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雖然二十萬大軍覆滅會讓蠻族元氣大傷,但此時此刻,他已經被權力矇蔽了心!

鐵達罕,這是你自找的,可彆怪我無情啊!

麓山這邊,用【沙盤】籠罩了蠻族二十萬大軍便已是極限了,又見蠻族其他大軍見死不救,真是喜出望外。

杜宴難以抑製心中的興奮,道:“吃了這二十萬,長安的壓力就會小很多,我們有希望贏!陳誠,張炳,林博,三將聽令,你們每人率領一萬將士,守著這三點,成掎角之勢,莫要讓這些蠻族逃了。其他人,隨老夫堅守大營。”

沙盤上,出現的正是【劍門關】……

望著巍峨的雄關以及四周茫茫青山,鐵達罕的眼中露出了絕望,本就醜陋的臉瞬間變綠。

蠻族鐵騎,在平原上無敵。但在山林中,便沒了鐵騎衝鋒之勢,就成了活靶子。

而面前這道漫漫雄關,根本攻不破。

另外三面,又有人族將士引弓待發。

現在,他真的是陷入了絕境。

“將士們,莫要慌亂,保持陣型,堅守住!給大巫薩時間,他一定會破解這個幻陣!”

鐵達罕現在隻能將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大巫薩身上了。

其實他現在後悔了。

就不應該搶功勞啊。

以為能第一個吃到大魚大肉,結果是一根難啃的骨頭,狗子都嫌磕牙呢!

“弓如霹靂弦驚……”

“飛將當引弓,連射石棱中……”

……

文氣湧動,怒沖天際。

一首首戰詩於杜宴口中吟出。

人族將士們一個個身軀突兀漲大,氣力如牛,氣血旺盛,他們引弓射箭,這箭便是質的飛躍,威力無窮。

噗噗噗——

箭如雨,呼嘯地席捲而去,輕易穿透了蠻人身上的皮甲。

被困住的蠻族絕望嘶吼。

他們策馬奔騰,但山體陡峻,根本上不來。

他們已成甕中之鱉。

可惜的是人族將士數量太少,這殺起來,隻怕要到天黑了。

這也給了蠻族喘氣的時機。

鐵達罕揮舞著刀,不停地斬落襲來的箭,隻求大巫薩能快點破陣!

不過蠻族中軍,大巫薩一直喝著酒,嘴裡也不知唸叨著什麼。

倒是好些將領闖了進來,紛紛請命讓大巫薩破陣。

大巫薩不緊不慢道:“這個啊……我得聽阿克勒的,畢竟這次南下,他纔是大帥。”

“大巫薩,那可是我們蠻族二十萬好兒郎啊,更是二十萬個家庭的支柱!你不能見死不救啊。”

“就是啊,大薩,你快行動吧。”

將軍們苦苦哀求,都跪下來了。

大巫薩不為所動:“我就一個糟老頭子,隻負責傳達蚩尤大神的旨意,你們應該去求大帥纔對!”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面色難堪。

他們當然第一時間就去找大帥了,不過可是碰了一鼻子的灰,後來是在顏鐵葉的指點下纔來找大巫薩的。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要知道,大巫薩隨軍南下,知情者也是寥寥無幾。

這時。

營帳掀開。

阿克勒徑自走入,看著這些心腹愛將,他真是氣不打一處來,面色鐵青。

眾將都是羞愧低頭,不敢與阿克勒對視。

大帥對大巫薩拱手道:“吵著大薩了,罪過罪過。”

“無妨。對了,他們說鐵達罕的大軍被困住了?”

正主親自出馬了,大巫薩便知已無法推脫。

阿克勒道:“正是為了此事而來。我查清楚了,是兵家至寶【戰旗沙盤】,還請大巫薩助我軍一臂之力。”

“【戰旗沙盤】啊,這可是個好東西,想當年,我也在它身上吃過暗虧呢。”

大巫薩感慨道。

這是個有故事的糟老頭子。

可惜,面前這些隻知大塊吃肉,大刀殺人的蠻人可沒有資格聆聽他的傾訴。

“那大巫薩可琢磨出破解之道了?”

眾將領欣喜,眼中充滿期盼。

“哎,老夫這老胳膊老腿,也要活絡活絡了,走吧。”

大巫薩也不知從哪裡拿來一根柺杖,微微顫顫地走出了營帳,來到了一個空曠處。

其他蠻將自然也是緊隨而上。

大巫薩指著前方空地:“這裡,建一個祭壇。然後要一百隻活鹿。”

“祭壇倒是容易,這附近就有很多山石,但是活鹿是為何?”

有蠻將提出疑問。

現在雖是深秋,但附近山林並非獵場,而且大軍在,這鹿都躲起來了,可沒那麼容易找。

大薩眯著眼睛:“逐鹿中原啊!沒鹿,那就是沒路。”

“原來如此!”

眾人深感佩服。大巫薩,果然是他們草原最充滿智慧的男人!

一聲令下,便有士兵下去忙活了。

半個時辰後。

眾將士齊心協力之下,一個簡陋粗糙的祭壇建好了,但是鹿才抓了三十來隻。

大巫薩無動於衷,嘴裡也不知嘮叨著什麼。

又過了一個多時辰。

直到天都快黑了,這才把鹿湊齊。

“大巫薩,一切準備就緒,請你開壇做法!”

阿克勒說道。

大巫薩吩咐道:“殺鹿。”

殺鹿就是殺戮。

大巫薩的文字遊戲玩得賊溜。

“等等。”

見士兵就要提刀上前,大巫薩趕忙阻止,然後指了指阿克勒,道:“還得大帥你親自上。”

眾人茫然不解。

不過有個讀過書的年輕小蠻將笑了起來:“我明白了,這是‘鹿死誰手’的典故!”

顏鐵葉嚇了一跳,急忙道:“沒大沒小,閉嘴,還不趕緊退下!”

大薩笑道:“此子慧根不錯,等此戰完後,隨我身邊學習吧,等老夫歸天後,大薩的位置傳給你!”

眾將紛紛羨慕。

隻有顏鐵葉心中暗暗叫苦。

這個李子安,到底吃了多少斤的熊心豹子膽啊,這般明目張膽,真不怕被人識破易容術嗎?

本章未完,UU看書 www.shu.com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九品獄卒:開局竟和魔教教主相親】 【】

很快,鹿屍都丟在了祭壇上,而鹿血倒入碗中,一百個氣血最旺的勇士飲入口中,往祭壇上噴去。

等祭壇全部染紅後。

大巫薩這才慢悠悠走上去,嘴裡又嘮叨起任何人都聽不懂的字元。

很快。

天上刮來一道黑風。

天旋地轉一般。

而麓山之頂,也是立刻被遮黑風籠罩。

沙盤。

被破。

主持陣法的杜宴一口淤血噴了出來。

“杜兄沒事吧?”

眾人急忙扶助杜宴。

杜宴搖搖頭:“沒事,讓將士們立刻撤退。”

王陽明皺眉道:“大巫薩出手了?”

杜宴點頭道:“嗯。不過他隻是破除了沙盤幻境,並未趕儘殺絕。”

王陽明:“看來他對我們中原還是留了一份香火之情啊。”

杜宴咬牙道:“走,現在退回長安。接下來,就看子安的了。”

麓山五萬將士立刻回撤。

沙盤被破後。

鐵達罕終於重見天日,但是看著身邊將士們死得七七八八,他也是差點暈厥過去。

二十萬戰士,死傷過半!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軍心被打散了。

也是。

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同伴一個一個倒下而無能為力,任誰看了都會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