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戀上你看書網,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在回皇宮的路上,李諾每當想問【人皇劍】一事,慶陽就故意顧左右而言他,這讓他恨不得將慶陽吊起來一頓皮鞭伺候,對於急性子的他來說,太折磨人了。

而好不容易回到宮殿,慶陽卻直接將他丟下,自顧自去寢宮了。

在太廟祭祀先祖之後,慶陽回宮自然是要再一次沐浴更衣的。

宮女們便立刻開始忙活起來。添水的添水,伺候的伺候,搓背的搓背。而李諾則成了一個無所事事的閒人。

在前殿他可待不住,便去了園林瞎溜達。

夾著澹澹菊香的秋風迎面,總算是讓他的心情舒坦了一些。

“李大人,殿下怕您餓了,便讓奴婢給你送來些吃食,您請慢用。”

宮女小楓葉帶著幾個小侍女款款走來。

她們各自手中都提著食盒,來到亭中,將一盤盤色澤鮮麗的菜肴糕點拿出,置於石桌上。

李諾當然也不客氣,身為武夫,尤其是到了三品以後,這食量可是十分驚人,日啖一牛那都是很客氣了。

他坐在石凳上,拿起快子立刻狼吞虎嚥起來。

不消片刻。

石桌上的這十來個菜就給他一掃而光。

差不多吃了個五分飽,他拍了拍肚子,瞥了小楓葉一眼,詢問道:“慶陽殿下還沒好嗎?”

小楓葉眼中閃過一抹恐懼,生怕李諾會做出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來,她急忙勸道:“還請李大人再稍等片刻,殿下她還在沐浴,大人可萬萬不能硬闖寢宮,公主的清白,絕對玷汙不得啊……”

李諾氣得差點吐血。

他是這樣的人嗎?

他乃堂堂君子,怎會做出此等傷風敗俗之事?

“你回去稟告公主,本官就在這裡等她。”

李諾咬牙擠道。

“奴婢遵命。”

小楓葉急忙低頭行禮。

“嗯,下去吧。”

李諾心煩意亂地擺擺手,心道這些宮女,怎那麼沒眼色!

還是小鄧太監好啊,識大體。

“奴婢告退。”

宮女如獲大赦。

“等等。”

李諾又叫住了宮女。

“大人還有何吩咐?”

小楓葉身軀一僵,臉上擠出一個笑容。

李諾指了指滿園的秋菊:“賞花豈能無酒,宮裡應該還存有不少貢酒吧,你去給本官拿個三五壇過來。”

“大人稍等,奴婢這就去辦。”

小楓葉帶著侍女們急急離開。

李諾隨即伸了個懶腰,走出亭子,沿著湖畔尋花。

其實秋日裡的湖景沒什麼好欣賞的,更何況這還是一個小小的人工湖。

倒是滿園的金色秋菊,倒是彆有一番風味,這讓他不經想起了周董的菊花台。

呸呸呸。

不吉利。

大戰在即,可不能菊花殘,滿地傷……

“本宮這滿園的菊花還不錯吧?”

這次並未讓李諾等急,洗浴後換上家居常服的慶陽翩然而來,貴態逼人,讓李諾感受到了什麼叫做牡丹吐露。

鉛華洗儘,素顏朝天,眉不畫而翠,唇不點而紅。

李諾笑道:“我雖不懂花,但也知這些品種品相都乃一流,殿下應該也是費了不少心思吧?”

慶陽彎腰伸手摘過一朵金菊,輕輕一嗅,頷首回道:“是從九州各地弄來的種子,本宮親自培育數年,不過發現還是南疆的最好。所以園中這些都是南疆的菊花種。花瓣大,顏色深,紋路正,最與眾不同的是這花香甚濃,沁人心脾。在這寂寥的秋日裡,可以說這秋菊就是一枝獨秀。”

李諾道:“不過我以為,還是牡丹最適合殿下。”

“為何?”

“牡丹華貴,與公主氣質相符。”

慶陽搖頭:“牡丹雖豔,但太嬌嫩,需精心打理,不像這秋菊,生命力極強。不說這花了,來聊聊正事吧。”

“殿下請。”

李諾笑道。他這一會其實也不急了。

兩人又回到了亭中。

幾個太監也已搬來了兩壇禦酒,見公主和李大人都來了,便急忙打開酒罈,給兩位盛酒。

一股沁人心脾的酒芳立刻四溢位來,芬香滿園關不住。

李諾深深嗅了嗅鼻,歎道:“不愧是貢酒,這是出自江南南宮家的十年紅吧?”

慶陽意味深長笑道:“南宮禦酒雖好,但也比不上你李子安親自釀造的【仙人醉】吧?”

李諾尷尬地放下酒碗:“公主都知道了啊?”

慶陽笑盈盈道:“連酒劍仙都誇過【仙人醉】呢。你不夠朋友啊,你和本宮相識這麼久,可不見你給本宮帶過【仙人醉】呢?現在在市面上售賣的【仙人醉】都不夠醇,明顯都是兌了水。”

李諾回道:“我也不知殿下喜歡酒啊。不過沒事,等打退了北蠻,我便給殿下進貢個百壇,讓殿下喝個夠。”

慶陽舉起杯:“其實本宮並不飲酒。今日,敬你一杯。”

“恭敬不如從命,我先乾爲敬。”

李諾脖子一揚,大口飲儘。

酒入豪腸,並未化作錦繡詩詞。

他砸吧砸吧嘴,覺得這禦酒也沒仙人醉好喝。

倒是他和南宮家的酒坊合作也已進入了正軌。當然,這些小事、瑣事都是陸翊鴻和陳燦他們在打理,他隻給一個大方向,然後坐等收錢。

慶陽也隻是小酌一口,結果臉色直接就變紅了。她說道:“【人皇劍】本宮是拿到手了,但無法讓它認主。”

李諾點點頭。

【人皇劍】好歹也是天下第一神兵,怎會輕易認一個女人為主?

這不是李諾看不起女人。

這是最殘忍的現實。

除非,這個女人能達到國師姬夕瑤那般的高度。但這樣的女人,整個天下也就鳳毛麟角罷了。

慶陽放下酒杯,說道:“不過現在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人皇劍】暫時為本宮所用。你應該清楚,若無法讓劍靈配合,那麼【人皇劍】拿在手裡也隻是鋒利一些,可發揮不出什麼威力。”

“殿下就請直言吧,需要微臣做什麼。”

李諾說道。

“劍靈說它太孤單了,想要找個玩伴。”

慶陽有些難以啟齒。

這正是當時在太廟武殿,劍靈和她做的交易。

不然,她可走不出武殿。

而在發現李諾也進了太廟後,

慶陽當時就明白了,劍靈是在打李諾的主意。

她雖一直處於深宮之中,但耳目可是遍佈大胤各地。

她自然是知道李子安在揚州搞出的大動靜。子安可是拿到了武林傳承之物——【龍泉劍】。

而【龍泉劍】當然也是有劍靈的……

所以慶陽以為,【人皇劍】劍靈應該是看上了【龍泉劍】劍靈。

李諾則是目瞪口呆。

找玩伴?

這個【人皇劍】劍靈莫非真的成精了?

不過一想到自己煉獄塔的器靈,李諾也就釋然了。

戀雨那小傢夥,哦不,現在已經是亭亭玉立的十七八少女了,脾氣可不小呢,和人哪裡還有區彆?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野果閱讀,安裝最新版。】

李諾道:“那我該怎麼配合?”

慶陽微微一笑,將手一翻,一柄小劍就出現在了她的手心上。

“這是【人皇劍】?”

李諾低頭仔細審量。

“嗯。它說你身上有吸引它的器靈……三日後,它若滿意了,就會助我們一臂之力。你拿去吧……”

慶陽有些尷尬。

李諾的眼光太過火辣了,總感覺是在看她的手。

所以,她故意將小劍丟給他,要看他笑話。其實原本她是想把【龍泉劍】暫借過來,和【人皇劍】作伴的。

李諾接過不到兩寸長的小劍。

小劍輕輕顫鳴起來。

他能感受到小傢夥的興奮。

這也讓他哭笑不得。

果然,劍靈成精了啊……

李諾心念一動,召喚《古纂金書》,將小劍收進去。

不過小劍自然是抗拒的。

而一旦抗拒,李諾是沒法收取的。因為《古纂金書》隻能收取屬於他的東西。

李諾用指腹摸了摸小劍,笑道:“乖,隻要你進來,就會交到好多小朋友哦。有可愛的小和尚,有漂亮的大姐姐……”

小劍倒也識相,當然也是感受到了李諾的善意,終於同意了。

刹那間。

小劍就憑空消失了。

而這一幕倒是看得慶陽很是詫異。

在她的認知,人皇劍非皇室不可觸。

外人一旦接觸,必然會遭受反噬。

這反噬,她可是深有體會啊。

可是李諾竟然輕而易舉就降服它了?

李諾笑了笑, www.kanshu.com也沒解釋。

他說道:“殿下,今早我去麓山和諸位師長已經製定好了應敵之策。現在【人皇劍】也有了,這勝算又增加了三分。不過還需要晉陽小殿下和章見慎相助。”

“皇妹才五歲,她能幫得了什麼?”

慶陽收回詫異的眸光,詢問道。

“帶著她,我更有力量。”

李諾隨意扯了個謊。

他和國師之間還有著難以捋清的關係,不為外人道也。

“那章見慎呢?”

慶陽黛眉微蹙。

“這位章翰林和蠻族那邊有點關係。”

李諾稍作解釋,倒是聽得慶陽一愣一愣的。

“還有這事?好,章見慎有本宮去請,我們何時出發?”

“明日午時,北城門集合……”

李諾又大致說了下接下來的行軍路線,以及應對策略。

“一言為定,長安能否成功守住,可都看你的了!”

慶陽眸光灼灼道。

這絕對是一場豪賭!

一旦守住長安城,那麼她的威望將如日中天,然後可攜裹民意大勢,讓皇兄效彷先賢,將皇位禪讓於她。

一旦失敗,那她就什麼都沒了,包括她的性命。

而促使她願意將一切都押注下去的,正是她對李子安的信任。

她相信李子安!

李子安從未輸過,也從未讓她失望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