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場上頓時鴉雀無聲,而眾人也皆翹首以盼!

尤其是離恨山,他此時十分的緊張。

李子安真能對出來嗎?

不能吧?

按照對聯格式韻律,這必然千古絕對,沒有下聯!

嗯,他一定是裝模作樣!

畢竟,他對不出來,也不會損失什麼。

李諾環視一圈眾人,故意將聲音拉長:“四詩……”

四詩?

眾人眼皮子狠狠一跳!

這,不對啊……

能被皇帝賜下文華宴,在場的哪一位不是飽學之士?對《詩經》熟得不能再熟了!

《詩經》三百餘首,在手法上分為《賦》、《比》、《興》,而在內容上分為《風》、《雅》、《頌》!

然而不論怎麼分,都分不成四份呐!

要遭了!

大胤這邊所有學子乃至諸位翰林文官都齊齊面色一變。

而反觀西楚那邊,離恨山雙拳緊握,眸綻奮彩,唇角顫抖,無與倫比的激動!

成了!

哈哈哈!

李子安,太托大了!

在此宴上,定叫他身敗名裂!

對於場上所有人的不同神情,李諾都是一覽無遺。

他又故意稍稍一頓,讓人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上,等到香燃儘的最後一息,他才快速念道:“四詩……風雅頌!”

話音擲地!

事實著成!

離恨山頓時心花怒放,大肆張狂發笑:“哈哈哈,李子安,你大錯特錯,錯的簡直離譜啊!連儒聖親自編修的《詩經》都沒讀熟,你這狀元及第……嘿嘿,隻怕是花錢買來的吧?”

太解氣了!

李子安,你也有身敗名裂的一天啊!

終於可以一雪前恥了,舒坦啊!

一語誅心!

離恨山臉色的得意勁,讓崔立言、盧枝山等人雙拳緊握,恨不得一拳揍其臉面!

不過他們此時心中也是無儘的低落。

李子安其實對不出下聯也沒事,沒人會說他什麼,但這對錯了,那就太丟臉了。

《風》《雅》《頌》如何能對四詩?應是三詩纔對,可“三”字上聯已被選用,故而不能重複。

子安啊子安,這低級錯誤,你怎就犯了呢?你是不是腦袋燒湖塗了啊!

其他的西楚士子也是跟著離恨山一起肆意大笑起來。

大胤這邊,眾士子又尬又惱又氣,但更多的是無可奈何……

崔立言張了張嘴,他想著幫李諾說說話,但實在不知該如何解圍。

一時間,他也是理屈詞窮了。

玉麒麟剛想說,這下聯寓意極佳,但不工整。但看著李諾嘴角勾起的自信笑容,他面色微微一凝,彷彿領會了期間的一絲玄妙。

風、雅、頌……

難道這期間還有什麼他沒有研究透徹的講究?

這是儒聖成聖之前的先秦民間詩歌,後被儒聖重新編造成了《詩經》!

這正是而今詩詞的基石。故而哪怕是個十來歲的童生,也能全書背誦。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這可是必修課!

文宴主位上,杜晏心思也立刻瘋狂運轉起來,他是和聖人書典打交道最多的人。畢竟,身為禮部尚書可要將這禮給吃透才行啊。

他尋思著,該如何為李子安辯解。

不然這一局,會讓西楚笑死。而李子安一世英名,也將毀於一旦,被狠狠釘在恥辱柱上,永世不得翻身!

李諾見場上笑得差不多了,大胤這邊的氣氛也跌落至低穀,他這纔對杜晏微笑說道:“杜大學士,您乃禮部尚書,可否將《詩經》重現一次?”

既然已經選擇了打臉,他當然是要往死裡打。

而先抑後揚、否極泰來,方能顯示他的本事!

人前顯聖嘛!

他很有經驗了,熟得很!

“沒問題!”

杜晏見李諾成竹在胸,氣度軒昂,似有後招,便心中大定,立刻將《詩經》吟誦出來。

《詩經》記錄了上古先秦時期民間大約三百餘首詩歌,有的甚至隻有一個詩名而無內容。

但這並不影響《詩經》的偉大!

聖人曾對弟子言:“《詩》三百餘首,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也!”

……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而隨著杜晏的吟誦,文氣湧動,一個個字元便於半空上浮現。

底下士子們不明此舉有何妙用,但不妨礙他們豎耳傾聽。

畢竟,《詩經》可是聖人重新整理編造的,也是他們入學後的必修課。那一首首先秦風的詩歌在杜晏極具韻律的吟唱中湧出,讓他們如此如醉。

一刻鐘後…

杜晏將整部《詩經》吟誦完畢。

眾人回味無窮。

李諾這才站出來,笑嗬嗬道:“諸位,聖人整理編造上古民間詩歌而成《詩經》,分《風》、《雅》、《頌》也!而聖人也在《儒典》中提過一句……他曾言道,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廢興也。政有小大,故而有《小雅》,亦有《大雅》焉!”

聖人……有說這句話嗎?

場上諸子頓時陷入了迷惘之中。

隻因《儒典》太厚了,是儒聖畢生之語錄!更是他的三萬門生,耗儘三十餘年才編錄出來。

而且,由於是聖人語錄,必須要逐字逐句誦讀方可記憶,儒道【一目十行】之類的神通全然無用。

而學習當然是撿重要的去學,不然究其一生都學不完一部《儒典》。

李諾意氣風發,面朝西北,浩瀚的文氣噴薄而出,對文廟拱了拱手,宏厚的聲音響徹於天空之上:“儒道門生李子安,拜文廟,請《儒典》,第三萬零三十三頁!”

這是……

呼喚文廟?

真的假的?

眾人渾身顫栗,頭皮發麻!

李子安……真有這麼強了嗎,一句話就能從文廟裡請出《儒典》?

文廟還真的承認了李諾的文氣,一篇《儒典》於虛空中頓顯來,在眾人頭頂展開。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眾人急忙抬首觀之,果然有這句話,頓時驚駭不已!

這個李子安,難道真把整部《儒典》給吃透了?

可他才二十出頭啊,哪怕從孃胎裡開始背誦,也不可能做得到啊!

李諾當然不可能完全吃透一整部《儒典》。

之前在大殿裡見了這對句後,他就立刻想到了下聯。

畢竟,這千古絕對,在他上一世可是非常的流行。而且這下聯更是出自大名鼎鼎的蘇東坡之手。

但問題是,這個世界上的《詩經》會不會出現變化呢?

於是,他出了大殿後,就將心神沉入腦海,打開了腦海中的那座儒聖虛像!

每個學子在鑄文心時,都會在腦海裡凝聚出一個和儒學有關的虛物。

有的是筆墨紙硯,有的是各類典籍。

李諾的這個最狠,原本隻是一部典籍,但文氣入骨、作出數首戰詩,引得文曲星和文廟的共鳴後,就出現了儒聖一手持【春秋筆】,一手拿【儒家典籍】的虛像!

他心念一動,那《儒典》就出現在了他的腦海裡。

看到聖人提過的那句話後,他才放下心來。

四詩風雅頌,可以用作下聯!

卓麒麟感慨萬千道:“看來麒麟之名應該給李小友纔對,老夫不及也……”

杜晏也是瞠目結舌。

《儒典》是吧!

好嘞!

等一會回去後老夫就抱著啃,一定要吃透《儒典》,這樣以後就能拿儒聖的話語來洗地了。

而且絕對能還洗得一乾二淨,不染一絲纖塵!

誰敢質疑他,那就是在質疑儒聖!

摁住打死不用坐牢。

“如何,這位探花郎先生,我應該沒讓你失望吧?”

李諾對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離恨山揶揄道。

離恨山滿臉羞憤。

之前有多興奮激動,現在就有多悲傷絕望。

而其他西楚士子也是一臉不爽,甚至帶著一絲恨意地看向離恨山。

什麼狗屁探花郎,簡直就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傻缺玩意兒!

好端端的乾嘛非要去惹李子安呢?

前車之鑒還不夠嗎?

這下可好了,將這怪物親自放出了牢籠,那接下來還怎麼贏得了?

反觀大胤這邊,群體士子滿臉興奮,熱血澎湃!

太舒爽了!

這就是李子安!

這就是他們大胤的文曲星!

這就是未來的儒道執牛耳!

誰敢不服?

放馬來戰便是!

比詩還是比對句?

比武也行!

總之,任君挑選!

卓麒麟捋了捋須,笑道:“哈哈,子安大才也。這第一首千古絕對,必將青史留名。來,看看著這第二首吧。”

木盒打開一層,顯示出第二首對句。

“我來念!”

崔立言興奮地立刻上前檢視,但是看完之後,一臉糾結。

這……

也算是對聯?

是不是太簡單了?

畢竟,第一首乃是千古絕對,可這第二首?蒙童也能對得上吧……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卓麒麟作為三品大儒,真會出這麼簡單的對句?

這根本不符合他的身份形象啊!

故而,此間必有他參悟不透的蹊蹺……

盧枝山挺了挺肥肚,催促問道:“什麼對聯,崔兄你倒是趕緊唸啊!”

“這……”

崔立言一臉為難地看著卓麒麟。

卓大儒,你若不再給點提示,那我就真唸了。到時候,你一世英名毀於一旦,可千萬彆怪我,也彆來找我麻煩哦!

其他人可等不及了,紛紛圍了上去,

可是這一看,他們也是滿頭霧水。

這對聯隻有三個字,而且也是簡簡單單,平平無奇。

他們甚至不假思索就能對出三五個下聯。

也難怪崔立言為難了。

第一首那麼難,這第二首卻那麼簡單?

也太極端了!

絕逼有陰謀啊!

於是。

眾人也不敢對了,紛紛裝起了鵪鶉。

李諾上前瞄了一眼就收回了眸光。

幸好自己有前世的經驗,不然,還真會被這個玉麒麟給坑了啊。

老卓啊老卓,好的不學壞的學!你怎也學起老杜了呢?故意挖坑了這不?一點都不厚道!

崔立言不敢說話,但盧枝山性子就簡單粗暴多了,畢竟當年他可是連李子安都敢懟,雖然現在浪子回頭改邪歸正做了李子安的小弟,但那暴脾氣可是一直沒變。

他粗著嗓門納悶道:“海水朝?這算什麼對聯,太簡單了吧……”

離恨山立刻抓住了機會。

既然李子安沒動作,而這對句簡單,眾人又以為有詐,嘿,那他就卻之不恭了,第一個對,搬回這一局!

於是,他立刻搶先道:“我有了!上聯:海水朝,我對下聯:山花炫!”

山花對海水,沒毛病。

至於逼格,自然是落了下層。

但離恨山一點都不在乎,他要的是搶先手。

其他人見狀也是大急,立刻出聲對句。

“泰山峻!”

“大日浮!”

“雲霞卷!”

“金沙散!”

……

玉麒麟臉色掛著澹澹的笑容。

杜晏捋著山羊鬍,其他文官自然也是比這群小年輕看的更透徹一些,各個若有所思。

他們知道,玉麒麟的後招很快就要來了。

除了李諾之外,場上所有年輕人都對完了,有些還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更是對了好幾個下聯。

而第二支香也是慢慢燃儘。

玉麒麟微笑著對李諾道:“子安,你不對嗎?”

李諾笑道:“卓大儒,我有對了,我對……浮雲長!”

眾人竊竊私語:“浮雲對海水,意境上倒也完美無瑕,但章見慎他們幾個的下聯也不差,尤其是西楚的離恨山,所花時間最短。李子安這麼托大,估計這一輪要丟臉了。”

玉麒麟再三確認道:“諸位學子可都對好了?”

見眾人點頭。

他笑了起來:“那老夫就公佈結果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眾人拭目以待。

這一輪,他們要扳回一局。

哪怕是大胤這邊的年輕學子,也想出出風頭。內部良性競爭嘛,當然是可以的!

【鑒於大環境如此,本站可能隨時關閉,請大家儘快移步至永久運營的換源app,huanyuanapp】

離恨山知道自己的對句在眾人中並不起眼,但他是第一個對的,必然會有很大的加分,而且玉麒麟怎麼說也是他們西楚的大儒吧?這若不關照西楚士子?合適嗎?

玉麒麟伸手撫摸木盒,卻見這個上聯竟然有了變化。

又多出了三個字。

眾人一臉愕然。

這也行?

此坑夠深也!

玉麒麟大笑:“我這一聯可不簡單……”

崔立言離得近,立刻念起來:“海水朝朝朝朝……”

盧枝山感覺莫名其妙:“多了三個朝,這算什麼?我的雲霞卷卷卷卷,也可以對啊。”

“枝山,你退下。這對聯,可不簡單。”

杜晏眼中精芒一綻,“卓兄,這些都是年輕小夥子,你這對句對他們來說太難了。”

眾人一頭霧水,不明所以。

杜晏稍作解釋:“這個‘朝’字可不簡單。這對聯應該這樣念,海水潮,朝朝潮!”

唸的同時,杜晏五指一抓,筆墨紙硯【無中生有】,出現於他面前的桌桉上。

而後,他行雲流水刷筆,寫下對句,而為了讓眾人一目瞭然,他將“朝”的讀音分作朝和潮。

“原來如此!”

眾人恍然大悟,但面色極其難看。

如此一來,他們都成了跳梁小醜。

還搶時間?

搶個屁啊!

都特麼的摔入坑了,還是臉朝下的那種……

臉,紅腫了,太疼太疼!老孃來了也認不齣兒子了。

但這也不能怪他們,隻能怪老卓不厚道。

尤其是離恨山這些西楚士子,一臉的愁怨。

老卓啊老卓,你連自己人坑起來都這般毫不留情啊?

而場上,李諾手一伸,將杜晏剛放下的筆抓來,笑道:“還真是巧了,我這對句也有不同的念法哦!”

“浮雲長,長長長。”

玉麒麟面色一變。

而杜晏哈哈大笑。

卓兄,你也有被李子安掀翻的一天啊。

叫你耍心眼,這下血虧了吧?

當然,這也有可能是李諾瞎貓碰到死耗子,歪打誤著而已。

於是玉麒麟繼續伸手撫摸木盒。

他還不信了!

木盒上的對句,再次有了變化。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眾人一看,一臉懵逼。

腦袋疼。

這麼多朝,讓人有些眼暈啊。

當然,作為飽讀之士,又有前面杜晏的拋磚引玉,他們自然也是很快就領悟了這對聯的真諦。

“原來如此!這對聯,真是絕了啊!千古絕對,不比上一首差呀!”

眾人紛紛驚歎,而後將目光投向李諾。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玉麒麟出招了,子安你能再接得住嗎?

“哈哈,真湊巧哦,我這對聯也有妙處。”

李諾也不推脫,立刻在文紙上寫道:“www.uukanshu.com浮雲長長長長長長長消!”

對上了!

真的全完對上了!

眾人呼吸急促,熱血沸騰!

這就是高手過招嗎?太過癮了!

卓麒麟意味深長一瞥,笑道:“我這上聯可是有四種讀法。”

“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

“海水朝潮,朝朝潮,朝朝落!”

“海水朝潮,朝潮朝潮,朝落!”

“海水朝朝潮,朝朝潮,朝落!”

臥槽!

還能這樣?

滿堂震驚!

這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

他們隻想到第一種斷句。

這……

太……千古絕對了啊!

活該人家是大儒,而他們隻是小學士。

這,根本不是一個量級的存在。

而李諾優哉遊哉道:“卓大儒,不巧我這下聯也有四種念法哦。”

眾人聽到李諾的話,心中默默分析了一番斷句,不由得臉色齊齊一變!

剛纔……

誰說李郎才儘來著?

拖出去,亂棍打死也罷,絕不留手。

“浮雲漲,長長漲,長漲長消!”

“浮雲長漲,長長漲,長長消!”

“浮雲長漲,長漲長漲,長消!”

“浮雲長長漲,長長漲,長消!”

海水消長,浮雲現落。

意境、斷句、讀音……一切都是那麼的完美。

這……千古絕對也!

李子安……非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