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事不宜遲,咱們不如現在就去碼頭等候,以免錯過杜公公的行程。”

不多時,小王爺和韓逐空在碼頭處果然迎到了杜公公!

也沒廢話,小王爺直言李諾藏有世間頂級美酒仙人醉。

這讓杜公公兩眼冒星,臉上樂開了花。

為陛下挑選美酒乃是大事,也是他此行最主要目的,他豈會放過這等好事。

他讓大部隊先去驛站歇息,自己則帶著幾名心腹直奔安和坊。

原本來到渝州,怎麼也要和陳雨彥這位知府打聲招呼,但他此時心急如焚,哪還有心思去客套應酬。

他當然也聽聞了這個吳王世子被李子安當街暴揍,還被丟進大牢的糗事。

至於是不是吳王世子想借他這把刀去殺李子安,他也不在乎。

人家的恩恩怨怨他不管,他隻要酒!

而就在杜太監趕往安和坊之前,清月樓的一小廝早已將目睹了這一切,迅速飛奔安和坊。

葉箐雨收到訊息後,立刻閉眸凝神,施展天機道神通!

不過三五息時間,這位杜太監的命格就完全被葉箐雨掌握。

天機道,恐怖如斯!

也許正面作戰的能力不如其他體係,但神通詭異,讓人防不勝防。

安和坊。

一行人鮮衣怒馬,自然是引起了平民百姓的注意。

“杜公公,這條路直走,等到下個路口,李子安就住在左手第五間。小王就不進去了,在此靜候佳音。”

李樘小王爺說完便鑽進了轎子,靜待好戲上演。

杜公公一看就知吳王世子的心思,但也沒去點破。

一行人很快來到目的地。

“內務府杜太監,請見李子安。”

有青衣小廝上前敲了敲門,捏著嗓音唱道。

太監,可不是什麼貶義詞彙,在大胤朝,這是專門為沒丁丁的宮廷人設立的官職。

大門打開,露出綺羅一張好奇的臉:“杜太監?”

杜公公負手而立,淡淡道:“小姑娘,叫你家主人出來搭話。”

堂堂大太監,即便那些王公大臣見了,表面上也要裝模作樣客氣一番。一個小小侍女,也敢抬頭直視他的尊容?

好沒教養。

果然是山野刁民。

這讓杜公公心中很是不屑。

綺羅翻翻白眼:“我家姑爺去衙門當值了,你若有事就去衙門找他吧。”

杜公公皺眉道:“李子安是你家姑爺?”

綺羅想看傻子一樣看著杜太監:“你這問題好愚蠢,我家小姐嫁給了他,他不就是我家姑爺了嗎?”

杜公公暗道,問題大了!

冒犯西楚公主薑秋月,害得人家直接被皇帝打入冷宮,這讓西楚和大胤的關係降到了冰點,可你倒好,回渝州才一年呢,竟然成親了?

李子安,你真不當人子!

杜公公冷笑道:“你家姑爺倒是勤快,這麼早就去當值了!既然如此,便讓李夫人出來搭話。”

“你以為你是誰,我家小姐豈是你想見就能見到的?”

綺羅纔不會給杜太監好臉色看。

”咦,什麼味,好香!”

突然間,杜太監嗅到了一股奇異的芬芳,讓他不由得吞了吞口水,驚呼一聲,“這是酒香!”

“哼,這是我家姑爺親手釀造的仙人醉,一口就能讓人如仙如醉。”

綺羅傲嬌道。

嗯,她也有幸喝到了一碗,結果睡了一天。

知道這是自家姑爺釀造的後,她心裡那個得意啊。難怪吳王世子都要打這酒的主意,實在是此酒隻該天上有啊,凡人不配擁有!

當然,綺羅之所以這麼大方地在杜太監面前說出來,是葉箐雨特意吩咐的。

葉箐雨在下一盤棋。

杜太監自然是棋盤上的過河卒。

而對弈的棋手,卻是東城小作坊裡的那一位。

在李諾說找到靠山後,葉箐雨當然不會閒著,她也想為夫君分憂,看看這個大靠山到底可靠不可靠。

而這一檢視,讓她差點驚出魂來。

好在她及時收回了神通,而對方也在醉酒中修煉,不然她的身份怕是瞞不住了。

言歸正傳。

杜太監一把推開綺羅,大步朝裡面走去。

綺羅伸手攔截,卻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四兩撥千斤般把她推開了!

高手!

這個杜太監竟然是高手!

綺羅大驚。

杜太監看似慢悠悠踱步,可眨眼間就已到了院中。

“杜公公,你這般橫衝直撞,我家夫君若是知道了,可是會不開心呢。”

葉箐雨也沒起身,就這麼坐著,淡笑地看著杜太監。

杜太監坐在木椅上,心中暗道,此女,不簡單啊,見了他不卑不亢,穩如泰山。

杜太監先聲奪人質問道:“你便是李子安的新娶的娘子?”

“什麼新娶舊娶的,民女與夫君都是頭婚呢,

民女葉箐雨。”

葉箐雨淡淡道。

杜太監笑道:“倒是咱家失言了。你手上的酒便是仙人醉?”

“正是。”

“不知咱家有沒有這個榮幸品嚐一口。”

“請。”

葉箐雨倒了一杯給杜太監。

杜太監有點不爽,這麼一小杯?也太小氣了!

他兩指捏住酒杯,一口飲儘,然後立刻憋紅了臉……

烈!

腹中如火燒,又如刀割。

香!

勁道十足,回味無窮!

“好酒!”

杜太監眸中精芒一綻,大喝道。

“UU看書www.uukanshu.com比之禦酒如何?”

“勝過十倍!咱家此番南下就是為了尋找頂級美酒,此酒,當列為貢酒!”

“民女做不了主。不過我想我夫君也不願意讓此酒列為貢酒。”

葉箐雨搖頭道。

“此乃光宗耀祖之事,李子安為何不願……”

杜太監突然反應過來。

是呢。

李子安被陛下一擼到底,翻身無望,又怎會獻酒給陛下喝?

這就難辦了!

若不能將此酒獻於陛下,那就是他失職啊。

難怪吳王世子也覬覦仙人釀,還慫恿他來找李子安!

世間男子,怕是沒有誰能拒絕得瞭如此神仙佳釀!

葉箐雨又道:“杜公公,民女略通相術……”

“什麼意思?”

“光宗耀祖,我家夫君肯定會做到的,不過並不在這酒裡,也不是媚上換來的。”

“你的意思是不肯與咱家合作了?”

杜太監眯了眯眼,收斂殺意。

葉箐雨彷彿不知一樣,說道:“杜公公,你今日有血光之災呢……”

杜太監大笑:“哈哈哈,咱家若信命,二十年前就死了。”

“不如讓民女為你測一測?杜公公可以隨便寫個字,準不準一測便知。”

葉箐雨努起紅唇笑道。

“好,那就這個字。”

杜太監想了想,既然是為貢酒而來,便寫下一個“酒”字。

他還不信了,一個女子能有多大本事?學了點皮毛就敢看相算命?

“杜公公,你有血光之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