭。

好在大功告成,慶陽算是脫離了險境。

看著眼睫毛微微顫動的慶陽,李諾便知她已經醒了,他伸手摸了摸慶陽紅潤的臉龐,微笑著道:“殿下,可好些了?”

嘶……

說這話不是自找苦吃嗎?

腰間立刻傳來了疼痛。

慶陽的指甲狠狠掐了住了他的腰間肉。

“彆說話!”

慶陽咬牙低聲道。

“殿下,此地不宜久留呢……”

李諾無奈道。

“怎麼,你奪了本宮的貞潔,就想一走了之?”

作為女人,總會有蠻不講理的時候,哪怕是慶陽也不例外。

李諾道:“殿下,我李子安雖然脾氣暴躁手段粗糙,但還算是個頂天立地的男人!你說吧,我如何做,你纔會安心?”

慶陽當然不會無理取鬨,這個分寸她還是有的。

略作思索,她道:“你作了那麼多戰詩,我也不提過分的要求,就把你上回那‘清水出芙蓉,天然去凋飾’給補齊吧。這本就是你欠我的……”

“哈哈,作詩啊,這個我拿手。不過那首就算了吧,我給你一首新的,而且非常應景!”

李諾笑嗬嗬道。

應景?

慶陽看了下四周。

累累的白骨堆。

阿克勒的屍體。

殘破的虎魄刀。

詭異的血湖泊。

這麼瘮人的環境,如何應景?

慶陽頓時好奇起來:“吟來聽聽……”

李諾玩味一笑:“咳咳,聽好了……花徑不曾緣客掃……”

詩倒是很美,但哪裡應景了?

花徑?

哪裡來的花徑?

那進來的石徑上可沒有什麼花,而且現在都被堵死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慶陽黛眉微蹙。 uukanshu.com

但總覺得李諾意有所指。

耳邊則繼續傳來李諾的聲音:“蓬門今始為君開……殿下如何,此詩可應景否?”

慶陽那通往花芯幽穀的林蔭小徑,隻屬於李諾,他自然是會加倍珍惜的……

“花徑不曾緣客掃,

蓬門今始為君開……”

慶陽剛想說話,但看到李子安的視線在她的嬌軀上來回打量,忽然間,她明白了過來!

她的文道造詣可不弱!

這細細一品味,唰的一下,臉上佈滿了羞怒!

該死的李子安,竟然是在故意打趣她!

有些人啊,自恃才華,竟將才學用到這種羞人的地方!

太可惡了!

閨房之樂,不足為外人道也……

見慶陽這般不經逗,李諾趕緊道:“殿下,出路被堵住了,倒也可以用蠻力破開,不過我怕會毀了這個地宮。我看這兒有個湖泊,應該是能夠通往外面。我用【避水珠】帶你們下去,事不宜遲,趕緊離開這鬼地方吧。”

說著,李諾一手摟過慶陽的脖子,另一手抱住她的雙腿。直接來了一個公主抱。

被抱在懷裡,慶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暖,輕輕呢喃了一聲。

哎。

男女之間該做的都做了,這輩子,她如何再擇駙馬?

也隻能依附在這個不講理的男人身上了。

一時間,慶陽的心,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