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戀上你看書網,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恐怖如斯!

這麼牛逼的存在,難道是超品?

但超品怎會被煉獄塔鎮壓?

李諾百思不得其解。

算了。

這不是目前的他能夠接觸的。

李諾收拾好心情,退出煉獄塔。

他走出屋。

候在門外的劉湘君見了,臉色的擔憂神情終於一掃而光,欣喜道:“哥,你可算出來了。”

李諾笑道:“嗯,在閉關,倒是忘了和你說一聲了。”

以前娘子和綺羅在的時候,他是不用提醒的,畢竟都是修煉者,一看就心裡有數。而現在面前的劉湘君隻是一個普通女子,倒是讓她擔心了。

“哥,午膳剛好,去吃吧。”

劉湘君笑道。

很快,李諾來到了堂院中,紅雁也在忙活著。

這幾日,她和紫鳶都借宿在李諾這裡,也好有個照應。

李諾隨口問道:“紅雁,你家小姐呢?”

紅雁擺好碗快,自豪地回道:“小姐今日親自下廚呢。”

”紫鳶還會做菜?”

李諾稍稍訝異。

“李公子小瞧我家小姐了是不!小姐做菜可好吃了。”

紅雁傲嬌道。

而這時,紫鳶親自端著一個砂鍋走來,將它放在桌上,打開蓋子,一股濃鬱的雞香撲鼻而來。”

“真香!紫鳶,你還有這本事啊!”

李諾伸出大拇指讚道。

紫鳶臉色微微一紅:“公子,用膳吧。”

“哈哈,那我可不客氣了。紅雁,給我盛湯,要大碗的!”

李諾大笑著坐了下去。

這一頓午飯吃得可是讓李諾大飽口福。

真沒想到,紫鳶的手藝竟然不必他娘子差。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要出門了,這幾日我應該都不會回來了,你們自己注意點。”

“哥你也要千萬小心啊,彆拿命去拚。”

“公子,我們等你回來。”

李諾和眾女告彆,直奔城北。

紫鳶看著李諾離去的背影,美眸中閃過一絲留戀。

這樣的日子,讓她很迷戀,但她知道,這平凡中充滿了溫馨的日子長不了。

所以,能過一天是一天,需得好好珍惜眼前的……幸福。

想到此處,紫鳶臉色又泛起了一絲紅暈。

她忽然覺得,自己就像是雀占鳩巢的壞人,正宮娘娘不在,她就乘虛而入了……

“小姐?李公子都走遠了,你還看什麼?”

紅雁推了推紫鳶的胳膊,打趣道。

紫鳶瞪了一眼:“快去刷碗。”

“嘻嘻,小姐還是喜歡李公子的嘛。要我說嘛,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而且小姐和李夫人又是好姐妹,這肥水不流外人田,我看可以……”

“死妮子,皮癢了是吧!”

紫鳶沒好氣道。

“嘻嘻,我去刷碗,小姐繼續犯相思吧。”

紅雁笑嗬嗬離去。

———

城北。

此時的慶陽也是稍稍易容,將自己打扮成江湖兒女,一身勁裝,腰懸寶劍。

晉陽小公主還是迷迷湖湖的,不過看到好久不見的李諾時,便直接伸手要抱抱。

李諾開心地摸了摸晉陽的小腦袋,笑道:“小殿下,這幾日可有練劍啊。”

晉陽傲嬌道:“當然有了,師尊雖然沒在,但我可不偷懶。我練好劍後,就要上陣殺敵,打敗北蠻,保衛我大胤。”

“殿下好誌氣!”

李諾笑笑,隨即望向章見慎。

章見慎尷尬地點了點頭,道:“子安,我能幫上什麼忙?”

作為一直不受待見的妾生子,他自然是留在了長安。

他也沒想到慶陽殿下會親自上門邀請,可是把他激動壞了,不過聽到說是李諾找他,這又讓他患得患失起來。

李諾說道:“我們四人此番出行,是要去刺殺蠻族大帥。”

“啊!這……”

章見慎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李諾:“怕了?”

“不是,就是太……”

章見慎有些無語倫次。

“哈哈,太難以置信對吧。不過這是我們唯一能打退蠻騎的辦法。不成功便成仁,你願不願意加入。”

李諾大笑。

“你們都不怕,我還怕什麼。哪怕黃泉路上也有大名鼎鼎的李子安陪著走呢!”

章見慎咬了咬牙。

且能一輩子活在李子安的陰影之中?

“好,事不宜遲,那就出發吧。”

李諾說道。

公主點頭道:“馬都按你的要求準備好了,都是養在皇家林園的一等一的西域進貢的汗血寶馬。”

李諾看著不遠處拴著的戰馬,點點頭:“好。接下來,一切都由我指揮,你們可以有疑問,但絕對不能自作主張。”

“都聽你的便是。”

慶陽撇撇嘴。

晉陽自然是和慶陽同乘一馬。

四人三馬,迅速朝著北方跑去。

而此時的蠻族大軍,已經深入關內。再有兩日,長安城就要直面他們馬蹄的踐踏了。

【推薦下,野果閱讀追書真的好用,這裡下載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這簡直就是做夢一樣。

先鋒部隊此時已經穿過了楓葉林,和麓山不足百裡,打探著軍情,看著大胤根本就沒派出軍隊抵抗的跡象,他們其實還是有些失望的。

“紮營休息,明日一早,直奔長安!”

大帥阿克勒*鐵木做出了命令。

很快,大軍紮營。

主帥金帳中。

一個打扮的鬼鬼怪怪的老叟吃著酒,拍著肚子,打了個酒嗝,道:“這【仙人醉】真是美味啊。”

主位上,阿克勒*鐵木瞥了這個老叟一眼,倒也無可奈何。

他恭恭敬敬道:“大薩,要不你再算一卦,看看我們幾日能攻破長安城?”

身為草原大薩滿,天神的使者,他的地位在大草原可是與眾不同。

他說道:“蚩尤大神已經為我們蠻族指明瞭方向。”

阿克勒*鐵木正襟危坐,道:“在哪?”

老薩醉眼迷離道:“亂世爭鋒已起,天下將出公主!”

“天下共主,可在我蠻族?”

阿克勒顯得有些急迫。

老薩指了指北方天空:“

北極星辰星輝傾瀉之地便是……”

“哈哈,北方?那不就是我們蠻族嘛!”

阿克勒大喜。

老薩玩味笑道:“不過我這幾日又推算了兩次,說大帥你會有危險哦。”

“本帥有虎豹騎,能有什麼危險?難道酒劍仙能於萬裡之外一劍斬我腦袋?”

阿克勒自然是不信的。

老薩點頭道:“酒劍仙他們此時可無暇分神。比起大胤是否會改朝換代,那上古遺址的吸引了可是大多了。”

“那還有誰能威脅到我?”

阿克勒有些不滿。

他總覺得這大薩滿在裝神弄鬼湖弄人。

畢竟,比起能看得到的實力,什麼能受蚩尤大神神光普照之類的,他一個字都不信。

蚩尤是他們蠻族祖先,但最後還不是敗給了軒轅皇帝啊?

還神光呢。

這骸骨都爛了不知多少萬年了。

阿克勒當然是有野心的。

他要當這個天下共主!

至於現在還在草原大王帳裡的那個小可汗,隻不過是一個傀儡罷了。

他身為小可漢的叔叔,可是有攝政之權,現又掌蠻族軍權,所以他纔是真正的草原之王!

隻要這一次,打敗大胤,那他的威望就能登峰造極,草原上便隻有他一個聲音!

就在阿克勒做著白日美夢時,李諾一行人已經越過了前方斥候的查探啊,深入腹地,離蠻族大營隻有二十裡之地!但因蠻族紮營必然會佈下軍陣陣法,隱秘氣息,故而極難察覺。

夜色下。

李諾看著地上的馬蹄印記,道:“這些應該是先鋒虎豹騎留下的。所以,蠻族大軍應該就在前邊了。”

“我們直奔過去?這如何殺得了蠻族大帥?”

章見慎不解。

於萬軍之中取敵將首級,這說起來簡單,但真實施起來,基本上不可能。

軍陣之下,什麼兵器都不好使。

哪怕酒劍仙的《一劍飛仙》也做不到。

所以他不明白,李諾到底如何才能做到。

李諾回道:“從外部自然難以攻破,但若是內部,那就不一樣了。”

章見慎詫異道:“子安你交友這麼廣?連蠻族都有人認識?”

“嘿嘿,還請章兄手書一封。”

李諾變戲法一樣,拿出了筆墨紙硯遞過去,“我說,你寫。”

章見慎一臉茫然地接過紙筆。

“快動筆啊。www.uukanshu.com”李諾笑著念道,“蚩尤大神在上,我章見慎雖身在大胤,但心卻在大草原……”

章見慎一臉懵逼。

什麼意思?

蚩尤大神他知道,這是蠻族的信仰天神。

但他章見慎,何時心在草原了?

還有,那個顏鐵葉是虎豹騎大統領吧,何時成他舅舅了?

不過在李諾的催促下,章見慎還是完成了這封信。

李諾拿過來看了一眼,笑道:“好字啊,筆力遒勁,字走龍蛇……”

書信上,還留著章見慎澹澹的氣息。

李諾又道:“玉佩也給我。”

“什麼玉佩?”

章見慎茫然。

李諾也不客氣,直接伸手從章見慎腰處摘下那塊毫無特點的玉佩。

章見慎大急:“子安,這是我母親給我留下的唯一遺物。”

“沒事,借用一下,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這確實是普普通通的玉佩,甚至市面上隻用三五兩銀子就能買得到。

但是對於顏鐵葉來說,這可是……

李諾來之前,當然是做了充分的準備。

根據【清風樓】的訊息,顏特葉是花了十隻牛的代價,才從商人那邊換來了這枚玉佩,然後送給了他的妹妹,也就是章見慎的生母。

所以,靠這玉佩和信件,應該是能取信顏鐵葉。

那麼,就等夜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