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纔不到一個時辰,便有七八支北蠻斥候小分隊的鐵蹄在面前踏過,可見蠻族雖然兵鋒雄旺,但也並未放鬆警惕。好在李諾的儒道神通【一葉障目】已到爐火純青之境,再加上自身這邊一共也才四人,故而蠻族精通偵查的斥候兵們也未發現他們的藏身之處。入夜。寒風愈發凜冽,刮在身上,宛若刀割。好在天公作美,此夜天上星月暗澹,夜穹漆黑如墨。蠻族大軍營五十裡範圍之內,斥候們也都是搜了數遍,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也是漸漸有些懈怠了。李諾見狀,一邊蒙上面巾,一邊低聲說道:“你們在此等我,我去會一會那位虎豹騎統領。”“你小心些。”慶陽鳳眸瞥了李諾一眼,隨後便將注意力放在了懷中睡得香甜的小公主。“放心吧,隻要我不露殺機,就那些北蠻子可發現不了我的蹤跡。走了,你們也留點心,真若出了不可抗拒的事情,立刻放信號。”李諾說完便縱身一躍,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想要直入蠻族大帥的金帳無疑難如登天,但若隻是找虎豹騎統領,那難度就降低了好幾個層次。半個時辰後。李諾屏氣斂神,避過層層巡營蠻兵的戒備,終於抵達了蠻族軍營。將原野地占據的茫茫一片軍帳,根本望不到儘頭。就這氣勢,已經讓人有些窒息了。這可是六十萬大軍啊!李諾心中稍顯感慨。正值深秋乾燥之際,若是一把火甩下去,再接風勢,那就真是火燒連營了!他想起《三國演義》中東吳大都督陸遜一把火將劉備顛沛流離十數年才積攢起來的家底燒了個大半,最終還落了個白帝城托孤的淒慘下場,可見對於戰爭來說,這火攻之策一旦用得好了,那就足以改變戰局。不過李諾也隻是在心裡想想。他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紙上談兵,獻獻計策沒問題,但讓他真指揮大軍作戰,他是沒這個能力的。藉著夜色隱遁,他貓著腰慢慢靠近了前營。然後放開武夫三品境的感知力,仔細分辨著茫茫軍賬的顏色。北蠻階級等級比中原還要森嚴。什麼地位,住多大的營帳,這都是很有講究的。李諾仔細一陣尋找,便找到了虎豹騎的紮營之處。正處於蠻族中央大金帳前方三裡之地。李諾找準方向,繼續潛行。又是小半個時辰過去。他看見了一處篝火。篝火附近圍著好幾個穿著一套精緻鎧甲的蠻族將領。其實草原蠻族的生活也是非常苦逼的,底層蠻兵中最好的也就穿了件皮甲,而且都是自帶的。唯有上層的將軍,纔有資格穿鎧甲。雖然人族通往草原的走私盛行,但想要將成品鎧甲運輸出去還是非常困難的。運送鐵料礦石這些倒是有機會,但問題來了,蠻族隻會放牧和殺人。打鐵?那是中原王朝傳承下來的手藝,他們可領悟不了。他們空有一膀子的蠻力,手法更是粗糙,普通捶打沒問題,但鍛造鎧甲可不單單隻是捶打就行的,即便有工匠傾囊相授,他們花一輩子也學不會。看著這些蠻族將領們正在吃著烤肉,李諾心想,若將他們一網打儘,那蠻族是不是就群龍無首了。不過這個念頭隻是一閃就熄滅了。這些都是虎豹騎將領,殺了也沒什麼用。虎豹騎是一支被戰火鮮血洗禮過的天下最強軍,哪怕統帥戰死,他們的意誌也不會沉淪,甚至還會更加凝練,戰至一兵一卒也不會崩潰。所以,隻能等了。又是一個時辰過去。李諾心中估算著,現在差不多是三更天了。而這些將領們臉色也是浮現一絲絲睏意。這時,另外一隊將領過來,與他們換防。這讓李諾有些心急。眼看著顏鐵葉就要離開,這一走,可就沒機會了。那該如何下手呢?忽然間,他想到了辦法。他輕輕拍了拍下胸口。一個白絨絨的小腦袋從衣襟裡鑽了出來。正是尋寶鼠。自從娘子和綺羅去了蜀山後,小白就沒了人照顧,李諾便隻好將它一直隨身攜帶。他隨後拿出玉佩,讓小白叼在嘴裡,然後指了指那個身材最魁偉的將領。小白心領神會地揮了揮爪。蠻族將領們很快就散去。見時機成熟,小白便躥了出去。身為最偉大的神偷一族,這個小東西的步伐輕盈,跑起路來沒有任何動響,甚至連氣息都是收斂著的,想要發現它可沒那麼容易。沒過一會,它就摸到了顏鐵葉的軍帳中。顏鐵葉身為虎豹騎統領,警惕性可不低,他正要脫甲,眸光忽然一瞥,便是一刀抽出,斬向那個突如其來的異物。“吱吱……”尋寶鼠急忙叫喚兩聲,然後立刻舉起捧著玉佩的兩小爪子。藉著刀身的反光,顏鐵葉看清了眼前玉佩的樣式和紋路。這是……他童眸驟然一縮,刀鋒戛然而止,離尋寶鼠的腦袋隻有半寸不到。尋寶鼠這下是真的被嚇到了,它沒料到對方的警惕性會這麼強,隻得委屈地抬了抬小爪子:“吱吱、吱吱……”顏鐵葉見是一隻通人性的老鼠,心中警惕性也是稍微降了一些。他收起刀,一把抓起老鼠放在桌桉上,然後一手抓過玉佩。粗糙的質感,冰涼的溫度。他用指腹輕輕地來回觸摸著玉佩,思緒飄然,回了二十五年前……沒錯!這就是他當年從一個人族商人手中購來的玉佩,為的是哄他的妹妹真顏*艾瑪開心。他猶記得那一日是艾瑪的生日。艾瑪從小就和彆的孩子不同,她十分仰慕中原文化。她會將天上的星星,草原上的牛羊,還有湖泊和風,組成一句句優美的詩詞。所以,把中原人喜歡佩戴的玉佩當做生日禮物送給艾瑪,她一定會非常的開心。而結果也正如他所想的一樣,看著妹妹露出了久違的笑容,他也是跟著傻笑起來。然而……天有不測風雲。意外無處不在。艾瑪佩戴著玉佩去和她的玩伴們一起參加草原篝火舞會後便不見了人影。他發瘋似地尋找了三天三夜,都沒她的線索。後來,

有牧民說,艾瑪參加完舞會後就跟著一個商隊走了。他帶著十幾個兄弟拚命追趕,跑死了兩匹馬也沒趕上。這也成了他的執念。若不是他贈送玉佩給艾瑪,艾瑪也就不會去參加篝火晚會了。他很自責。是他將妹妹給弄丟了。而今,能隨大軍南下,第一任務自然是攻破長安。第二,他就是要尋找妹妹的下落。此時此刻,玉佩突然出現,他心中確確實實是破防了。他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但淚水卻已在眼眶中打圈。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處。“吱吱……”小白指了指帳篷外,比劃著一個“跟我來”的手勢。顏鐵葉顫顫巍巍問道:“你認識艾瑪?”小白很人性化地翻了個白眼,然後又歪著腦袋想了想,跳上了顏鐵葉肩膀上,然後小爪指著外面。顏鐵葉立刻明白過來,這老鼠是要給他帶路呢。他又深吸一口氣,壓下激動的心。不論如何,他肯定是要去的,哪怕面前是陷阱!於是,他掀開帳簾大步走了出去。“真顏統領,你不是值上半夜嗎?現在還出去?”有蠻將見了,好奇問道。“越靠近長安,越不能放鬆警惕,本將再去巡查巡查。你們也打起精神,以防人類偷營。”顏鐵葉回了一句,然後按照小白的指引方向走去。片刻後,他便來到了溪旁的一個僻靜處。UU看書 www.kanshu.com一個男人的身影映入他的視線之中,顏鐵葉立刻警惕起來。而這時,小老鼠從他身上跳了下來,飛快奔向那個男人。“你是誰?”這男人的身影纖瘦,一眼就看出是人族。顏鐵葉詢問道,右手則有意無意搭在了刀柄上。李諾轉過身,打量著這個身材比他高了一個腦袋的魁偉蠻人,他問道:“可是顏鐵葉顏將軍?”顏鐵葉拿起玉佩,質問道:“你到底是誰,為何有這玉佩?你認識艾瑪?”李諾搖搖頭:“抱歉,顏將軍,我不認識什麼艾瑪。”“你小子敢耍我!”顏鐵葉壓著暴怒的氣勢,低喝一聲,右手緊緊握住了刀柄。一旦對方不能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桉,那他可就不客氣了。“顏將軍息怒,我雖不認識艾瑪,但卻認識她的兒子。”李諾笑著解開面巾,露出一張十分年輕的面容。不過李諾在中原境內確實是大名鼎鼎,但這名,在大草原上可不好使,故而顏鐵葉並不認得他來。顏鐵葉沒說話。李諾繼續道:“在下李子安,顏將軍手中的玉佩,正是你妹妹傳到她兒子手上的。”顏鐵葉眸中綻著寒芒質問道:“艾瑪妹現在在哪裡?”“抱歉,她去世多年了。”李諾面無表情道。他並不想欺騙顏鐵葉。顏鐵葉面色未改,但眼角處細微的抖動便出賣了他此時內心的慌亂和悲傷。雖然他也早已預料到這個結果,但真得知妹妹已不在人世時,他一時間也是難以接受。“但她的血脈尚存人世。”李諾又補充了一句。所以。我有外甥?顏鐵葉呼吸微微急促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