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三位大人,那李子安本宮就先帶走了,等何時宮裡的旨意下來,本宮再陪李子安去宗人府走一遭便是。”

端著搞搞架子、將公主威儀展現得淋漓儘致的慶陽鳳眸一凝,澹掃全場一眼,而後便親昵地讓李諾托著她的手腕,大搖大擺地離開了禦史台。

全場,無一官差敢攔。

可不是!

那是慶陽殿下,誰敢攔?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陳琳癱坐在了座位上,彷彿鬥敗了的公雞,垂頭喪氣,唉聲歎氣。

“陳大人,那本官就先告辭了。”

“陳大人,還得麻煩您往宮裡再跑一趟,將此事稟告於禦桉前了。”

於騫和盧望達起身告辭,悠然自得。

禦史台外。

兩人鑽入轎子。慶陽笑盈盈地看著李諾:“如何,本宮這一招還行吧?”

李諾感動道:“其實你不該來的。”

慶陽這般所為,分明是有威脅朝廷的嫌疑呐!

現在若是直接撕破臉皮,那麼內戰必然打響,苦的還是天下的老百姓。

“來都來了,你就彆矯情了,還是想想接下來怎麼過關吧。宗人府當代宗乃是先帝文宗那輩的,與我關係倒還可以,但就怕陛下會插手。”

慶陽黛眉微蹙。

就怕內閣會用各種手段逼迫景泰帝插手,那她也就無能為力了,除非真的要舉兵造反!

李諾坦然道:“放心吧,我有後招。不過你今日這般行為倒也不錯。如此一來,朝廷上下一定會更加激憤。隻要我越是站在朝廷對立面,被群臣孤立,那到時候我扭轉乾坤的效果就越強。”

慶陽好奇地眨了一下美眸,努起朱唇問道:“你的後招可靠嗎?”

“萬無一失!”

李諾成竹在胸。

章見慎和顏鐵葉之間的關係……知情者都是自己人,更是利益共同體,絕對不會出賣他。

慶陽輕輕頷首,道:“好!具體的我也就不過問了。說回我們之間的事,你打算何時娶我過門?”

【推薦下,換源app追書真的好用,這裡下載.huanyuanapp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不愧是女中豪傑。

認準一件事後,就不再扭扭捏捏。

慶陽,配的上李子安。

“明年吧……到時候我安排你和箐雨見個面……”

李諾真是佩服慶陽這神之轉折。

不過要娶慶陽過門之前,必須要先將娘子接回家。

娘子是大婦,是正妻!這一點,不論哪個女人進他李家門都不得改變。

並非他矯情。

而是他做人的底線。

“你娘子,會願意嗎?”

慶陽突然有些緊張起來。

“箐雨大方得體,溫柔善良,非妒婦……你我情投意合,此事我會和她說清楚的。”

“好……”

……

既然來了洛陽,慶陽自然也是要進宮向皇帝請安的。而且李子安一事,她也要和皇帝當面說清楚。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所以在把李諾送回清風樓後,慶陽就去了皇宮。

李諾這邊。

一時間,各路江湖豪俠接踵而至。

李諾作為武林盟主,自然不能閉門不見。

況且,這些人可都是因為他釋出的《江湖令》而彙聚起來的,都是熱血男兒,更是他最有力、最堅實的擁護者。

李諾不傻,斷然不會飄了、自毀長城。

招待完各大門派子弟後,已是傍晚時分。

朝堂,在慶陽殿下親自下場為李諾站台後,朝臣們可是吵得不可開交。

慶陽於太廟斬殺阿克勒,迫使蠻族北撤,這可是潑天的大功勞,她既然擇李子安為婿,那想要斬殺李諾的難度可就大了。

當然,也有人說李子安早已成親,卻再作駙馬,那就是有欺君的嫌疑。

但這事兒,連慶陽這個正主都沒開口,他們作為外人,又有什麼資格去說道?

皇宮。

在後花園接見了慶陽後,景泰帝的臉色便有些陰晴不定。

慶陽的來意他當然知曉。

但是,李子安愈發讓他忌憚。

他也是萬萬沒有想到,他派去的影衛大統領,竟然也失了手!

一個皇帝要殺臣子無非就兩個辦法。

第一,派出高手暗殺,但這個法子在李子安身上已經失效。

第二個法子,則是炮製罪證,明正典刑。

所以景泰帝隻剩下這第二個辦法可以選擇。

雖說慶陽擇李子安為婿,那麼犯了罪後便要被歸入宗人府管,但他一道旨意下去,宗人府當然也得聽他的。

隻是他還在猶豫,這樣做到底值不值得。

當然,他也可以不同意慶陽擇李諾為婿!

皇室公主的出嫁,可都是要經過皇帝的恩準才行。他隻要不鬆口,那慶陽和李諾,就沒有名分。

當然,這樣做,也就是和慶陽直接撕破臉皮了。

思考了一個時辰,摸透了期間的利益得失後,景泰帝終下決心,此事,便交給內閣去處理。

竇拯的目標和他應該是一致的。

畢竟竇青山可是死在了李子安的手上,他這位竇愛卿,隻怕比他還要心急呢。

既然有人願意為他分憂,願意做這把殺人的尖刀,那他又何必親自下場呢?

這就是皇權的好處。

想要一個人死還不簡單?

將這人的敵人提拔上來就行了。

而他,坐山觀虎鬥即可。

於是趁著天還未黑,他就立刻派人給竇拯傳旨,一切按照朝廷法度來辦!

如此一來,他在世人眼裡就是一個公正無私、賞罰分明的帝王。

朝廷上對於李諾一事自然也是議論地越來越激烈。

連國子監派係的官員也加入了討論,各個都是義憤填膺。尤其是在某些人故意推波助瀾下,那些很容易熱血衝上腦門影響理智的年輕學子們,也紛紛跪在午門前請命,要判李諾死罪!

可以說,李諾也算是牽動了朝官士大夫們的切身利益。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畢竟,一個朝廷命官說殺就殺,這也太讓人沒有安全感了。

今日,你李子安的屠刀能殺孫邴達,那明日,就能對準他們的脖子啊。

腦袋上時時刻刻懸著一把利劍,這滋味,換誰都不好受吧?

李諾當街殺三使,確實是犯了官場上的忌諱。

……

兩日後的一個深夜。

慶陽獨自一人來了清風樓。

“子安,明日就要再次審桉,竇拯以及一幫士大夫都會旁聽,他們的存在,極有可能影響最終的判決。”

慶陽面色凝重道,

“如果他們判你有罪,我會立刻讓人發動騷亂。到時候,江湖各大門派也都會聯手將你救出去。朝廷雖然沒了你的立身之地,但江湖上還是有的。你甚至還可以去北方……”

李諾搖頭笑道:“殿下就對我這麼沒信心嗎?”

慶陽卻道:“未謀勝,先謀敗。”

“殿下放心吧。明日,我會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竇拯在最好不過了,他這首輔,當不了多久了。”

百官之首?

若是身敗名裂了,又如何當得了這百官之首?

竇拯也隻是憑藉資格老才當上這個首輔,他的手段和城府,終究不如崔相呐……

李諾眯了眯眼,將殺意收斂在眼皮子裡。

這個竇拯,不是麓山派係,也不是國子監,算是外戚勢力的典型代表。扳倒他,國子監派係應該不會跳出來阻止吧?

“不說他了。殿下,這幾日辛苦你為我奔波了。蠻族雖然退去,但北方妖族依然是個勁敵。還有南面,任天行按兵不動,但總歸是個禍患。”

李諾分析道。

既然和慶陽有了夫妻之實,那麼他自然是要一心一意將慶陽扶上女帝的寶座。

他對做皇帝沒興趣,但不介意培養一個女帝,然後自己做女帝背後那個唯一的男人!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這,一定很有意思……

慶陽眼簾微抬,問道:“你準備怎麼做?”

“清剿賊寇,維護茶馬古道的穩定……讓西楚和中原更加深入交流。西楚和中原文化習俗一脈相承,隻要三五十年的潛移默化,西楚就能併入中原。”

李諾用的是中原,而非大胤。

在景泰帝攜百官遷都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再認可大胤王朝了。

慶陽搖頭道:“你太天真了。任天行,或者說薑景燦,他可是一代雄主,又怎會坐看大胤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去慢慢蠶食西楚?”

“聯姻!”

李諾自通道,“如果西楚未來的國主有一半是中原人的血統……”

慶陽還是搖頭:“薑景燦是還未成婚,但大胤能嫁哪個公主?晉陽才五歲!”

李諾笑嗬嗬道:“這賠本的買賣當然不做。我的意思是讓西楚嫁一個公主過來唄。至於任天行那邊,我可以去當這個說客。”

關於任天行的誌向,李諾可是一清二楚。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所以。

他有把握說服任天行。

因為任天行和他分明就是一類人。

做不做國主對任天行來說其實無所謂,他要的是西楚、乃至是整個天下的黎明百姓,都能夠過上幸福安定的生活。讓天下沒有戰亂,沒有壓迫。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他要的是一個大同盛世!

這當然太過於理想化。但也說明瞭任天行並不戀權,他隻是想實現心中的抱負而已。

慶陽不解道:“薑秋月已經嫁過一次先帝了,難道你要讓她再嫁給景泰?這成何體統!”

這裡是中原王朝!

可不是不講倫理的北方大草原,哪有兒子繼承父親小老婆的?

李諾無語道:“你想什麼呢,我怎麼會是這個意思。”

“那你待如何?你該不會還惦記著薑秋月吧?也對,這個女人的容貌冠絕天下,《紅顏榜》上名列第三呢。”

慶陽努起紅唇打趣道,滿眼笑意。

“此事又並非隻有薑秋月才行。任天行年紀也老大不小了,他肯定也是要成婚的,咱們可以把主意打到他身上。若是他能生個公主出來……”

李諾又打量著慶陽的嬌軀,嘿嘿一笑,“咱們也生個男娃子,然後和任天行做親家……不過這並非一朝一夕就能成功的,慢慢耗,慢慢磨吧。”

“你這未雨綢繆也太早了!”慶陽翻了個白眼,俏臉微紅,“早些歇息吧,明日還有一場大戰要打呢!”

“公主不留下來嗎?”

慶陽沒好氣地瞪了一眼,“想得美!何時用八抬大轎娶本宮過門再說!”

李諾當然不會強留慶陽。

都到手的肉了,可飛不了。

而且,他確實要養精蓄銳,明日,可是要費嘴皮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