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以白眉鷹王的腳力,隻花了片刻功夫就將李諾帶去了太廟附近。

於高空盤旋著,李諾亦是聞到了慘烈的戰鬥氣息。

阿克勒帶了二十萬蠻族將士將太廟圍了個水泄不通,原本是打算一把火將之燒成廢墟,以泄心頭之恨。但冷靜下來後,他最終還是決定以大局為重,拿太廟來威脅大胤,繼續談判。不然這個寒冷的冬天,大草原可就不好過了呢。

不過,慶陽可不給他這個機會。

在阿克勒帶著親兵進入太廟武殿時,她用道門禦劍術突襲了阿克勒。

再加上有老黃的相助,阿克勒差點就當場命隕了。

無奈之下,他隻能再一次動用【虎魄刀】的力量。

這一次,他發了恨,獻祭了一萬蠻族勇士!

阿克勒本以為能輕而易舉殺死這些刺客,哪知慶陽也是立刻祭出了【人皇劍】。

軒轅皇帝的氣息倒是勉強壓製住了虎魄的殘暴。

最終,阿克勒一拳難敵四手,身負重傷,但也逃了出來。

隨後,他便重整旗鼓,大軍列陣,召喚出了軍魂。

如此一來,形勢立刻反轉,慶陽陷入了劣勢。

老黃隻得護著慶陽撤退,但蠻族鐵騎卻將所有退路給封住了。

天空上,李諾自然也是看到了老黃一行人正在奮力突圍。

老黃雖是三品,但他直面的是蠻族那一萬多最精銳的黑甲蠻騎,又有無比強大的軍魂所在,一時間,老黃也難以殺出重圍。

李諾還是沒有現身。

他在等。

等待一個一擊必殺的機會!

隻是連他也沒想到,阿克勒竟然越殺越勇,彷彿流血越多,阿克勒就變得越厲害。

這詭異的一幕讓李諾的神情瞬間凝重起來。

隨後,他注意到了阿克勒手裡的【虎魄刀】,刀身顏色猩紅髮黑,這很不正常。

看來,這一切應該都是【虎魄刀】搞的鬼。

恐怕再等下去,機會沒抓著,事情就更一發不可收拾了。

李諾深吸一口氣,隨即從天而降。

一刀揮出,佛音顫鳴。於大軍中撕開了一個缺口。

阿克勒一看,眸中露出幽紅的猩光:“你果然還是難奈不住,不過本帥可是等你好久了!”

原來,阿克勒示弱,就是為了引出李諾!

能做到大帥的位置,阿克勒自然不是庸才,吃一塹長一智,他早就防備著李諾呢!

李諾此時他也隻能硬著頭皮上了。

到了這一刻,一切陰謀詭計都已無用。拚的,就是自己真正的實力!

李諾一刀斬去。

悲天憐人的佛音中卻滲著凜然的殺意。

蠻族大軍的動作也被緩滯住。黃九劍趁機便帶著眾人殺出了重圍。

阿克勒眼中的對手隻有李諾,其他人的生死,他並不在乎。

他猛然抬起【虎魄刀】。

刹那間。

他身邊十萬將士直接被吸成了人乾!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吼吼吼。

赤虎沖天而起,身高百丈!以一種極其可怕的遠古巨獸氣勢朝著李諾吞去。

佛音瞬間碎裂。

刀光戛然而止。

李諾的【浮屠刀】暗澹無光。

虎魄一出,誰與爭鋒?

【浮屠刀】於神兵級而言,隻是一個剛剛出生的嬰孩罷了,而虎魄刀,那可是成名萬年的大殺神!

卡察、卡察。

而被吸食了生命的蠻族戰士竟然重新站了起來,他們神情呆滯,但雙眸卻透著異樣的血腥紅光。

他們被轉化成了骸骨戰士!

這纔是【虎魄刀】的真正力量,操縱屍骸!

阿克勒咧嘴一笑,手中又是一刀揮出。

猩紅幽光刺破黑夜。

大地絲絲寸裂,太廟也是承受不住這股力量而開始坍塌。

“走!”

倉皇中,李諾隨手抓起身邊的慶陽的手就狂奔起來。慶陽則拉著晉陽小公主。

身後大地上,一道猩紅的裂縫直奔他而去,所過之處,皆是被血色吞噬。

“黃叔,你帶章見慎離開,不要戀戰!大白,帶他們走!”

李諾大吼一聲。

天上的大白雙翅一震,一道狂風捲起,稍稍延緩了騎兵的衝勢。

老黃也沒戀戰,他一把抓起被嚇得面色慘白的章見慎的後頸就往天上高高一躍。

而李諾根本逃不過血色吞噬的速度,不過太廟坍塌,竟出現了一個石窟,李諾想也沒想就帶著兩位公主鑽了進去。

血色,吞噬到石窟附近就停了下來。

阿克勒讓亡靈大軍守在外面,他自己獨自一人慢悠悠地走了進去。

沿著石窟小徑行去。

抱著陷入昏迷的晉陽,慶陽俏臉上佈滿了凝重的神情:“怎麼回事,這個阿克勒突然變了個人一樣。隻怕國師出手也不一定能降服得住他。”

“哎,低估他了。或者說,我們遠遠低估了【虎魄刀】。小殿下我來抱吧。她沒受傷吧?”

李諾搖頭苦笑,伸手接過晉陽小殿下。這小丫頭竟然還能睡得著,李諾也是深感佩服。

“晉陽無礙,不過她應該是修煉道門功法的緣故,變得非常嗜睡,每日都要睡上**個時辰,雷打不動。”

慶陽稍作解釋。

李諾瞥了慶陽手中的【人皇劍】一眼。

【人皇劍】此時神光暗澹,奄奄一息。

但這也不能怪它。

畢竟,它多久沒問世過了?劍靈更是因此退化了不少。加上人慶陽並非真正的人皇,自然不能將它的威力完全激發出來。

而【虎魄刀】不一樣,天天享受著阿克勒的供奉,這凶殘程度,都嚇到【人皇劍】了。

所以啊,這兵器,還是要經常拿出來曬一曬的,不然真的會生鏽。

人皇劍:……

李諾邊走邊問道:“太廟下還有著石窟,你知道嗎?”

慶陽輕搖螓首:“不知。”

李諾問:“你猜繼續走下去會碰到什麼。”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慶陽端起架子,鳳眸一個瞥:“本宮怎麼知道?”

李諾:“你就不好奇?”

“你還有閒工夫好奇嗎?趕緊想想辦法解決阿克勒,他就在後面追著呢,那濃烈的殺氣都快讓本宮窒息了。”

慶陽眸光一凝。

突然間。

身後一道血色刀芒捲來。

李諾趕緊用浮屠刀一擋。

不過強大的貫穿力卻透過浮屠刀,滲入了他的左臂。好在他的肉身足夠強悍,但也是疼得他差點沒憋上一口氣。

“這個阿克勒太詭異了,三品巔峰都不止,既有可能二品了。”

李諾咬牙道。

少頃。

走過這條石窟小徑,眼前出現了一個湖泊,仔細一看,這湖泊竟然是血色的,而湖泊周邊,堆積著累累白骨。

“沒路了。”

李諾冷吸一口氣。

他赫然發現,這湖泊有些莫名的熟悉。

這是……

這湖泊,怎麼和之前太平公主府底下的湖泊那麼像……

這是血祭人丹的祭壇?

李諾眼中充滿了驚愕。

轟隆隆。

身後,突然傳來巨石墜落的聲音。

出路被堵上了!

而阿克勒那紅到發黑的身軀,在黑暗中慢慢顯現。

“逃啊,怎麼不繼續逃了?”

阿克勒猖狂發笑,眼裡的猩紅幽光,彷彿黑夜中的惡狼,讓人心駭。

他此時,分明就是被虎魄嚴重影響到了神誌,腦海裡隻剩下了殺戮。

甚至,現在的他還是不是他都難說了。

“殿下後退,我來吧。”

李諾將小丫頭遞給慶陽,提起浮屠刀,朝著阿克勒慢慢走去。

背水一戰。

破釜沉舟。

很好。

現在,誰也跑不了。狹路相逢,全憑本事。

阿克勒揚起【虎魄刀】,血煞卷出,湖泊附近的白骨竟然得以重生!

它們跌跌撞撞地站起來,從歪歪扭扭走路到身體變得靈敏不過短短三五息。

而且它們身上,血煞編織成了一套猩紅血甲。

它們,成了真正的骸骨戰士!

這詭異一幕,讓李諾眼皮子直跳。

這些可憐人,死了都不能入土為安,曝屍荒野,還要被人強行控製戰鬥。

“上,殺光所有活著的生靈!”

一聲令下,骸骨戰士空洞的眼眶裡燃起了幽幽鬼火,它們奮不顧身地衝了上去。

雖然隻有一百左右的數量,但這衝鋒的氣勢,讓李諾神情極其凝重。

他試探性一刀揮去。

而骸骨的動作整齊劃一,全體向前揮出一拳,將李諾的刀芒轟散。

李諾難以置信。

他這刀雖然沒儘全力,但好歹也是三品級的威力,切巨石都如切豆腐,卻被輕易打散了?

這可難辦了。

奔雷刀訣!

李諾深吸一口氣,再次凝聚內力揮刀。

不過突然間,浮屠刀和他失去了聯絡。

這差點把他憋出內傷來。

他仔細一看,浮屠刀在顫抖。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這是懼怕的表現。

這尼瑪,這還怎麼打?

他沒慫,刀卻先慫了。

無奈之下,李諾隻能收了浮屠刀。

他心念一動,拿出了龍泉劍。

然而龍泉劍也是一個鳥德行,在虎魄刀殘忍刀勢的逼迫下,顫抖起來。

李諾腹誹不已。

兩位大哥,你們好歹也是神兵啊,就不敢和【虎魄刀】硬碰硬一下?

太慫包了吧。

真是給神兵丟臉了!

無奈之下,李諾隻能用拳頭了。

他衝了上去,與這一百骸骨大戰起來。

附著佛力、真氣、還有內力的拳鋒卻也隻能給骸骨戰士造成輕微傷害,好在李諾還有儒道神通可以用,目前還算是勢均力敵,沒有落入下風。

但是,阿克勒卻不會任李諾施展。

他站在不遠處,手中虎魄刀每亮一下,某個骸骨戰士就會變得更加強大,打得李諾肋骨微微作痛,煩不勝煩。

一時間李諾壓力倍增,而傷口已經隱隱作痛了,尤其是之前和影一打鬥留下的胸口傷勢,雖然那黑暗之力被驅散了,

但還沒好利索,此時激烈戰鬥,這傷口就再次崩裂開了。

【講真,最近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huanyuanapp安卓蘋果均可。】

但他依然硬是咬牙堅持著。

他的身後,可是兩個公主!

然間。

阿克勒刀勢驟然一變。

伴隨著一聲虎嘯,阿克勒竟然趁著刀芒入陣。

“小心!”

慶陽大急,想也不想就提著【人皇劍】衝了上去。

人皇劍隻勉強擋住凶殘的刀勢。

而餘威,直接滲透過去,沒入了慶陽的胸口。

噗嗤……

慶陽衣襟悄然撕裂,鮮血湧出。

“殿下!”

李諾雙目俱裂。

慶陽這是給他擋了一刀!

“堅若磐石!”

李諾嘶吼著一拳破開身前的骸骨戰士,然後反手將慶陽抱住。

文氣湧動,大地迅速擠壓,形成一座一米高的石牆,將骸骨戰士隔絕開。

“殿下!”

看著懷裡即將煙消玉損的美人兒,李諾有些絕望,“你怎麼那麼傻!”

這女人,就是個傻子!

為什麼要幫他擋刀呢?

他受一刀,隻要不是致命的心臟,他絕對死不了。

但慶陽,她一個嬌滴滴的女人,哪能承受得住那這凶殘的刀勢!

慶陽蒼白的俏臉上勉強擠出一個慘澹的笑容:“我就是怕你……會疼。”

轟轟轟。

骸骨戰士不停轟擊著石牆。

阿克勒也是一步一步走來。

“你堅持住!”

李諾深吸一口氣,將慶陽緩緩放下,然後拿起了【人皇劍】。

沾了慶陽鮮血的【人皇劍】,正在掙紮著。

李諾低吟道:“你小子爭點氣啊!你面前的是你宿敵,你難道就要做縮頭烏龜嗎?”

人皇劍,神光稍稍亮了起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很好。

看來還有救!

“好!那就讓我暫且來指揮你!”

李諾握緊了【人皇劍】!

這一刻,他感受到了【人皇劍】傳遞給他的力量。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他能握住【人皇劍】,是因為他身體裡,有了國運!

【人皇劍】,並非李胤皇帝之劍,而是中原人族之劍!

人皇自然是享用中原人族氣運。

但此時的李諾,卻也和人皇有了一樣的資格!

其實李諾不知道的是,在氣運加身的那一刻,他之前說的“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也成了他的“立言”!

儒道雙立言!

轟!

石牆終於裂開。

李諾走了出來,不過很快就被骸骨戰士圍困住了。

而此時的李諾也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這群骸骨戰士其實並不強大,甚至根本擋不住他一拳。它們之所以一副怎麼打都倒不下,是因為骸骨身上有一條血絲。

這血絲,和外面的那十萬亡靈戰士相連!

也就是說,李諾之前對骸骨戰士的傷害,都通過這血絲,被外面那群亡靈戰士給分攤掉了。

而要破解,隻有兩個辦法。

第一,不間斷的殺戮,隻要外面十萬亡靈戰士骨架完全散掉,那麼就能輪到裡面這一百白骨戰士了。

第二,殺了阿克勒!

李諾當然選擇第二種。

但是現在的問題就是,這群白骨擋住了路!

而阿克勒又是站在軍陣後面指揮。

李諾也嘗試過用儒道神通中的移形換位,但這些骨頭戰士總能卡住他的位置,讓他進退不得。

抬頭看了不遠處的阿克勒一眼。

不能再糾纏下去了。

因為他的精力是有限的。而人家,有著十萬亡靈大軍的支援,論消耗,他肯定是處於極大的劣勢。

那麼隻能,一擊必中!

李諾抓緊了【人皇劍】,隨即鎖定了阿克勒。

法相金身!

十丈虛影沖天而起,伴隨著金燦佛光,渺渺佛音。

隨即,體內文氣湧動!

李諾爆喝一聲,做了一個開弓的姿勢。

戰詩,再現!

“挽弓當挽強,

用箭當用長!”

李諾眼前,文氣彙聚成一張虛弓。

他一把抓住,對著阿克勒拉開弓弦。

此時,阿克勒彷彿也感受到了危險,骸骨戰士立刻洶湧而去,要將李諾吞沒。

但李諾動作更快一籌!

“射人先射馬,

擒賊先擒王!”

轟轟轟!

文氣、真氣、佛力、內力……四種本不該同時存在一體中的氣機,竟完美融合。

而【人皇劍】此時便化作了最尖銳的弓箭!

弦落。

劍出!

劍芒炸裂,彷彿要將虛空撕碎!

人皇劍勢如破竹,長驅直入,如入無人之境!

阿克勒瘋狂躲閃,卻是無處可逃!

這一劍,已經鎖定住了他。

法相金身威力增幅整整十倍!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外加一首《出塞》戰詩,和劍宗至高劍訣《一劍東來》!

三管齊下!

阿克勒如何能逃?

李諾算是開創了儒道和劍道手段融合的先河!

這威力,直接炸裂。

【虎魄刀】中的英靈赤虎衝了出來,想要將這一劍咬斷。

但是“咣噹”一聲。

這一劍,直接刺穿了它的頭顱,去勢不減,劃過了阿克勒的脖子。

阿克勒跌跌撞撞向後倒去,雙手捂住了脖子。

而這時,他雙眼中的血腥也是慢慢褪去。

在最後一刻,他還是恢複了神誌。

他甚至還對李諾露出一個解脫了的眼神。

他太過於依賴【虎魄刀】,而【虎魄刀】哪裡是他能夠完全掌控的?所以,他其實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去飼養【虎魄刀】,飲鴆止渴,終會導致反噬的一天。

李諾,也算是為他解脫了。

阿克勒一死。虎魄刀沒了宿主提供的生命之力,便也暗澹下來。

這是一把不詳之刀,一把霍亂之刀。

李諾瞥了一眼,便再也沒理會了。

這樣的刀,還是就此安葬了吧。

他立刻趕去了慶陽身邊。 www.kanshu.com

慶陽的血氣不住地消逝。

李諾握住慶陽冰涼的手,擔憂道:“殿下,你再堅持一下,我現在就帶你出去。”

“來不及了。”

慶陽面色蒼白道。

李諾有些心酸。

這個結局,真不是他想要的。

“咳咳……”

慶陽,“子安……”

“殿下你說,我在!”

李諾握緊了慶陽的手,彷彿如此,便能將自己的生命力傳給她一樣。

“如果……”

慶陽眸中綻起一絲秋波,“如果當初的你沒成親,你說,你有可能成為我的駙馬嗎?”

“殿下的魅力沒人能夠拒絕。”

李諾心思複雜。

如果當初沒有遇到娘子的話,慶陽殿下的魅力,誰又能拒絕呢?

“也包括你嗎?”

李諾點頭。

慶陽嘴角勾起一絲弧度,自嘲道:“所以,我隻是敗給了時間對嗎?”

是呢。

她可是大胤長公主,絕對不會輸給天下任何一個女人!

她隻是輸給了時間。

如果能早點表明心跡,那麼子安,就是她的駙馬了。

李諾心酸地點了點頭:“彆說了,我馬上帶你出去!”

他作勢要抱起公主。

慶陽靠在他的胸膛上,卻阻止了他。

她在享受這人生最後一刻的溫馨。

她不想有任何東西打斷這份溫馨。

過了這個點,這個男人就再不屬於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