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看著老頭兒臉上一副“我早已將你看透”的古怪神情,李諾便知這誤會鬨大了!他趕忙搖頭回答道:“實乃獨孤前輩太看得起小子了。若說吟幾句風花雪月的詩詞,讚美讚美這蜀山風景之秀麗,我倒還能勉強勝任一二。但論及劍法,哎,一言難儘呐……”先入為主之下,獨孤飛雪哪會知這纔是李諾的真話,他笑意盎然道:“無招勝有招,你有這等超凡悟性,就真的不必自謙了。來來來,老夫要開陣了,我們需得在十二個時辰內破陣。”一日破陣?這壁畫上可是有十萬八千個劍訣招式,更有十倍之的演化,這三天三夜都看不完呢,談何破陣?李諾咋舌,心中暗暗叫苦。誰能想得到,他胡謅了幾句劍法口訣,就被這位老前輩視做為了劍道天才?難得有送上門的小羊羔,獨孤飛雪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天賜良機。也不等李諾回話,他就運轉真氣,開啟了劍陣。短短三五息時間,這四周石壁瘋狂移動,而壁畫更似活了過來一般,一個個由虛化實,從壁上衝了出來,對著入陣者展開了劍招殺戮模式。“小友,你可以仔細觀察一會。前面這幾陣老夫來應付,小友留精力對付後面的。”獨孤劍聖把手一揚,紫霞神光便從霞雲中燃起,神劍穩穩落在了他的手上。李諾頗為眼熱。劍道三品特有的神通天賦秘境藏劍,實在是太拉風了。蜀山有紫青雙劍。獨孤將紫霞神劍藏入雲海之巔,將青陽神劍藏於萬淵之底,再附以神識蘊養。要用之際,心念一動,一聲“劍來”,神劍就會出現。當然。其實李諾也無需自拙,他的藏劍術也是很讓人羨慕。能收納各種寶物的【古纂金書】可是世間獨一無二的天道至尊級法寶!而隨著獨孤飛雪用自身對劍道的悟性去破解陣法劍招,李諾也是從最初始的不明所以漸漸有了質的轉變。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劍陣出招,闖陣者則必須用同等修為級彆的劍訣破解。如此,差不多過了三個時辰……壁畫中出來的人物越來越多,出招的速度也是越來越急,而且劍招威力也是越來越高,現在差不多是【六品禦物境】左右了。隻見陣法內,各種款式的三尺青鋒飛來竄去,劍氣縱橫,流光如虹!獨孤運轉真氣,施展禦劍訣,也是從最初的隨心所欲到現在的有點難度。李諾看得如此如醉。劍道,果然是最賞心悅目的!哪怕飛劍殺人,也是那麼的優雅從容……又是兩個時辰過去。壁畫人的劍招威力已接近了【四品神念千裡境】!劍陣也是急劇擴大,一眼根本難以望到邊際。李諾抬首,半空上,成千上萬把飛劍於四面八方席捲而來,劍訣招式讓人眼花繚亂。“第三萬三千三百三十三招!”獨孤撚了個劍訣,紫霞神劍化出三千枚紫色殘影劍,將那萬餘柄飛劍斬落。而後,他平息收功,望向李諾,笑道:“老了,不中用了,就這麼一會兒便已氣喘了,老夫先緩一緩。接下來的劍陣招式,還有勞小友你來破解,聽聞小友有一把【龍泉劍】,不妨試一試。”武林盟主的【龍泉劍】,獨孤飛雪自然也是有所耳聞的,不過楊無敵闖蕩江湖和他蜀山並無衝突,故而他們也沒切磋過。“【龍泉劍】還在蘊養,而且小子擅長用刀。其實刀也好,劍也罷,本質都是一樣的,都是用來殺人!”李諾果斷拒絕了獨孤飛雪的提議。笑話,拿劍,那他就露相了。因為他隻會一招——從魔教教眾澹台沅玉身上刷來的《一劍東來》!“刀來!”好歹自己也是武林盟主,既然要動真格的了,當然不能在老頭兒面前丟面子。李諾便低喝一身,五指朝著虛空微曲一抓,【浮屠刀】自虛空中頓現,刀柄被他抓入了手心。獨孤飛雪的眼眸中綻起一絲詫異之色。小友竟也能秘境藏劍?不對。難道是儒道神通【無中生有】?也不對。他沒有感受到虛空間有任何的氣息波動。這神出鬼沒的一招還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這個李子安,果然有點秘密……一刀在手,天下我有!李諾的氣質徒然一變,變得和刀一般霸道!從一個吊兒郎當的浪子忽然就變成了睥睨天下的梟雄!接下來的這一個時辰,他凝聚內力揮刀斬劍,刀勢極其霸烈。但在壁畫人的劍招威力達到【三品天人合一境】後,他就感到了吃力。那劍招端是千奇百怪,讓他眼花繚亂,哪怕感知力全開,也隻是捕捉到模湖的劍影痕跡。不多時,他已身中十多劍了,好在金剛不壞之身給力,隻是受了些許皮外傷,內力稍稍一轉就恢複如初。而觀戰的獨孤飛雪眉宇微微一皺。怎會如此?難道小友又在故意藏拙?且再看看……李諾心中有苦說不出呢。他慢慢變得左支右拙,心有餘而力不足了。這些劍招太刁鑽詭異了,讓他防不勝防。況且他的優勢在於一刀流,就是直接用《拔刀術》一斬,極其霸道地解決戰鬥,或者用《奔雷刀訣》來一場大屠殺大毀滅。像這種一個敗了一個再上的車輪戰,確實非他強項。“前輩,這些劍訣千變萬化、連綿不絕、斬之不儘,都是青陽劍尊創造出來的嗎?”李諾喘了喘氣,詢問道。“青陽劍尊覽儘天下劍譜,一共創造了十萬八千招式。老夫記錄於劍譜之中,一共整合了一萬餘招,而今就在藏經樓裡。小友若是有興趣,倒是可以去藏經樓一觀。”獨孤飛雪眯了眯了眼,意味深長道,“小友,你該用點真功夫了,不然這麼下去,可就要失敗了哦。”李諾面前,青劍被斬斷後,壁畫中又是跳出了一千個持劍道人,他們排成陣型,擺起了劍陣。一時間。劍風捲,劍如雨。李諾的臉都綠了。他咬咬牙,隻能用上了《驚雷刀法》!電閃雷鳴,刀意縱橫,將這萬劍斬成碎末,連帶著那千個道人,也化作了虛無。但他內力的消耗也是非常的厲害,再這麼來幾次,他就真吃不住了。“前輩,青陽君的劍招變化無窮儘,小子實在是無力對付啊。”李諾將刀一收,開始擺爛起來。獨孤飛雪也不再旁敲側擊了,他直接開門見山道:“獨孤九劍第一式破劍式,無招勝有招,可破天下劍法。小友,彆再藏著捏著了。”他之前正是因這一言而陷入了頓悟,深知此招的強大,他也隻是領悟了個皮毛而已。但饒是如此,他也已從當初的一萬餘招,強行闖到了現在的五萬多招了!可見,這《獨孤九劍》必然是最頂尖的劍訣!至於這劍訣名字為何和他的姓有關……獨孤飛雪瞥了李諾一眼,心中暗暗想到,定是這混小子故意為之,是在向他赤果果地炫耀呢!而李諾現在也終於知道什麼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言多必失呐!很快,他就內力耗儘,一敗塗地。“我就說了嘛,我不適合破這種劍陣。前輩還非要拉我過來。”李諾苦笑道。此時他已衣衫襤褸了,若非擁有金剛不壞之身,他的肉身也早就被那層出不窮的劍法絞得千瘡百孔了。獨孤皺眉問道:“小友,我們闖到了第六萬劍,前面這些劍法招式你也都見識過了,若再來一次,你可有信心破解?”六萬劍,這演化出來就是至少六十萬個招式。他雖能一目百十行,記憶力超群,但……眼下足足六十萬劍招,他如何記得來啊?常言道,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獨孤見李諾興致乏乏,便許以重利誘之:“小友,不如這樣,你陪老夫破此陣後,青陽君留下的劍道真意,由你先觀摩如何?”青陽君留下來的劍意,誰不動心呐?李諾十分眼熱,心中蠢蠢欲動,難以按耐得住。但問題是,他如何破陣?在第六萬劍時,其威力已是三品境了,他對付起來已經是十分的吃力,再想想還有威力達到二品境、甚至是一品境的四萬劍等著他……咦……等等!隻是說破陣,並未說一定要接下這十萬八千劍招呀!李諾忽然想到了陣法的本質!任何陣法都有一個陣眼來維持,或是一個人,或是某個奇物。隻需找出來破之,那麼陣法就會從內部瓦解,不攻自破。而眼下這個劍陣,極有可能是青陽君留下的一道意誌在維持著……青陽君當年可是達到了【一品陸地神仙境】!哪怕隻是一道意誌,也不是他能對付得了的……但是青陽君留下此陣,並非是為了殺伐,而是為了考驗後人,好將自身的劍意傳承下去,故而不會太過為難吧?【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換源app!真特麼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裡可以下載.huanyuanapp】李諾陷入了深思。獨孤飛雪見狀,老臉上終於露出一絲笑容。小友認真起來了,看來破陣有望啊!“小友,時間還早,再來一次。”想岔了的獨孤飛雪再一次開啟了劍陣。石壁滑動,一個個持劍者從壁畫中跳了出來。獨孤使劍如行雲流水。劍陣前面的這幾萬劍招,他已十分熟悉了,故而破解起來並不難。李諾則是仔細觀察起這個會移動的劍陣。他雖不懂劍陣,但以他那強大的感知力也是在兩個時辰內找出了陣眼。【青牛淚】的視野下。陣眼處便見一個白髮白鬚白袍持劍者,果然是青陽君的一道意誌所化!隻要破了這個陣眼就能破陣,獨孤劍聖為何不這樣做?他道出心中疑惑:“獨孤前輩,既然是破陣,那找到陣眼將之毀去不就行了,為何非要和這十萬劍招糾纏不清?”獨孤解釋道:“老夫也有找到過陣眼,但是這陣眼卻和我們所處之地虛實轉換。我們能看得到,卻摸不到,又如何破除陣眼?撕裂虛空唯有一品境方能做到!”是這樣嗎?李諾瞬間拔刀,朝著那個陣眼斬去。果然,明明就在不遠處的陣眼,根本沒有沾染到他這一刀的凜冽刀意。刀意,彷彿沒入了一片汪洋大海,而後就歸為了平靜。獨孤一劍斬散千劍,笑道:“小友,老夫嘗試多次都不行,就彆白費力氣了,還不如留著精力破劍招吧。老夫再堅持一個時辰,接下來就由你來接替老夫。”李諾皺了皺眉,似乎沒聽到老頭兒的話。他的視線全部凝聚在那個陣眼上持劍而立的虛影。如果自己有穿透虛境的本事,那自然就能輕而易舉破掉陣眼。一品境的絕世強者才能撕裂虛空?等等……好像走入了思維誤區。為何要費那麼大的勁撕裂虛空呢?如果將虛空比作一張紙,撕成碎片和隻穿透一個小洞所消耗的力氣那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彆的。李諾突然靈機一動,計上心來!體內文氣立刻湧動起來。刀法破不開虛空,但儒道上還是能做做文章的!戰詩!“挽弓當挽強,用箭當用長。射人先射馬,

擒賊先擒王!”他爆喝一聲,拉開文氣凝聚的虛弓,而【浮屠刀】毅然化作弓箭,朝著陣眼虛影怒射出去。這一招,在太廟地窟對付過阿克勒,能夠在眾敵中鎖定阿克勒,非常的好使。獨孤飛雪大感意外。不過這一箭……威力是有的,但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射去之後。飛濺起幾朵浪花,但也隻是如此了。李諾皺了皺眉。他射箭之時就已經感覺到了,沒能鎖定住陣眼上的那個持劍人。獨孤大笑:“小友,彆搞這些小伎倆了,用你的無招勝有招,便能破解這十萬招式,也讓老夫開開眼界嘛。”李諾:……他沒理會獨孤飛雪。心思還在瘋狂運轉。陣眼明明離得那麼近,不過十來步的距離,但卻又是那麼的遙遠,彷彿隔著一個太平洋。十步?等等!或許……這首詩……可行?“前輩,你繼續對付這些劍招,給我一點時間,我應該可以。”詩仙,何時讓他失望過!李諾深吸一口氣,隨即閉目凝神。他一定要處在最佳狀態,方能完全發揮出那首詩的威力……這一調息,足足用了半個時辰,他的精氣神也來到了巔峰。旋即。他睜開無比深邃的雙眸,彷彿日月星辰於黑眸中彙聚。手一伸,【龍泉劍】現!用刀,效果上差了一些的。必須用劍才能完美髮揮出那首詩的威力!體內文氣瘋狂湧出,李諾的面容變得澹漠冰冷。他冷漠開口吟道——“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須臾間,他彷彿化身為一個豪氣萬丈的劍俠,俠客帽上點綴著胡纓,恣肆灑脫。而文氣、內力瘋狂彙聚於【龍泉劍】之上,使之如霜一般明亮精透。而這,還不夠!他的氣勢,還沒到達巔峰!“銀鞍照白馬!”一口文氣吐出。一匹由文氣彙聚的白馬突兀出現,它高大威猛,根本不遜於世間最好的汗血寶馬。它通體雪白,不染一絲雜色,背上銀鞍和它的身軀融為一體。唏律律……白馬高高揚起,雙腿而立,嘶鳴一聲,示意主人趕緊上來。李諾輕狂大笑,腳下輕輕一點便翻身上馬。他左手抓著韁繩,右手提著銀霜流轉的【龍泉劍】,雙眸緊緊盯著陣眼,蒼勁有力地吟道——“颯遝……如、流、星!”白馬通靈,馬踏流星一般朝著那陣眼飛奔而去。咦……獨孤劍聖輕咦了一聲。這馬……有點意思!李諾眸光灼灼,直直盯著那陣眼上的持劍者。“十步殺一人,”“千裡不留行!”白駒過隙!它的身影迅速虛化,地上絲毫沒有留下任何足跡,在踏出第十步之時,竟真的穿過了重重虛空,出現在了陣眼之中。殺!李諾一劍刺穿了持劍者的脖子。陣眼崩塌。持劍者倒地的瞬間化作了數百片碎刃,捲起劍刃風暴,要將李諾吞噬。獨孤飛雪大急。這可是青陽君留下的劍意!一旦被這劍意吞沒,李子安絕對是要被千刀萬剮屍骨無存了。但這一刻,他也無能為力!他的劍意還穿不透虛空。李諾彷彿早有防備。畢竟,是穿越層層虛空的戰鬥,他哪裡不能給自己留下後路?“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他眸光凜然,咬牙低喝一聲。須臾間,白馬也是化作了文氣碎片,將他包裹住,將他送回了原地!青陽君的劍意,沒能捕捉到他的蹤跡,很快就消散了,重歸平靜。《俠客行》絕對是最頂級的刺殺詩!獨孤飛雪老臉深深動容。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呐!陣眼被破,劍陣也開始崩塌。石壁上,剩餘的那些劍招全部飛了出來,那些被獨孤飛雪破解的劍招,也是全部重新凝聚。他們組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把百丈之巨的青光大劍。然後,青光開始凝結,這劍也是慢慢縮小,直至變成了一把三寸青劍……嗖的一下,沒入了李諾的眉心中。李諾瞬間跪地,昏厥了過去。腦海中,原本是三足鼎立的局面——一座佛身虛影,一柄沖天大劍,還有一尊儒聖之像。而現在,隨著青光劍的湧入,這把沖天大劍力便壓了兩者!那凜冽的劍意,讓李諾腦袋隱隱作痛。平衡瞬間被打破了。劍意不斷地侵占地盤……好在這時【古纂金書】現出虛影,落下點點金光,將這劍上的殺意壓製住。此時,青劍才化作十萬八千劍招,在他腦海裡一一演劍……日出日落。春去秋來。李諾彷彿感覺自己在時光中沉淪了十年……那一招招劍訣,彷彿成了他的本能。雷劍、火劍、風劍、醉劍、寂滅劍、輪迴劍……他翻手可生,覆手可滅。彷彿,他成了劍之主宰!等他再次睜開眼睛時,映入眼簾的,是綺羅那張圓圓的臉蛋。不過綺羅此時正支著下巴,打瞌睡呢……李諾環視四周,發現自己是在小彆築裡。他鬆了口氣。看來已經沒事了。這丫頭,應該會派來照顧他的吧?也難為這丫頭了。李諾便故意伸手捏住了綺羅的可愛瑤鼻。綺羅驚醒,見是李諾醒了,大喜道:“姑爺,你沒事了!”李諾支撐起身子,頷首笑道:“嗯,沒事了。”“頭不疼了嗎?”綺羅擔憂地伸手貼在李諾的額頭上,“燒退了,太好了。”李諾無語道:“不疼了。”“那就好,可嚇死我了!都怪那臭老頭。哼,若你傷到一根汗毛,我可饒不了他!”綺羅埋怨起獨孤劍聖。也是。李諾這一昏睡,足足三天,這期間身如火爐。當然也是完美錯過了綺羅的四宗大比。李諾問道:“你比試結束了嗎?”綺羅笑嘻嘻道:“嗯,我拿了第一喲,姑爺你可都昏睡了三天呢。”才昏睡三日啊。李諾有些唏噓。因為他彷彿在夢中渡過了十年……沉下心神,腦海裡那把劍已經暗澹了下來,沒了殺氣。他心思又突地一轉,青陽君留給他的劍訣招式果然還在,但很快,它們又變得模湖不清,沒過一會,就被他完全忘光了。李諾知道,這不是真正的忘記了,而是被他消化吸收了,成了他本能的一部分。這讓他心思無比的複雜。這算是繼承了青陽劍君的衣缽嗎?被獨孤劍聖知道了,會不會被千裡追殺?李諾唏噓道:“你這比賽都已結束了,要不要跟姑爺回去?還是繼續留在蜀山?”綺羅皺起了小臉,糾結道:“師父說要我先將境界穩固了才能下山。UU看書 www.kanshu.com”李諾笑道:“離年關還有兩個月。你鞏固好了境界再回來倒也可以,然後我們一起去北方。”“北方?”“嗯,去找娘子。將她帶回來過年!”綺羅堅定點頭:“嗯,一定要找到小姐!”“行,那我去找獨孤前輩說一聲,就回洛陽了。那邊還有一大堆破事等著我去處理。”綺羅撇嘴道:“師父說你不用向他告辭。他好像有點急事就匆匆離開了蜀山,連接下來的大比試都顧不上了。”“出什麼事了?”“好像是從禁地劍陣中發現了什麼。哼,他們都覺得我還是小孩子,都不告訴我是怎麼回事。”綺羅微微不滿。“好了,你就安分一些吧。那我和大師姐說一聲。”李諾走出小彆築,來到練功房那邊,大師姐正在指點幾個年輕弟子劍法,見李諾來了,便迎了上去:“好了?”“嗯,也打擾多日了,洛陽那邊還有事情等我處理,我得回去了,現在就走。”“也好,我送你出山門吧。”兩人有說有笑地走出了山門。李諾頓步道:“大師姐留步吧,若有機會,可來洛陽玩玩,其實紅塵,還是有很多有趣的東西的……”“紅塵啊……二十多年前我也去過。”大師姐唏噓道。那時,她作為當代天下行走自然是去過的。結果,壞人太多了,被騙了好幾回。還遇到一個可惡的負心漢!也正是那個負心漢傷了她的心,她纔沒有再找雙修伴侶。李諾隨即對著天空吹了個口哨。沒一會,一隻妖鷹飛了過來,李諾輕點一步,跳了上去:“大師姐,李逍遙那小子就拜托你多指點了,後會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