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說到做到,既然已經接了我一刀,那麼此間事,我便不再摻和。”李諾收刀離去。然而就在此時,他頭頂上的陽光突兀被遮。一張十丈長、一丈寬的畫卷悄然展開。畫捲上,丹青濃墨,大山、川河、日月……這是九州圖。當然,還有另外一個耳熟能詳的名字——《山河社稷圖》!中原王朝有三件鎮壓國運的至寶。一是【人皇劍】!《神兵榜》上名列第一,力壓北方蠻族的【虎魄劍】!第二為【鎮國鼎】,在人族宗廟供奉著。其三,就是這卷《山河社稷圖》。不過據說此圖在大週末年的八王之亂中不知所蹤。真沒想到,幾近波折竟然到了曹雄手中。也難怪曹雄要自立為王,有了這至寶,這野心分分鐘就被激發出來了,而且手持《江山社稷圖》,彆說當個嶺南王,哪怕要當天下共主,也是名正言順啊!《山河社稷圖》當頭落下。李諾抬眼一看,臥槽哦,這是九州圖?他明顯感覺到一個無法抵抗的氣勢將他籠罩。他知道他逃不掉。儒道的【移形換位】根本逃不出這圖的籠罩範圍。轟!寶圖綻起萬丈金光,直接將李諾裹了進去。待光輝消失後,任天行不解問道:“為什麼?”曹雄收回寶圖,道:“李子安總歸是一個變數。而我最不喜歡的就是變數,我要的是萬無一失!”“隨你!但我警告你,不得傷害我這個小師弟。”任天行撇了撇嘴,隨即大手一揮,大軍進城!兩個時辰後。目送西楚大軍進了梅關,手握【山河社稷圖】的曹雄這才面色一變,忍不住噴出一口汙血。他咳了咳,輕輕擦拭掉嘴角血液,苦笑道:“這個李子安,這一刀真是差點要了老夫的命,幸虧沒露破綻。”原來曹雄隻是偽三品境。也是。三品哪裡是那麼好修煉的,整個天下也才幾個三品啊?好在他算是將李子安這個刺頭給鎮壓住了。雖然以他目前的修為也隻能鎮壓一個月,但時間足夠了。———李諾恢複意識,發現自己身處十萬大山。他抬頭看了看天,古樹參天,將天都給遮住了,隻是依稀灑落了幾簇日光。他豎起耳朵傾聽,山裡沒有猛獸的聲音,甚至連一隻蟲鳥都沒。他運轉內力開始奔跑,但直到天黑,竟也沒跑出山林。他知道,自己被困住了。不虧是天下第一困陣啊!他根本無法破解。他不明白曹雄為何要這麼做?真嫌他礙眼的話,殺了他便是。這樣困著他,好玩嗎?數日過去……李諾有些精疲力儘了。不過他也是慢慢冷靜了下來,靜靜思考一些東西,也明白了一些東西。半個月後……他登上了山巔。蒼穹上,一輪紅月當空。眼前,則出現了一個山洞石窟。讓他感到意外的是,洞窟裡有人!朦朦朧朧,隱隱約約。他看到了一個女子坐於洞中,抬頭觀月。血色月華籠罩而下,讓她愈發的妖豔。而女子似乎也注意到有人來了,眸中的訝異之色一閃而沒。她手臂一招,一件紅色羅裙便將她包裹住。李諾這才注意到,人家之前是果露著身軀的……不過被洞窟山石阻擋,又有血月朦朧,李諾並未看到對方脖子以下的部位。女子翩然走出洞窟,好奇打量著這個不請自來的男人。“這位姑娘,敢問如何才能出去?”李諾問道。雖然近在遲尺,他發現自己居然看不清對方的容貌,難道是幻境的力量在作怪?女子輕啟檀口:“三品武夫?”“在下李子安,剛入三品不久。”李諾回道。能一眼看破他的修為,眼前女子絕對不簡單,該不會是……器靈?李諾心中有些激動。女子指了指天上圓月:“當紅月完全褪去之後,幻境便不攻自破。”李諾急忙問道:“何時才能褪去?”女子:“變成月牙的時候。”“那還要半個月呢!”李諾看了看頭上這輪血色圓月。女子好奇道:“你很急嗎?”“嗯!”“我可以送你出去。”“真的?”“但你必須要拿東西跟我換哦。”女子眼中閃過一抹狡黠。“你想要什麼?”李諾警惕地後退兩步。女子彷彿能夠看透人心,抿嘴一笑:“你腦袋裡好像有個好寶貝呢。”李諾心駭。

難道這女人能看得到他的《古纂金書》?女人繼續道:“ www.shu.com夢蝶。”“什麼?”李諾疑惑。不過心裡也踏實了,女人並不能看穿他的外掛。女人重複道:“我要夢蝶蠱蟲。”“那你得去巫山找。”“你身上就有,我何必捨近求遠?而且,我也去不了巫山呢。”“你在說笑吧?”但看著女人認真的表情,李諾臉色也凝重起來。自己幼年的記憶被蠶食,難道是因為夢蝶蠱的原因?“你能取出我的夢蝶蠱?”李諾再一次問道。女人仔細想了下,點頭道:“可以。”“好,成交!”李諾倒是有些迫不及待起來。“那你過來坐好。”李諾走去,盤腿而坐,和女子面對面。他這纔看清女人這張臉。美到禍國殃民……但與此同時他也發現,眼前這個女子的容貌長相和中原人族還是稍稍有區彆的。“你是羽族?”李諾的視線落在女子肩膀上,那裡有兩塊玫瑰花瓣般的印記。女子點點頭。羽族是天神的翱翔者和神射手,其實也是妖族成員,不過數量十分稀少,所有成員加起來也不到一千。而且他們隻生活在大裂穀之巔。而要登上大裂穀,若無羽族做嚮導,哪怕是劍仙禦劍飛行也會迷失方向。李諾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上羽族的姑娘。那清澈的眼眸,便如湛藍的寶石,輕易讓人迷失、沉淪。其實破除夢蝶蠱蟲還有第三種方法。羽族,天上就是蠱蟲的剋製者。隻是羽族人的數量太少太少,而且都是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千百年來,九州大陸上都難尋到他們留下的足跡,甚至都以為他們已經種族滅絕了,故而江柔並未將這個狀況考慮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