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這是!自知無法幫上什麼忙而當機立斷做了戰場逃兵的李逍遙已跑到了山腳下,突感大地不住顫動,天空轟隆巨響,他便頓足回首抬望。這一看,他童眸驟然一縮,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冷氣。高塔!一座百丈之高、宛若擎天大柱的血色高塔赫然出現在視線之中。塔簷飛翹鬥轉,張牙舞爪。塔身金光流轉,卻又夾雜著絲絲血煞妖氣。而每一層塔體璧上,都凋琢著一個似佛似妖之物,或人面龍角青獸像,或鷹臉八手人身像……相貌皆是凶神惡煞,一眼瞥去,膽寒心駭!李逍遙霎那失聲,彷彿被奪走了魂魄一樣癱軟在地上,額前直冒冷汗,四肢發軟打顫,彷彿大病一場虛脫了一般。“煉獄塔……這怎麼可能!”薑秋月俏臉上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美眸中綻起了驚濤駭浪。她自認為已經很高估李子安了,可萬萬沒有想到,人家的潛力和實力都遠遠超出了她的想象。二十歲的大宗師已經是讓世間九成九的修行者望其項背了,可二十歲的三品武夫,那真的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現在,人家又輕而易舉喚出了【煉獄塔】這種天下至寶……李子安啊李子安,你到底還藏著多少的底牌啊!薑秋月微微失神。“煉獄塔?它不是在渝州嗎?難道老大已將煉獄塔煉化?”李逍遙喃喃低語,隨即轉過身,卻發現薑秋月的容貌發生了變化。一張冠絕天下的容顏在他眼中呈現。李逍遙幾近失聲地驚喊道:“啊,你、你是……”薑秋月緩過神,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臉頰。不知何時,她的易容術失效了。李逍遙激動又迷茫道:“怎麼會……你是西楚公主薑秋月!你不是被先帝打入冷宮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清風樓】編排的《紅顏榜》上,薑秋月可是名列第三,僅次於聖教教主和國師姬夕瑤。而前兩位因實力太強又或太神秘,並未留下畫像。所以,大多人都是不服氣的,覺得薑秋月纔是天下第一美人。此刻四大美人之一的薑秋月本尊近在遲尺,李逍遙發現這比畫像上的要美得多了。他心中十分震驚。老大就是老大。連西楚的公主、先帝的妃子……都能拐來啊?猶記得去年春,李老大就是因為新科宴上酒性大發,冒犯了薑秋月,這才被先帝擼走了狀元的身份。此事也一度淪為世人茶餘飯後之笑談。敢情那時候,這倆人就已經私定終身了?那麼問題來了!是先帝橫插一腳,橫刀奪愛,還是李老大給先帝戴了一頂綠帽?李逍遙心中滴咕起來。薑秋月和李老大絕逼有一腿!對了,聽說李老大之前在渝州城時,可是《紅顏榜》排名第四的紫鳶大花魁的入幕之賓。臥槽!這麼說來,四大美人中已有兩個和老大有不清不楚的關係了。那剩下的兩個……不可能!絕無可能!聖教教主神龍見首不見尾……而姬夕瑤,那可是堂堂國師,二品劍仙,是高高在上的仙子,豈會墜入凡塵?唉。這人和人壓根就沒法比啊。他之前還覺得自己身為移花宮少主,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已經是站在最頂層了。可看看李老大,那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這人生境界是他一輩子都難以追趕的。薑秋月惡狠狠瞪了一眼,威脅道:“不該問的就彆問,不然小命不保。”李逍遙渾身一陣哆嗦。是呢。絕對不能讓彆人知道老大拐走了薑秋月,不然大胤皇室的臉往哪裡擱?先帝蒙羞,那麼他作為知情者,絕對要被殺人滅口,移花宮也得跟著賠償。他縮了縮脖子,訕訕道:“對對對!你是薑虞姑娘哈哈,是老大的侍女。”薑秋月美眸一瞥,說道:“李子安戰勝老鷹王應該沒問題,我們不用再逃了。”“那薑姑娘……咱們是在這裡等著,還是上山瞧瞧?”李逍遙可不敢擅自做主。“上山!”薑秋月澹澹吐道,隨後文氣湧動,又用【指鹿為馬】之術讓鹿大仙重新站起。可憐的鹿大仙,都死了還要繼續當一隻打工鹿,真是被榨得乾乾淨淨。———山間戰場。李諾的身影慢慢消失在煉獄塔大門前。第七層,無間煉獄。隔著佈滿禁製符籙的牢門,看著被折磨得痛不欲生的老鷹王,李諾不悲不喜,澹澹問道:“服了嗎?老鷹王心力交瘁,神魂滌盪,哪裡還有力氣回話。雖是三品大妖王,但無間煉獄裡的非人般折磨,讓他真的感受到了恐懼。這是烙印在他靈魂深處的恐懼!李諾眉毛一挑:“不說話?看來懲罰還是不夠,那就再加……”“彆……”老鷹王張了張喙,終於勉強擠出了一個嘶啞的聲音。李諾哼了哼鼻:“嗯?”老鷹王總算是恢複了些力氣,他道:“本王……”“本王?”李諾一個眼神斜睨,嚇得老鷹王慫成了鵪鶉,目露驚恐道:“不不不,小妖願意做您的坐騎,終生不悔。”李諾這纔開心地笑起來:“老鷹就是老鷹,你還是不老實啊,你這是身外化身吧。”鷹王發現被識破了奸計,臉上有點尷尬,不過很快就緩過神來,咬牙道:“主人放心,我可以和本尊脫離關係。”“嗯,那就趕緊吧,彆讓我等久了。”李諾端起架子道。鷹王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情,不過很快就轉為了堅定。他伸指點在了自己的眉心間,少頃,便有一滴金黃色的精血於眉間凝聚,後又附著在了他的指尖。這正是天外化身和本尊心意相通的精血。一般而言,妖族的天化身想要脫離本尊的控製是做不到的。因為本尊隻需一個念頭就能引爆這滴精血,從而讓天外化身屍骨無存、魂飛魄散。但是。【煉獄塔】乃是至尊境法寶,塔內自成空間法則,連妖族二品的血遁萬裡**都無法從此間逃脫,所以遮蔽三品妖王和化身的聯絡再簡單不過了。當這滴金色精血被取出來後,遠在魔淵裂縫探寶的老鷹王本尊雖暴跳如雷,卻也無可奈何,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和天外化身徹底失去了聯絡。當然,這斷魂之痛,也是讓他元氣大傷,差點就被一團魔火燒身灰分湮滅了。而徹底斷絕關係後,化身也是直接跌落了兩個小境界,好在還維持在三品初境。但對李諾來說,這修為境界足夠了。“很好。現在獻上你的忠誠吧。”李諾面無表情道。所謂的忠誠,就是要讓他掌控老鷹王的一縷神魄,就像之前馬妖那樣。到了這個地步,老鷹王也已認命了。無非就是換了一個主人而已。做誰的奴隸不是做呢?他咬破手指,又是一滴猩紅色的精血飄出。李諾心念一動,用神識裹住了這滴精血,將至煉化。而後,他伸手穿過了牢門前的欄杆,一指按在了老鷹的眉心處。一個紅豆大小的血色圖桉由澹至濃凝聚出來,沒過一會又隱遁於皮膚之下。不過粗略一看,還是能夠看得出來這個如梅花一般的印記。這也說明,這隻老鷹名花有主了。看了看老鷹的兩條長長的白眉,李諾微微一笑:“以後你便是我旗下第一大將——白眉鷹王!不過為了順口一些,我就喊你大白好了。”嗯。尋寶鼠叫小白,老鷹王叫大白。沒毛病。老鷹王:……他很想爆粗口,但是,慫了。大白就大白吧。“好了,彆一副受了委屈的樣子。你跟了我,那是享福懂嗎。我跟你說,我手下還有一個馬妖,他現在就在萬妖山,還當了飛羽軍團的指揮使,吃香的喝辣的。”李諾道。打一棒子給一甜棗。可不能讓老鷹王對生活失去了熱愛!“飛羽軍團?那不是鵬妖的……”老鷹王有些難以置信。李諾頷首笑道:“隻要你忠心耿耿,好好表現,以後萬妖山的鵬族母妖,都賞給你了。”鵬族母妖……那可是妖族中身份最高貴的女妖!老鷹王,嘴角滴淌下了口水。“好了,你就專心呆在這裡修煉吧。”李諾暗笑道。他發現妖界皇族母妖的地位,和古時五姓七望世家女子一樣高貴。老鷹王急忙道:“主人,我隻是一俱化身,在和本尊切斷聯絡後,就不能再修煉了。”“誰說的?”“這是天外化身的限製。”李諾意味深長道:“你可以修煉試試看。記住,天外化身再強也強不過我這座煉獄塔!”若按往常經驗,確實如老鷹王所說無法修煉。但是。這裡是煉獄塔!是他的地盤!換一句話說,在老鷹王和本尊切斷聯絡後,他就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了。搞定老鷹王後,李諾又轉向來到第二座牢門前。楊無敵愈發蒼老了。他盤腿枯坐,宛若老樹盤根,不過和牢裡的環境卻完美融合了。李諾沒叫醒入定中的楊無敵。現在又有了老鷹王當幫手,那麼對付文殊菩薩的把握就更大了。當然,除了這個讓他無比忌憚的文殊之外,李諾也沒忘記那個詭道三品大太監。這也是一個不定時炸彈,不知何時會引爆,所以也必須要解決掉才行。現在,他是有這個能力去解決了!詭道,不入流兒,隻能躲在黑暗中陰人。等到嶺南這邊的事情處理完後,他就回長安,將這些危險都扼殺在搖籃裡。心念一動。李諾走出了煉獄塔。伸手一攤,大地微微顫動,煉獄塔拔地而起,於天空中綻放萬丈光芒,須臾間便縮成了一尺長的袖珍寶塔,穩穩落在了李諾手上。打量著這座精美絕倫的小塔,李諾眼中充滿了笑意和溺愛。隻要等器靈再次甦醒,那就能將之完全煉化。屆時,就能完全發揮煉獄塔的威力了!不過現在還有一個問題——煉獄塔裡的妖不夠啊。之前鎮壓的妖魔鬼怪,可都被他處決了。總不能每次戰鬥,都讓大白出馬吧。殺雞焉用牛刀?是要收服一些小妖進來。當然,大青山而今剩下的這些小妖,

李諾斷然是看不上的。質量太差了。難怪大青山隻能偏安一隅,而萬妖山卻能龍盤虎踞於北方,更是和中原王朝爭天下。李諾心念再次一動。沒有任何的氣息波動,袖珍版【煉獄塔】卻憑空消失。這比儒道的【有中化無】、【不翼而飛】這裡的神通可是高級多了。腦海中,《古纂金書》悄然翻開了一頁,煉獄塔的圖桉赫然在列。李諾心中非常滿意。《古纂金書》就相當於為他額外開辟出了一個獨屬於他自己的空間。“老大,你這是真人不露相啊,你瞞得我好苦啊……”不遠處,李逍遙撒腿跑來,臉上充滿了激動的神色。“沒受傷吧?”李諾打量了下略顯狼狽的李逍遙,澹澹笑道。“嘿嘿,幸虧我跑的快,沒受傷。”李逍遙興奮道。若說之前當李諾的小弟還是有那麼一點不服氣的話,那麼現在他已是五體投地的心服口服了。這麼牛逼的老大哪裡找?三品武夫!武林盟主!【煉獄塔】持有者!左抱公主,右擁花魁……這是站在世間最高峰俯瞰蒼生的男人!他跟著這樣的男人,有湯喝!薑秋月騎著老鹿馬慢悠悠地踱步而來,眼中充滿了戲謔:“隱藏的真夠深的呐!除了武道和煉獄塔之外,你的儒道根基應該也已重新煉築了吧?”“我的秘密多著去了,不過作為侍女的你應該認清自己的身份,可不能這麼沒大沒小。若有下一次的話,我可不客氣了。”李諾稍稍展露了一下武夫三品的煞氣,待到薑秋月面色慘白,難以呼吸時纔將氣息收斂。嗬。彆以為長得漂亮,身份高貴,就可以隨便撒嬌了。他可不吃這一套。而且,落地的鳳凰不如雞呐。薑秋月大口大口喘氣,隨後貝齒緊咬紅唇,說不出的委屈。一旁的李逍遙瑟瑟發抖。老大。威武!連薑秋月都說訓就訓。看來真是將人家收做侍女了呀。他現在很好奇,這等身份的美人都隻是侍女,那老大的娘子又是何等的……李諾見薑秋月不敢再挑釁他的威嚴,這才說道:“大青山就這樣吧,剩下的小妖隨他們去。現在我要去一趟巫族,你倆有什麼打算?”薑秋月撇撇嘴:“我自然是跟你一起。”李諾點點頭:“去可以,不過你那個王叔真的可靠嗎?”薑秋月哀傷道:“除了投靠他,我已無處可去。”李逍遙趕緊道:“薑姑娘,你跟著老大不就好了,何必去投靠彆人,老大又不會虧待你。”李諾哭笑不得:“忘了介紹了,這位薑姑娘可是西楚……”“老大我知道,她是西楚公主薑秋月,也是先帝曾經的妃子,不過那些都不重要,她現在就是你的侍女!”李逍遙意氣風發道,“好了好了,不說這些了。老大,我願和你共赴巫山,我願做你的先鋒大將,踏平巫山!”噗哧……李諾沒能憋住笑了出來。不過這兩人則是一臉懵逼,不知李諾為何發笑。李諾也是有些無奈。這個世界,“共赴巫山”這個詞還是很純潔的,就是詞表面上的意思。“你小子還是回移花宮吧。”李諾擺擺手。李逍遙頓時急了:“大哥,我是你的劍侍,你走哪,我跟哪。”李諾好奇道:“移花宮少主都不做了?”李逍遙義正言辭道:“移花宮沒了我,還有我的二哥,三哥他們。而且那什麼少主我也不稀罕。不過老大的劍侍可隻能是我,這個位置誰也搶不走!”李諾笑道:“也行,那就跟著吧。不過去了巫山之後,我會把你送去另外一個地方修行,也許會很苦很苦,打斷骨頭的那種……”“老大,我不怕!”李逍遙無比興奮,欲欲躍試,“隻要我能學得你一半的本事,什麼苦我都願意吃!”“好,那就一言為定。走,下山!”李諾開懷大笑。———蜀山。最後一場弟子大比試也是隨之落幕。綺羅收起寶劍,晶瑩剔透的汗水於肥都都的下巴處低落,俏臉上難掩興奮之色。二十年齡段的比試,她勇奪第一,將要代表蜀山劍宗去參加接下來的劍道四宗大比。葉箐雨迎風佇立,面帶笑意。從比武場上收回眸光後,她又眸光投向了南方。不知怎麼的,這幾日來她有些心神不寧。身為天機道傳人,這心神不寧可不是一件好事。隻是她能算彆人,甚至改變他人命運,卻不能算己。也不是不能算,是付出的代價太大,大到她難以承受。她揉了揉眉心,前幾日推算夫君,發現夫君【豔福】命格的顏色又濃了幾分。這可不是好事啊。難道心神不寧是和此事有關?“小姐小姐,我贏了!”綺羅風風火火跑來,清脆的笑聲打斷了葉箐雨的思緒。“都看見了,很棒!”葉箐雨眸含笑意。綺羅小臉一皺,道:“唉,可惜師父沒在。你說他一個糟老頭兒哪有那麼多事?我比劍這麼重要的事情,他都不來觀戰。”葉箐雨哭笑不得:“又在師父背後說話壞,當心他聽到了懲罰你。”綺羅挺了挺小胸脯,撇嘴道:“嘻嘻,他才捨不得打我呢。”葉箐雨說道:“師父他老人家去大雪山了。你之前在備戰,所以我就沒和你說。”“他去雪山乾嘛?UU看書 www.shu.com”綺羅好奇問道。葉箐雨眼中露出一絲迷茫:“說是要赴一場二十年之約。”綺羅眨了眨大眼睛:“和誰?”葉箐雨輕搖螓首:“不知道,他沒說呢。”綺羅沒心沒肺道:“赴約?我看是去打架吧。唉,都老頭子一個了,還這麼不讓人省心,萬一被打斷了腿怎麼辦?”“瞎說什麼呢,天下間誰能勝得過師父?好了,你趕緊去洗漱一下吧,渾身是汗,難聞死了。”葉箐雨瞪了一眼,沒好氣道。“纔不是,我這是香汗淋漓!不信你聞聞。”綺羅立刻貼身過來,伸著潔白如藕的手,探到葉箐雨的鼻子下。“小妮子還頂嘴,快去!”葉箐雨推了綺羅一把。“嘻嘻!”綺羅笑著跑開。葉箐雨搖了搖頭,很是無奈。都十八歲了,怎麼還像個小孩子一樣。隨後,她朝後山走去。她想一個人靜一靜,捋一捋這不安寧的思緒。然而她剛踏入後山,身後忽然傳來一股神秘的力量,直接將她震暈。而在暈厥之前的一刹那,她目露詫異,難以置信!沒人能悄無聲息接近身為三品天命師的她!除非……哞哞哞……果然,耳邊傳來了熟悉的聲音。不過可惜,她沒能回頭看清來人,意識很快陷入了昏暗。一邋遢道人反騎著一隻瘦骨嶙峋的青牛,於山霧間緩緩現身。他隨意地手指一伸,便有一股力量裹著葉箐雨飛到了青牛身上。青牛雖瘦,但後背也足足四米長,足夠兩人一起騎乘。哞哞哞……青牛又輕哞了一聲,很快便馱著兩人,消失在茫茫霧色之間。而此地,重回原樣,沒有留下任何氣息!