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李諾說道:“哎,真沒想到,你們蠻族也不是那麼的純粹嘛,和我們中原人一個樣,都愛勾心鬥角、爭權奪勢。”

“彆說了。”

顏鐵葉悶聲道。

“那……我去找大巫薩了?”

李諾提出了此番的最終目的。

“大巫薩之前也說過,要將你當做衣缽傳承,你找他沒問題,彆人應該也不會懷疑什麼。”

顏鐵葉痛苦的閉上眼睛。

他最終還是妥協了。

他背叛了大草原,卻又是在拯救蠻族。他不知道這樣做是錯還是對。

“你做出了一個明智的選擇。”

李諾安慰道。

“人、蠻,真的同宗同源嗎?真能實現大一統?”

顏鐵葉猛然問道。

這幾日,李諾可都是一直在給他洗腦,很顯然,效果出來了。

“軒轅和蚩尤本來就是兄弟啊。而且,人類也是可以在大草原上為蠻族修建一座宏城,一旦建成,那就不會再有蠻族兄弟在冬天凍死了……”

李諾瞎編亂造,畫出的大餅也是讓顏鐵葉沉淪。

顏鐵葉籲了一口氣,道:“去吧。希望你記住今日說的話,倘若有朝一日你違背了誓言,我這刀,一定斬你項上首級,絕不留情。”

李諾撇了撇嘴,開心離去。

大巫薩營地。

這個老酒鬼似乎很怕冷,早早生起了篝火,一邊烤著火,一邊吃肉喝酒,好不愜意!

李諾走上前,大搖大擺坐下:“大巫薩,花花中原世界,比這烤肉好吃的東西有幾百倍,還有這【仙人醉】是我家開的,管夠。所以留下吧,總比在草原吃黃沙要好。”

大巫薩喝了一口酒:“你小子真是膽大包天,就不怕我把你的身份曝出來?”

“不怕,我是武夫三品,我若要走,沒人能留得下我。”

李諾毫不客氣道。

大巫薩不屑道:“阿克勒帶了蚩尤大神的【虎魄劍】,一刀就能讓你魂飛魄散。”

“嘿嘿,不是還有大巫薩您幫我嗎?”

李諾諂媚笑道,並未透露自己也帶了【人皇劍】來壓製。

畢竟,大巫薩到底偏向哪一邊,他也說不準。

大巫薩又喝了一口酒,好奇道:“小子,前幾日你確實引起了我的注意,不過我很好奇,你是從哪裡知道我的身份的?”

李諾裝模作樣道:“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誰能知道,草原上的大巫薩,離蚩尤大神最近的男人,體內竟然流淌著一半人族的血液啊……”

大巫薩丟下酒肉,冷冷道:“彆挑戰我的耐心。”

李諾趕緊道:“大巫薩喜歡喃喃自語,嘴裡經常嘮叨著彆人聽不懂的話……”

“有問題?”

大巫薩瞥了李諾一眼。

李諾笑道:“因為嘮叨的多了嘛,所以蠻族那邊也就有人傳了出來。而恰好,我聽得懂。”

大巫薩震驚地有些失聲:“你懂?不可能!”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李諾澹然一笑。

大巫薩急忙追問道:“那你說說看,那是什麼意思……”

李諾不急,反問道:“我想知道,說那句話的人,到底是誰。”

大巫薩的思緒飄回了童年……

那個對他來說是個無比黑暗淒慘的童年……

他仰望著蒼穹,歎息一聲:“那是我母親啊。”

李諾點點頭:“她可是擁有一頭金色或棕色的捲髮,高挺的鼻梁,碧綠或者碧藍如寶石一般的眼睛?”

大巫薩猛然站起,激動道:“你見過她?不,這不可能!如今世上除了我,從未有人知曉她的存在!你到底是誰!”

李諾感受到了大巫薩身上的濃烈殺意。

他笑道:“大巫薩,你失態了啊。”

大巫薩緩過神,重新坐下,滿臉苦笑:“真沒想到,你小子三言兩語就能讓我心神失守,我這把年紀,正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哎。”

“那是因為大巫薩太在意了,她是大巫薩你的逆鱗吧。”

李諾將地上酒葫蘆撿起,遞給大巫薩,笑嗬嗬地安慰道,“你有故事,我有酒,我願意做這個傾聽者。“

“你小子太適合蠱惑人心了,跟我去草原吧,我一定能將你培養成神的使者,連可汗都要敬你三分。”

大巫薩回憶起來,眼中充滿了痛苦,“我父母很恩愛,隻是父親在我三歲那年走火入魔了,他虐待我和母親,但我們依然不離不棄……我五歲那年,父親還是被心魔折磨離開了人世。後來有一天,我摘果子回來,發現母親自儘了……”

“這就是我的幼年……後來,我遇到了師父,也就是上一任大巫薩,他說我是個不祥之人,會給草原帶來災難,但師父心地仁慈,最後還是收留了我……而我至今也無法忘記,父親離世的那幾年,母親每當在夜深人靜時,會經常抱著幼年的我,嘴裡嘮叨著那句奇怪的話。”

李諾唏噓道:“那是一句情話,應該是你母親留給你父親的。”

大巫薩精神緊繃:“你真知道?那是什麼語言?我翻遍古籍,卻根本找不到。”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換源app,.huanyuanapp安裝最新版。】

“ilsinthisworld.sun,moonandyou……這是一種,本不該不存在這個世界上的語言。你也隻學到半句,後面其實還有半句……sunf,mht,andyouforever……算了。我直接給你翻譯吧。

李諾道,“浮世三千,吾愛有三。日,月,與卿。日為朝,月為暮,卿為朝朝暮暮。”

其實李諾也萬萬沒有想象到,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同類的存在。

隻是那個比他早來了好幾十年的女人,而今早也已化作了一團灰骨。

不過李諾也是有些欣喜。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這也證明瞭,像他們這樣的“外來物種”也是能夠和這裡的“土著”生育繁殖的!

大巫薩,就是一個活生生例子啊!

所以,他和娘子應該也是能生小寶寶的。

嗯……

等把娘子找回來,非得關起門來,嘿休嘿休,不生十個八個,絕不出門!

大巫薩喃喃道:“原來如此……”

李諾不僅唸了後半段,還譯成了文,他不得不信。

這也是李諾敢現身,敢拿捏大巫薩的重要原因。

他,賭成功了。

大巫薩深吸一口氣,道:“說吧,你千辛萬苦來找我,要做什麼。先說好,軍權,我是不能插手的。”

李諾說道:“這戰打下去,苦的還是黎民百姓,也不知會有多少人要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也包括蠻族。所以我懇請大巫薩,幫我製造一個讓我能和阿克勒獨處的機會。”

“你要刺殺他?”

大巫薩並沒有感到意外。UU看書shu.com

李諾直接點頭承認:“隻要阿克勒一死,蠻族軍心就會散掉。到時候有顏鐵葉和大巫薩你兩人聯手,把蠻族大軍帶回草原應該沒問題,而我也向你保證,絕對不會追擊。”

“你倒是好計謀。要不,你也隨我回草原吧。我心願已了,也沒多少年好活了,正愁找不到人來繼承大巫薩的位置呢,正好讓你做這個大巫薩。嘿嘿,草原雖然貧瘠了些,但一切吃穿用度可都不會少了大巫薩的。你還能利用大巫薩的權勢,享用草原出嫁女子的處夜哦……”

大巫薩這老不羞的擠眉弄眼道。

“原來大巫薩竟然是如此好色之輩!”

“哈哈。你小子,還將我軍呢。也罷,不願意就不願意吧,我也不強求。至於你說的那個機會……我可以為你製造。但是,你也得拿出一些本事,總不能這嘴唇隨便上下一碰,就讓我蠻族血本無歸吧?”

“大巫薩要什麼?”

“不是我要什麼,而是阿克勒。他可謹慎的很呢,甚至每次見我都帶著親兵。所以……你們至少要鎮守住長安三日,隻要城不破,最好是給阿克勒來一下狠的,這樣纔會有我的發揮餘地。”

大巫薩分析道。

“三日……行,沒問題!”

李諾咬牙道。

其實以蠻族的力量,不顧生死,全軍出擊,從四個城門一起攻打,長安隻怕半日就會被攻破。

但是阿克勒彆有用心,肯定不會那麼做。

他想的是在攻下長安之前,儘量削減鐵達罕的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