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艾瑪的孩子,叫什麼名字?多大了?”顏鐵葉緊緊盯著李諾的眼睛問道。“他叫章見慎,今年二十二歲,目前在翰林院任職。”“所以,你今日前來,到底有何居心?該不會是想要用艾瑪孩子的性命拿捏本將吧?本將可不吃這一套。”顏鐵葉立刻反客為主道。能坐上統領的位置,可不是什麼傻子。李諾回道:“顏將軍身為虎豹騎統領,對大草原忠心耿耿,世間誰人不知?”“你們中原人果然喜歡拐彎抹角。有什麼話,請直說。”顏鐵葉稍一思量,就明白了眼前人的話外之音。這是在挑撥離間呢!草原之主乃是七大部落同盟共選的可汗阿史那*鐵木,而非蠻族大帥阿克勒*鐵木。李諾說道:“可汗年幼,親王執政,草原必生禍端。”“住口!”顏鐵葉眸中殺意一綻。李諾自然不懼,他繼續道:“中原王朝乃是農耕傳承,與草原放牧習性完全不同。草原人占據中原,不妥。”顏鐵葉半眯著眼眸:“不愧是讀書人,這口才了得啊。你是大胤皇帝派來的說客?他自己都嚇得遷都了,你何必還要為大胤賣命?”“非也。我隻是不忍見天下蒼生被硝煙籠罩。言儘於此,還請將軍深思。”李諾將一封信丟給顏鐵葉,“對了,這是你外甥托我帶給你的信。”顏鐵葉接過,但並未打開。李諾轉身離去的同時也是擺擺手:“小白就留在將軍這裡,如果將軍改變心意,就讓小白帶個話。若果將軍一條心要將殺戮進行到底,那將軍就自行處理小白吧。”小白:……這豆子般大的小眼神裡滿是委屈。當然,這隻是李諾的以退為進之策。顏鐵葉堂堂大將,豈會殺一個小小鼠輩?小白:你纔是鼠輩,你全家都是鼠輩!他是尋寶鼠,雖然也有個鼠字,但此鼠非彼鼠!袋鼠不是鼠,熊貓不是貓!哼!看著李諾消失的背影,顏鐵葉鬆開了刀柄。沒有當場和李諾動手,就代表著他的心已經動搖。在草原上,以實力為尊沒錯,但他內心深處,還是覺得小可汗纔是草原之主。這也是他深受艾瑪的影響。以前艾瑪會經常給他講有關於中原王朝的故事,講禮儀尊卑文化習俗等等。潛移默化之下,他也是認同中原王朝的傳承文化。他歎了口氣,收回眸光,默默返回營帳。他知道,這個人族分明就是來挑撥離間的,但卻又是光明正大地說出來,也是直擊他的心靈。他,到底該何去何從?今夜,對他來說,註定將是一個不眠之夜……李諾剛回到藏身之地,慶陽就迫不及待地詢問道:“如何了?”“大功告成。”李諾臉上笑意盎然。“他答應了?”“那倒是沒有。”“那你為何這般篤定?”“顏鐵葉沒有當場對我出手,就表示他心有疑慮。所以接下來,艾瑪的英靈會時時在他腦海中出現,隻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他就會倒向我們這邊。”李諾胸有成竹道。對於人心的把控,他還是很自信的。章見慎一頭霧水地看著兩人打啞謎,問道:“那個……你們到底在說什麼?為什麼虎豹騎統領會倒向我們這邊?”“因為你啊,你可是咱們的王牌。”李諾打趣道。章見慎臉色不悅道:“李子安,請你記住,我們是一個隊伍,我不希望你有事情瞞著我!”李諾歎道:“我怕說了,你會失控。”“哼!我堂堂儒門學子,文心堅定,你也太小瞧我了吧!”章見慎不滿道。慶陽頷首道:“子安,本宮也覺得此事不能再瞞著章翰林了,這樣對他不公平。”章見慎揚眉吐氣道:“聽見沒,殿下都發話了。”“好好,我說行了吧。剛纔不是讓你寫了信嗎,信的內容都是真實的。”“哈哈,真是天大笑話,怎麼可能真的?我堂堂章氏族人,豈會認一個草原蠻子做舅舅?”章見慎想要笑。不過看著李諾和公主兩人神情認真,根本不像是在開玩笑,他的神情也就瞬間凝固了。他慌了。難道是真的?他雖然知道自己母親的地位很低,原本隻是一個侍女,但說她是草原人,那他萬萬不能相信啊!“殿下……李子安說的,可是真的?”章見慎面色慘白,唇角微微顫抖。慶陽唏噓道:“其實你母親是草原人,是‘真顏’部族的女子,她自幼喜愛中原文化,故而取了‘真顏’二字中的‘顏’字為姓,叫做顏艾瑪,二十五年前被一支商隊從草原拐賣到了長安,後來進了章府做了侍女……她的嫡親兄長就是現在的虎豹騎統領真顏*鐵葉。”“不,這不是真的,我不信!我體內怎會留著蠻人的血液……”章見慎神情渙散,喃喃自語。這如何能夠接受?認知觀瞬間崩塌了……李諾歎了歎氣。現實就是這麼的殘忍,將血淋淋的傷口扒出來讓你看。這番打擊,狠呐!不過隻要章見慎能走出來,那麼前途就不可限量。李諾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其實蠻族和人族也是同宗同源……”“真的?”章見慎茫然抬頭,自幼啟蒙就受儒家教育,在他的認知中,北蠻子,那可是茹毛飲血的野蠻人,連自己的小老婆都能給兄弟、兒子繼承,這般不受教化,蠻化未開,哪能配得上“人”?他們與獸何異!他們是兩腳獸!慶陽公主也是眸綻秋波,微微好奇。蠻族和中原天然對立,在大文豪搬來兩屆山之前,那可是廝殺的極其慘烈,單單大週一朝,就有數百萬手無寸鐵的老百姓葬身在蠻族鐵騎之下,這怎麼可能是同宗同源呢?李子安,你該不會是為了安慰章見慎故意撒謊吧?慶陽將鳳眸一瞥,倒是想要看看了李子安如何圓這個謊!而李諾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他也去瞭解過那段神話一般的曆史。人族的軒轅皇帝大戰九黎部落的蚩尤。這段曆史和他前世三皇五帝時期的很像。他咳了咳,解釋道:“不然,你孃親和你爹怎麼生的你?”公主:……章見慎:……李諾一本正經道:“哎,給你們科普一下吧。有你這個例子在,所以就足以表明一件事,

蠻族和人族,沒有生值\/隔離。嗯,知道什麼叫做生值\/隔離嗎?就是,咳咳……”李諾突然有些詞窮了。《生物學》可是一門高深的學問,不過目前好像還無法普及……因為……妖和人,貌似也是可以……重點參考那妖僧青雀,還有燕王!慶陽翻了個白眼,這李子安又開始胡言亂語了。也不知儒聖英靈知曉了,會不會將這孽徒逐出儒門!李諾道:“總之,要看一個人到底是哪裡人,就要看他的言語,習性,文化。你,章見慎,就是地地道道的中原人。”在李諾的這番打鬨下,章見慎也是漸漸接受了這個現實。他苦笑道:“不用說了,我明白。接下來我們怎麼做?等我那個素未謀面的舅舅做出決定嗎?這不是將賭注全部押在他身上嗎?”李諾點點頭:“為今之計,確實隻有等待。不過嘛……”“有話就說,彆賣關子。”慶陽沒好氣瞪了一眼。李諾自通道:“顏鐵葉也許信得過阿克勒*鐵木,但是阿克勒可就不一定信得過顏鐵葉了。”慶陽公主可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小白,對於蠻族也是有所瞭解的,她黛眉微蹙,疑惑道:“蠻族大帥將虎豹騎都交給顏鐵葉統領,而且還引為親衛軍,會不信任他?”李諾撇嘴不屑道:“做給彆人看的唄。我剛纔去看了,顏鐵葉的兩萬虎豹騎在大金帳正南三裡外。這說明,蠻族大帥還是有些提防他的。 www.uukanshu.com”章見慎恍然大悟:“是了,按我們中原戰法,大帥的親衛軍是要將大帥營圍起來的。看來,蠻族大帥真的在防備著我舅舅。”“哈哈,你這接受能力很強嘛,都稱呼‘舅舅’了……”李諾莞爾一笑。“不過想要挑撥離間也沒那麼容易,我們接近不了蠻族大帥。”公主冷靜地指出關鍵之處。“我們不行,但有人可以啊。”“誰?”“蠻族大巫薩,這個據說是離天神最近的男人。”李諾感慨道。這個大巫薩,便是他的突破口。慶陽質疑道:“大巫薩神鬼難測,你確定他有隨大軍南下?”“不確定。”“那你……”“你們想啊……”李諾分析道,“如果大巫薩沒有南下,那麼蠻族想要破解【兵家沙盤】就沒那麼容易了。我們固守待援,等到勤王大軍,你那麼蠻族隻能含恨而歸。”頓了頓,李諾眸中閃過一絲精芒:“如果他來了的話,那麼……我有辦法說服他。”功課做得很足了。這個蠻族大巫薩,可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人……“那就等吧,隻希望長安那邊千萬彆掉鏈子。”章見慎插嘴道。“杜宴還是有兩把刷子的,這一點,慶陽殿下應該有所瞭解。”鳳凰宴上,這兩人的沙盤推演戰,可是對手呢。李諾看了一眼慶陽,又看著睡夢中還皺著眉的晉陽,也是有些心疼。未料勝先料敗。晉陽,是他安排的退路。他伸手摸了摸晉陽的小臉蛋,視線則停留在了她的脖子上——【冰心玉】緊貼著她的胸口。這【冰心玉】裡,藏著姬夕瑤二品劍意。這就是他的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